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逆伦皇者 > 【逆伦皇者】(209)
    2019-04-21第209章慕容楚玉时值夏日,天气炎热,但赤霞山却感觉不到夏日的一点炎热之感,气候凉爽,无比宜人,杨楚玉,不,慕容楚玉此时手中拿着一本《道德经》,以前的她,沉沦在复仇与欲望之中,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安宁平静,读起书来,也是津津有味。

    沉醉在典籍中的她,突然感觉到身旁有人,抬头一看,目光一凝,接着眼中的无限警惕又随之消失,淡然地笑道:「我早该想到的,虽然你们父子二人长得并不像,可你们父子的那股独特的气质,却同出一辙,你来到这里,想必也知道,那让人感到无比可笑的所谓皇族身世吧。

    」慕容楚玉虽然笑着说话,可庞骏从她的眼神当中,看到的却是不带一丝感情的淡漠。

    「姑姑……」「诶,请别叫我姑姑,」慕容楚玉打断了庞骏的话说道,「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生下来亲娘没了,所谓的亲爹也不知道在何方,在那个阴暗邪恶的皇宫中长大,却要被那畜生一样的父亲和哥哥糟蹋,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喜欢的人,却被另外的女人抢走了,遇上一个爱我的男人,却被那帮畜生害死,我到底是谁?我到底得罪了谁?为了复仇我还要爬上那两个令人作呕的侄子的床榻,甚至为了博取他们的信任,爬上其他男人的床来帮他们拉拢那些恶心的男人!」庞骏的到来,让本已经以为自己已经安定下来,准备了此残生的慕容楚玉心中再次激起波澜,她声泪俱下地控诉着她所经历过的一切。

    眼见庞骏沉默不语,她又嗤笑着说道:「哦,对了,我都忘了恭喜你了秦国公,晋封国公,辽东总督,新婚燕尔,春风得意,怎么样?你亲娘的骚穴,你插得爽不爽?我可知道杨晟那小子一直对南湘舞那个骚妇垂涎三尺,想必现在已经得手了吧,在江南那地方夜夜笙歌也说不定,是不是有权有势的人,都喜欢享受那种奸淫自己血亲时带来的快感?」「也许,是吧……」庞骏竟然承认了慕容楚玉的话语,这让慕容楚玉有些意外,她愣神了片刻,然后冷哼一声,收敛起了笑容,回归到那副淡漠的样子,说道:「你走吧,你是个要做大事的人,而我是个沾满世间污秽的女人,不值得你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这里的环境挺好,如果能死在这里,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福气。

    」此时的慕容楚玉,着了道袍,一如女冠装束,面上轻敷铅粉,薄施唇朱,虽说不过一身素净道袍,却依旧显得风采动人,仪表不逊于任何豪门贵妇,而偏偏美妇人的身材又极其火爆,完美的胴体此刻虽然早已覆盖在宽松的道袍之下,不过即便如此,还是难掩她那高挑完美的身材,一对硕大豪乳颤巍巍,仿佛要裂衣而出,十分吸人眼球。

    庞骏看得有点唇干舌燥,又回想起他刚进天京之时,在赵王府与慕容楚玉的那个销魂的晚上,他欺身上前,凑到慕容楚玉的面前,带着邪意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不走呢?」那淫荡的微笑,直瞧得慕容楚玉心里一阵发慌,绝美娇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嘴上下意识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这里,这里可是太一观!」慕容楚玉恨恨道,然而她这样的恐吓对庞骏根本没有一点效果。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2u2u2u点¢○㎡「干什么?楚玉姑姑,当然是再续前缘啊,爷爷说了,他不忍你就此断绝生机,所以把你交给我处理了。

    」庞骏得意大笑,一只手有些轻佻的挑起慕容楚玉那雪白圆润的下巴,赞不绝口:「啧啧,真是个我见犹怜的勾人尤物了,当年在杨晟的府邸之中,我与你抵死缠绵的每一幕,时至今日,我依然历历在目。

