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云先生 请对老子负责 > 云先生 请对老子负责(04)
    (四)君子动口不动手2019-04-23我心里把云如圭的全家都问候了一遍。

    说好的不睡同一个女人第二次呢!有钱人说话都这么不算数的吗?我拿着房卡万分纠结。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我今天早上被三哥那出给吓到了。

    前世的我虽然不是个壮汉,但也不是没和人打过架。

    而且还有雄性荷尔蒙撑着,总不至于那么不抗吓。

    可是一用上这女人的小身板儿,首先气势上就差了一大截。

    而这云如圭看起来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可也把那凶神一般的老三训得跟个孙子似的。

    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知道往往会叫的狗不咬人,反是那种字都赁个儿往出蹦的才最难搞。

    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先去附近的银行存了钱,再回酒店房间。

    柳依依那个出租屋我一时半会儿还真不想回去,又没有别的去处。

    当然,我心里还有点别的顾虑。

    毕竟人家一出手就是六千块帮我解围,我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吧。

    反正也是柳依依被上,不是我被上!唉,现在还有区别吗?这么一想,我又纠结上了……把刚刚司机给我买的冰袋拆了一个,敷在微肿的脸上。

    等冰袋变得微暖,又把消肿的药膏拿出来,在脸上涂了一层。

    走到浴室照了照镜子,柳依依原本白白的小脸现在微微泛着红,肿倒是消去了大半。

    一双大眼睛里面略盈愁绪,怎么看都惹人怜爱。

    唉,这世道还真是不公平。

    这表情要是放在我以前的脸上,绝对会被我老婆骂个半死,再话里藏刀地讽刺一遍我那见不得人的毛病。

    可是女人,哪怕受一点委屈,都可以嘟嘟小嘴、再整个眼圈微红,瞬间就会有人跳出来怜香惜玉。

    只不过如果那个人是云如圭……我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想到云如圭,又想到那六千块钱,心里就无比憋屈。

    老子上辈子就因为没钱做了王八,这辈子还没怎么着呢,就因为钱被迫卖了两回身!靠!想到这儿,我蹭地站了起来,仗着那点仅剩的雄性荷尔蒙冲着窗户大吼一声:「我是杨大伟,不是柳依依!姓云的,不就六千块吗?老子还你!」喊得脸红脖子粗,刚想喘口气,后面突然有人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不是柳依依,你是谁?」我一激灵,勐地回头,看见云如圭正斜靠在门边,脸上还是那副不阴不阳的死人表情。

    「我……我是……」我的舌头突然打了结。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虽然惜字如金,可是身上那股阴寒之气总是把我给压得死死的。

    「听说你有本事还钱?」云如圭慢慢逼近我,「一个陪酒女,口气不小啊。

    」「你……」我差点被他噎死,「我不是陪酒女。

    况且,我不还有那一万吗?我取六千还给你就是了。

    」「有意思。

    」云如圭突然一伸手,掐住了我的双颊。

    「只不过,我的钱没那么好借,可是有利息的。

    」「姓云的,算你狠。

    」我被掐着脸,说话有点不清楚,不过还是尽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说吧,多少利?」「嗯……让我想想。

    」云如圭一手掐着我的脸,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我也不跟你多要,就百分之五十的月利吧!」「我……靠!」我一听到百分之五十,差点一头栽倒。

    「你怎么不去抢呢!」「这不是柳依依自己说的,有能耐还吗?而且,你不会天真地以为,六千块就可以让我把嘴里的肉吐出来?」「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的,同一个女人不会睡两次。

    」我反唇相讥。

    「嗯,我现在收回这句话。

    」「姓云的…你…你太不要脸了!」我差点崩溃,龇牙咧嘴地朝他狂喊。

    「嗯,我这人确实不要脸。

    脸面这种东西,总不如到手的肉来得实惠,你说对吗?」云如圭脸上泛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

    钱你不用还了,爷我今天,一定要干你。

    」说着,云如圭就一把抱起我扔到了床上,紧接着整个人也压了上来。

    我在他身下拼命挣扎着。

    我是真的怕了,不仅怕,还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虽然昨晚已经跟他做过一次,可当时我的脑子好像酒后断片一样,完全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中。

    而现在,我是清醒的,我知道自己穿越的来龙去脉,也知道自己虽然占用了柳依依的身体,却还是那个名叫杨大伟的男人。

    所以,我完全接受不了跟另一个男人做爱啊!云如圭压住我乱动的四肢,紧接着就朝我俯身过来。

    「云…云总,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应该不缺女人…」硬的不行,我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这人也没什么好的,长得难看,又没身材,还有口臭脚臭…」云如圭把头从我的脖颈上抬了起来,我心中大喜,「云总,你觉得呢?」「嗯,一身汗味,早上吃了有葱蒜的东西,确实臭。

