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丧尸末日 > 丧尸末日(第二部 117)
    丧尸末日(第二部117)主动的刘书婷2019-04-23王强一边操,一边亲吻着刘书婷,喘着粗气说:「我要射在你子宫里,把你肚子操大了,给我王强生个孩子。

    」「啊……」刘书婷急促的呻吟说:「不要紧……射进我子宫里面吧……我喜欢你把我的肚子搞大……啊……你搞大我的肚子吧……我替你生孩子……啊啊……射破我的骚穴……」王强这时也忍不住,站到床下,把刘书婷的大屁股放在床边,再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双手抓住刘书婷的乳房,大力地操了起来,一边操一边说着:「骚货,快叫大鸡巴哥哥操烂你的小骚穴,射大你的肚子。

    」刘书婷也无意识的浪叫着:「大鸡巴哥哥……操快点……用力……我是你的小骚穴……用力操你的小骚穴……我喜欢大鸡巴哥哥操我的穴……操我……操我的穴……射入我子宫里……把你的小骚穴的肚子操大……」刘书婷也随着「啊……」一声婉转的娇吟,全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王强用力操了一会,就见他把腰往刘书婷胯下一挤,「滋滋滋……」的,他把精液全灌在刘书婷的阴道里、子宫里了!这时候刘书婷被操的,简直比卖淫的婊子还要淫荡,还叫王强搞大她的肚子!王强的肉棒从刘书婷的小穴拔出来时,浓浓的精液从她蜜洞里流了出来,王强用手把精液抹着,一手涂在她两个奶子上,刘书婷则是喘息着任由他摆布。

    过了一会,刘书婷起身用手捂着小穴,晃动着两只丰硕的乳房,跑进了厕所。

    房间门没有关,王强正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胯间半硬的肉棒上满是湿湿的淫水,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性爱真的有些超负荷。

    王强看着刘书婷进了厕所,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让我给你好好洗洗,替你洗乾净,里里外外都要洗的。

    」此刻春药的药效已经差不多消失了,但出乎预料的是,刘书婷并没有怎么挣扎。

    这让王强非常的得意,以为是自己的性能力够强,已经完全征服了这个风骚的女人。

    刘书婷和王强正在互相替对方涂肥皂,王强的手正贪婪地抚遍刘书婷的每一寸肌肤,摸她的大胸、摸她的下体。

    而刘书婷居然也在用手给王强涂抹,在男人的身上游走。

    「骚货,刚才是不是把你操爽了啊,你的奶子和屁股还这么大,太性感了。

    来,给大鸡巴哥哥洗洗鸡巴。

    」满足了一轮手欲后,王强贪得无厌地要求刘书婷替他清洗鸡巴。

    刘书婷脸上一红,小手儿有些不情愿地伸到男人下体,颤抖地抓着半硬的鸡巴。

    「呵呵,真爽啊!」王强满意地点头,而刘书婷则垂下头一直默默望着王强的胯下。

    王强看着她的眼神,更加的得意。

    刘书婷的手柔柔地抹上肥皂,再慢慢地洗,以指心磨着王强的龟头。

    「怎么了?是不是喜欢上我的鸡巴了?」王强无耻的问道。

    刘书婷脸红的放开手,居然撒娇似的说道:「人家才没有呢,谁喜欢你的丑东西。

    」「丑东西?刚才谁喊的大鸡巴哥哥,谁让我射精身体里的?」王强按揉搓捏着刘书婷的乳房挑逗着。

    「还不是你,给人家那里摸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弄得人家想的不行。

    」刘书婷脸红的争辩着。

    「哈哈,你不骚,怎么还会让我操,还不是你够骚!」王强无耻的说。

    「你无耻,都是你给人家抹了药,才会让人家这样的,你还说人家。

    」王强嘻笑着:「谁让骚货这么迷人呢!操你很舒服了吧?」「你还说,你一直操到射了还搂着人家也不让起来,结果又让你操了一次」说这话的时候,刘书婷脸上红红的。

    「是我不对,哈哈」王强淫笑着说。

    刘书婷的脸红得像苹果:「就你坏」王强放肆地淫笑着:「放心吧,一定操的你爽为止」他们一边聊着,王强一边在刘书婷身上上下其手,把刘书婷弄得娇喘连连,伸手抓住王强的鸡巴套弄着:「又硬了,大色狼,就是不放过人家。