    」「下流,无耻!」慕容楚玉气得恼羞成怒,张嘴就骂。

    「哼,无耻?为上位者,哪一位不无耻?而且倘若能破开你的心房,再无耻一点又如何?撕拉!」庞骏扬嘴冷笑,双手对着美道姑的道袍用力一扯,然后在她身上连续点了几下,下一刻,慕容楚玉顿时无力的瘫软了下来,整个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毫无一丝力气,只能任由自己的侄子肆意妄为。

    「真美,当年在黑暗之中未能好好看清,今天能够好好欣赏了。

    」庞骏暧昧一笑,右手十分轻佻的握住慕容楚玉胸前一团挺拔饱满揉搓起来,他的整个脑袋都快要凑到美道姑丰硕的美乳之前了。

    慕容楚玉虽然已经年近四旬,但她却保养的非常好,该挺的地方还是非常挺,该嫩的地方更是比少女都还要娇嫩,那白花花的诱人乳肉,深邃的雪沟,和那娇挺暗红的乳头简直诱人犯罪,淡淡的乳香清晰可闻,不断刺激着庞骏心里的欲望,他一低头,就用牙齿咬住了美道姑顶峰那颗夺目的蓓蕾。

    「哦,好痒……畜生……你快松口……我要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胸前的蓓蕾被庞骏这般用力吮吸,慕容楚玉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长长的荡吟起来,整个娇躯瞬间紧崩,玉首更是情不自禁的向后仰起,她的娇躯在颤抖哆嗦,一颗小心肝更是扑通扑通猛跳个不停!庞骏并没有理会慕容楚玉的威胁,他整个脑袋却完全趴伏在美妇人的雪白沟壑之间,用灵舌来回扫荡着她的雪乳和乳头,感觉它在嘴中渐渐涨大,而美道姑的哼声也越来越大,在耳边萦绕,那模样就像一个忽然遇见可口美味的小孩,在贪婪的吮吸着自己母亲的丰乳。

    「啊……啊……哦……哦……哦……混蛋……啊……」乳头被如此吸吮,阵阵刺激涌上芳心,慕容楚玉本就敏感的胴体在庞骏的挑逗之下,又唤起了以前那种熟悉的感觉,下体的蜜穴喷出了丝丝淫水,这时她忽然感到自己大腿一凉,下半身的道袍居然被庞骏给悄悄的撩了起来,一只手忽然沿着她那湿漉漉的桃园秘谷探了进来,这只手用力撑开杨楚玉的淫荡肉唇,然后闪电般出伸出两指从这绽放的肉唇缝隙内搓了进去。

    「哦,要死了……你这个……小混蛋……本宫要宰了你……一定会将你给碎尸万段!」虽然慕容楚玉极为恼怒唾骂连连,但是桃园秘谷因为情动而不断流溢出大量的淫水深深地出卖了她,感受着异物的入侵,一双修长健美的玉腿不自觉地微微分开以方便他的动作,阵阵快感与刺激让她欲罢不能,欲火高涨,湿润的樱桃小嘴动情地娇啼浪吟。

    听到了眼前的成熟美人那销魂蚀骨的浪哼声叫骂声,庞骏不禁加快了手指的进出速度,溅起了朵朵春花,终于,慕容楚玉小嘴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双腿绷得紧直,将他的手掌夹在中间,成熟的娇躯不住地抖动,小嘴忘情呼叫:「来了……人家来人了……啊……」汹涌澎湃的春水冲击着楚惊云的手指,倾泻而出,双靥酡红,媚眼半闭,娇喘徐徐,胸前的玉兔上下起伏不定,「你……我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从过往的肉欲中……摆脱出来,你却……你却又重新唤醒了它……你……你真是个可恶的熊孩子……」言语之中,颇有打情骂俏之意。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2u2u2u点¢○㎡庞骏解开慕容楚玉的穴道,扶着她站了起来,指着凉亭的栏杆柔声道:「人生在世,饮食男女,你所谓的心如止水,不过是掩饰郁郁寡欢的遮羞布,你要报复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剩下的事情,包括你以后人生的喜怒哀乐,都交给我,我与你一同承担,来,趴在这里。