    」饶是我这样的厚脸皮也有点臊得慌。

    「哎,云总,那我确实是倒了您的胃口,您看要不然…」「起来,去洗澡刷牙,然后用漱口水好好漱几遍口。

    」我冷笑了一声,「你让我起来,那可就管不了我接下来去哪儿了。

    」「你随意。

    」云如圭还是那副气死人的态度,「好心提醒你一句,我看上的,不管是人是物,只要没出这个地球,我都能抢回来。

    」「我靠,够爷们儿!」我不禁喊了一嗓子,给云如圭竖了个大拇指。

    我觉得,这句话,要是从一个霸道总裁嘴里出来,还真能俘获一片芳心。

    可惜却是云如圭这个死变态说给杨大伟这个假娘们儿的!这人软硬不吃,我只好将计就计。

    走到浴室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又按要求把牙刷了好几遍,确定嘴里一点异味都没有之后。

    我才拿起吹风机,开始慢吞吞地吹头发。

    拖时间呗,没准能想出个脱身的计划呢。

    想了半天,觉得除了我乖乖被干,还真没有别的方法。

    跑又跑不过,打又打不过,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工作也没有,还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一万二的外债……「这姓云的不是说只玩处女吗?上过两次的女人,怎么着也该丢了吧。

    」我心里默默合计着。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装死混过去,这事儿就能翻篇了……」我拉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看着镜子里的姑娘深深吸了一口气:「柳依依,这次就委屈你了。

    等脱了身,我一定好好照顾你……」我抱着董存瑞炸碉堡的决心走出浴室,结果看见床上的云如圭时,下巴差点惊掉了!这位爷此时正不着半缕地坐在床上,双臂交叉,下身那根东西一柱擎天!看见我一脸痴呆地站在地上,云如圭一脸不爽。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过来。

    」然后,他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浴巾拿掉。

    」「早死早超生,早死早超生……」我又开始念经。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爷就得顺毛捋,横竖他认定的事情,有一百种方式去完成。

    跟他作对真是费力不讨好。

    于是我乖乖把浴巾脱了,走过去跪在了他的脚边。

    云如圭对我的顺从很满意,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阳具。

    「把它放进嘴里。

    」2;u2u2u.com。

    噗!!

    !姓云的,我操你大爷,你还能再贱点儿吗???看着我脸上那吃了屎一般的表情,云如圭又不乐意了。

    「柳依依,我真是对你无语。

    连给男人口交的觉悟都没有,为什么要去卖淫?你以为谁都愿意花一万块去操一头死猪的吗?」这哥们儿真是来克我的,说话夹枪带炮,不寒碜死我誓不休!「云总,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不是我自己想要出台的,我是被他们骗了!我本以为就是陪你喝点酒而已的!」我强压怒火,好声好气地解释着。

    「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以为这是古代的青楼吗?还有卖艺不卖身的?」云如圭的脸上充满了对我,不,柳依依这个傻子深深的「同情」和嘲讽。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今天不破釜沉舟一把,我是真的躲不掉了。

    「云总,我…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不喜欢男人的,我喜欢女人。

    所以…我真的做不来这个。

    昨天我是喝多了,可今天…」「哦?」云如圭瞬间来了兴趣,「你是…同性恋?」杨大伟啊,你真是搬石砸脚的满分选手!「嗯…总之我喜欢女人就对了。

    」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承认自己是弯的。

    「有意思。

    」云如圭又往后一躺,靠在了枕头上。

    「其实,偶尔尝尝男人的味道也不错,你说是吧?」我们就这样一躺一跪地僵持了大约一分钟,云如圭突然起身,一把把我拉到了身上。

    「今天我们好好玩一次,看看到底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

    」他在我耳边低低地说着。

    我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云如圭的嗓音很好听,特别是在故意压低的时候,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魅惑感。

    这哥们儿臂力惊人,直接把我转了个个儿,让我背对着他跨坐在他的胸膛附近。

    然后一压我的头,直接把阳具杵到了我嘴边。

    「张嘴。

    」他的声音里带着隐隐地威胁。

    「打死不张!」男人阴茎那股特有的味道一阵阵钻进我的鼻子,我快要崩溃了。

    可是后脑勺那只手好像铁块一样,压得我动弹不得。

    「柳依依,我的耐心有限。

    」一根手指突入了我的下身,我疼得一激灵,不禁「啊」地叫了出来。

    结果嘴刚刚张开,那根该死的鸡巴就被塞进了我的嘴里。

    「呜呜…」我拼命摇头,想要吐出来,可惜后脑勺上那只手却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强迫我用嘴去吞吐那根东西。

    我呼吸不畅,眼泪都快出来了。

    云如圭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直接在柳依依的(对,不是我的,是柳依依的!)阴道中抽插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感觉下身开始涌水。