    」随着刘书婷的套弄,鸡巴逐渐硬了起来,龟头一点点抬起,最后完全勃起。

    王强抱起刘书婷,让她坐到洗手池边上,然后粗长的鸡巴瞬间没入刘书婷胯间,刘书婷「啊」的一声呻吟,紧紧抱住王强的肩膀。

    由于有了水和精液的润滑,王强的鸡巴次次全根插入。

    2;u2u2u.com。

    这次王强没有前奏,没有温柔,只是粗暴的进入。

    一会儿,王强把刘书婷的双腿搭在他的臂弯上,双手托着她的屁股站了起来,然后放开双手,这时的刘书婷双手搂着王强的脖子,下面只有一根肉棒在支撑着她。

    王强利用刘书婷屁股前后摆动的频率,飞快地操弄着,响亮的肉体撞击「啪啪啪啪」声格外响亮,与刘书婷的呻吟声几乎连成一片。

    这样操了一会,王强才把刘书婷放下来,让她伏下身,双手扶在洗脸池边上,抓住她桃形的屁股,从后边插了进去,顿时淫浪的交合声再次响起。

    「大鸡巴哥哥操得你舒服吗?愿意让大鸡巴哥哥操吗?」王强勐烈地挺动着,喘息的说。

    「啊……大鸡巴哥哥操得舒服……啊……我愿意给大鸡巴哥哥操……操死我吧……我的骚穴就是给大鸡巴哥哥操的……又插进我子宫了……」刘书婷浪叫着,主动向后挺动着。

    王强不时把手伸到刘书婷的胸前,握住那双前后摆动的大乳房用力地搓揉。

    手指夹住那上面嫩红的乳头,刘书婷被王强操得粉嫩的阴蒂充血胀大,整个阴部湿成一片,每次抽插都伴随着里面的腔肉翻出来。

    王强不断地前后摆动着他的臀部,速度越来越快,而刘书婷的叫声也越来越狂野:「啊……大鸡巴哥哥……轻点儿……太大力了……操死刘书婷了……啊啊……要死了……」忽然听到王强大吼一声:「啊……我要射了!」随即朝着刘书婷那伏下的细腰奋力向前一挺,整个阴囊直接压在刘书婷的红肿阴户上,鸡巴整根插进刘书婷的阴道里,整个人立即一阵哆嗦。

    「啊……射死我了……射得我子宫好烫……啊……射大我肚子……啊……」就在两人一阵交欢的时刻,房间的门口却有着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这边吕帆搂着柳艳躺在床上,两个人全身赤裸。

    吕帆的大肉棒虽然已经不是很硬了,但依然停留在柳艳的身体之中。

    柳艳的眼神非常的平静,她感觉只要在吕帆的身边就好像完全忘记了外面的纷争。

    吕帆挑逗似的动了动下面,让大肉棒在柳艳的小穴里上下滑动了一下。

    「讨厌,别动了,你的那个,怎么软下来还是那么大啊」柳艳妩媚的扭动了一下纤细的腰肢,羞红着脸。

    「别动了,就让它在我身体里多待一会吧」柳艳的话充满了浓浓的爱意,虽然两个人认识不久,但柳艳似乎已经爱上了吕帆。

    吕帆听出了柳艳话中的情感,脑中那种平静的感觉再次袭来。

    这就彷佛上次在实验室里一样的感觉,就彷佛马上就要触碰到某些东西的感觉。

    自从吕帆变成超级变异体以来,都是通过愤怒来不断变强,从来都没有如此平静的时刻。

    但这次却完全不同,平静的心绪让他有种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都不怕的感觉。

    「呵呵,好,不过,我怕一会它又硬了,那就得你想办法让它软下去了呀」吕帆邪邪的一笑,一只手覆盖在了柳艳一边的胸部上。

    「讨厌啦,小帆,它不能硬,我就喜欢它软软的样子,胖乎乎的多可爱」柳艳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一样,撒娇似的说道。

    「拉倒吧,软软的能让你爽嘛。

    你这是刚才爽了,现在才这么说的,一开始它软软的我看你还喜不喜欢。

    」吕帆的手不停的在柳艳硕大的胸脯上抚摸,弄得柳艳的俏脸一阵的羞红,同时小穴里不自觉地又流出了一些淫水。

    这当然都没有逃过吕帆的感知,他的肉棒就在柳艳的体内,被淫水一冲,立刻有了感觉。

    「还说喜欢软软的,这么两下就又流水了,没办法,又硬了」随着插在小穴里的大肉棒的膨胀,柳艳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粗长的大肉棒占满了整个阴道。

    「啊……啊……讨厌,怎么有这么大了,好大,好像比刚才更大了,啊……好满,讨厌,老公,你的东西好大」柳艳彷佛一下就从刚才撒娇的少女变成了淫荡的少妇,扭动着丰满的屁股,回应的吕帆的变化。

    「我的小骚货,还不都怪你太迷人嘛,弄得它又硬了,真是怎么干都干不腻呢,哈哈」吕帆轻轻的动了动,前后小幅度的抽插了两下。

    「别动,老公,让我来,啊……我来伺候你」柳艳反客为主,主动翻身坐在了吕帆的身上,由于这个动作,大肉棒直接划出了体外。

    但很快的,柳艳的小手就扶着大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哦……好大,好满,老公,你顶的人家好深,啊……」由于吕帆的大肉棒太过粗上,柳艳怕疼,所以并没有完全坐下去。

    而是双手扶着吕帆的身体,作为支撑,一点点的上下动作。

    胸前的两个大白奶子则随着她上下的动作不停的起伏不定,吕帆微笑的看着柳艳的动作,伸出两手,一手一个握住了两个奶子。

    刚才在刘书婷门口的黑影,现在已经驾车快马加鞭的往这里赶来。

    在这个末日的世界里,最不便的就是信息的传输。

    想要信息传达出去,就只能靠人互相传递。

    吕帆在柳艳的身下,享受着她用滑润的阴道套弄着它的大肉棒。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由于柳艳没有完全坐下,阴道口处会不停的在龟头的龟冠处上下的摩擦,这带给了他一种不同的感觉。

    看着柳艳迷醉的表情,吕帆坏笑着突然向上挺动了一下身体。

    正好这时柳艳的屁股坐下,这样整个大肉棒都完全没入到了阴道之中。

    「啊……啊,坏蛋老公,啊……,太深了,太深了,疼,啊……,太坏了」柳艳惊叫一阵,身体停在了那里没有敢在动分毫。

    而且下面的阴道因为疼痛一阵急速的收缩,夹的吕帆直呼过瘾。

    「我靠,老婆,好紧啊,你夹的我好舒服,我靠,太紧了」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柳艳也终于可以喘匀乎这口气了。

    娇媚的白了吕帆一眼,娇嗔着道:「就夹你,让你使坏,让你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