    」此时的慕容楚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之意,刚才那一次的侵犯,又把她对肉欲的欲望从压制中释放了出来,只不过她现在不需要再讨好别的男人,只需要针对庞骏,这个气质酷似那个她所心爱的男人的大男孩,那个男人的亲生儿子,自己的亲侄子,她回首风情万种地白了庞骏一眼,温顺地弯曲腰肢,双手撑在栏杆边缘上,雪白润圆的美臀向后翘得高高的。

    庞骏两眼圆睁,紧紧地盯着姑母慕容楚玉那左摇右摆,丰满微翘的玉臀,那浑圆的股部丰满而充满弹性,曲线柔和,美得令人垂涎三尺,她的胴体是那样的凹凸有致、成熟媚惑,仿佛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雌伏在自己眼前,高高抬起了玉臀正等待着自己进入她,占有她,蹂躏她。

    趴在栏杆之上的慕容楚玉等待了片刻,却没等到庞骏的侵入,她回头一看,却见庞骏双眼流火,充满着占有欲地看着自己的胴体,她情不自禁的「嘤咛」一声,玉颊泛起了娇羞的红晕,娇艳得像是一个熟透的红苹果,充满着成熟娇媚,忍着满腔羞意,脸带嫣红醉意媚声道:「小混蛋,你看够了没有!」庞骏此时才如梦初醒,他连忙解下了自己的腰带,挺起早已直立的肉棒,手扶着慕容楚玉的纤纤柳腰,另一只手把持强大坚硬的巨龙缓缓靠近,狰狞的龙头触及了美道姑娇嫩的玉门,慢慢地推进,他不断地抚摸着美妇人的大屁股,最后用力一挺,粗长的巨龙竟然完全滑入了慕容楚玉成熟娇嫩的玉体之中。

    「啊……」数月未曾被男人滋润过的旷久玉体之中突然被这样一个强大火热之物侵入,慕容不由自主地娇哼一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这个可恶的男孩撕裂了一般,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甚至是自己的灵魂也似乎被他强行入侵了。

    庞骏的巨龙野蛮地从后面分开慕容楚玉娇嫩无比的花瓣,浑圆滚烫的龙头粗暴地挤进她那娇小紧窄的幽谷甬道口,慕容楚玉的臻首拼命往后仰,娇艳的脸庞布满了兴奋的红潮,此时她在庞骏胯下媚眼如丝,鼻息急促而轻盈,口中娇喘连连:「好棒……啊……唔……轻一点……啊……哦……太……深……啊……轻……些嘛……」处于极乐中的慕容楚玉红润撩人、湿漉漉的小嘴「呜呜」地呻吟着,性惑娇艳的樱唇高高的撅起来,充满了性欲的挑逗和诱惑,声音又甜又腻,话语又无比淫荡:「好哥哥……云哥哥……你看……你看到没……你……你的好儿子……我……我的好侄子……正在……正在大力……大力地操我……插……插得妹妹……妹妹好爽……你快看嘛……啊亲丈夫……啊……要飞天了……」听到慕容楚玉淫荡的话语,庞骏更加卖力地抽插着,而美道姑下体那一阵阵痉挛收缩的幽谷甬道,龟头次次随着猛烈插入的惯性冲入了美妇人的花心,慕容楚玉那羞红如火的丽靥开始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诱人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疑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二人这场在光天化日之下,野外无遮拦的交媾,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慕容楚玉一次又一次地被庞骏送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庞骏一次又一次地蹂躏着她,征服着她,把自己的精华注满她的花径,让她沉醉在欢乐地海洋中,蜜穴,后庭,还有嘴巴,慕容楚玉上中下三个地方,无不被庞骏的精华所沾染,等到云收雨歇的时候,她已经累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