    云如圭一把压住我的头,开始专心地玩弄柳依依的小穴。

    我的鼻子恰好被压在他的蛋蛋上,我微微侧头才不至于窒息。

    结果刚刚吸了一口气,一股蛋蛋的清香就冲进了鼻腔!真给劲儿!我差点吐了,喉头一紧,结果硬生生被嘴里那根东西给压回去了。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像此刻这么狼狈过。

    云如圭终于松开了我的头。

    我刚想把嘴里那玩意儿吐出来,这哥们儿阴恻恻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敢拿出来,我就继续按着你的头。

    」我立刻没了脾气,我现在好歹还能喘气儿,把头偏一偏还不用闻蛋蛋。

    被他压着,我可真是差点憋死!云如圭的一根手指继续在柳依依的小穴里搅拌抽插,紧接着又放了一根手指进去。

    另一只手则拨开阴唇,捏住了里面的阴蒂。

    都说阴蒂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真不是吹的。

    云如圭的手指刚刚碰到那个小突起,我的身体就好像过电一般地一跳,双腿抑制不住地战栗起来。

    那一阵阵没抓没挠的痒意开始从下身蔓延,我不由得扭了几下身体,喉咙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云如圭手指一动,把一些凉凉的液体涂抹在了阴蒂之上,然后用手指快速地按揉起来。

    这下我真的受不了了,下半身不受控制般地抖了起来,感觉刚刚的液体又开始一股一股地往外涌。

    「差不多了。

    」云如圭似乎在自言自语。

    接着又是一把把我提起来,像玩布娃娃一样把我转了个身,让我趴在他的身上,下身顺着刚刚的液体,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这次倒是不疼了,但是云如圭也不客气,直接一挺腰,就开始了一下一下的撞击。

    我被撞得七荤八素,偏偏身上又跟昨晚醉酒一样,完全没有力气,只能任他摆布。

    估计是觉得我趴在上面一动不动跟死鱼一样,云如圭又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

    我心里暗叫不好,这传教士虽然古板,但是对于男人来说,是仅次于后入式的省力体位。

    果然,这大哥好像几年没干过女人一样,开始压着我疯狂进攻。

    嘴也不闲着,在我脖子和胸口上咬出来一堆红印。

    我不得不赞叹起这位大神的体力,下身跟打桩机似的,似乎完全没有疲态。

    可是他每打一下,我身上的气力就被抽走几分。

    到了后面,整个人就跟一滩软泥似的瘫在床上。

    但是,不管身体出了什么样的反应,我都拼着仅存的理智,坚决不叫床!虽然我被迫吃了男人的鸡巴,但这是我最后的尊严!誓死捍卫!好在云如圭也没有挑我的理,只顾埋头苦干,而我惊恐地发现,昨晚那样的尿意竟然又来了!我真是对柳依依这个身子无语了。

    我虽然阅片无数,但也知道这潮吹不是人人都行的。

    有些女人就是被操烂了小穴也喷不出来,可柳依依竟然是个一干就喷的主儿!这想尿又尿不出来的劲儿别提有多难受了,我接受昨天的教训,知道早一刻放出来早一刻解脱,于是把身体尽量放松,不去理会那种对失禁产生的羞耻和恐惧感。

    果然,一股股热流涌出,下身一下子就舒畅了。

    云如圭勐地停下动作,趴在我身上喘着粗气,坚硬的肉棒在我身体里抖动着。

    「喂,你是不是在里面…」我被这反应吓了一跳。

    我可不想怀孕啊!「没有,我有那么容易交货吗?」云如圭白了我一眼,然后把那作孽的棍子抽了出来,又带出了一股股液体。

    「转身,趴在床上。

    」我哼哼了一声没动,「哎呦,我没劲儿了,动不了啦。

    」哼,虽然是无谓的挣扎,但我也不想无条件服从命令!「动不了是吗?」云如圭的脸上突然绽开了邪恶的笑容,「那就把你自己的东西舔干净。

    」说着,就要作势把那根还水淋淋的阴茎往我嘴里塞!「哎哎哎,别啊!我趴,我趴还不行吗!」我最后的尊严被云如圭一脚踩了个稀碎!不过,这身体现在软得不行,还真不是我骗人。

    我背对着他跪在床上,别别扭扭地把上身趴在了床上。

    「屁股噘高一点,腿分开。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柳依依,大哥没守住你,真对不起啊!我就用这被爆菊的姿势,又被人从后面干了个爽!云如圭的家伙事儿绝对既有长度又有直径。

    可怜了柳依依这刚开苞的小穴,被从后面直接干进了子宫,宫颈被撞得生疼,不到一刻钟又泄了一回。

    连喷两回,饶是神仙也挺不住了。

    只听见云如圭一身低吼,紧接着一股股热流被淋到了我的后背上。

    我也坚持不住,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

    「柳依依,都结束了…以后,我帮你好好活下去…」在陷入睡眠之前的最后一刻,我喃喃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