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逆伦皇者 > 【逆伦皇者】(208)
    第208章来龙去脉“庞应天!”庞骏听到玄真道皇的话,大惊失色,失声道,“你……你是我的……我的……爷……爷爷!?”

    自称庞应天的玄真道皇看见庞骏的神色,也没有多说什么,暗运内力,一掌打在了身边的一座石像之上,石像上的一块块石头顿时龟裂开来。

    “裂天掌……”看着那石像裂开的纹路,庞骏喃喃道,江湖上谁不知道,裂天掌乃是庞应天的绝技,庞家祖传的武学,能够使出来的只有庞家之人,此时庞云早已去世,那么天下之间,能使出裂天掌的,大概也只有庞骏和庞应天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庞骏此时百感交集,从小开始,庞云就告诉他,自己的祖父庞应天早就仙逝,现在突然出现在眼前,一时之间,无数个念头涌入了他的脑海,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只能不断地重复着为什么。

    眼见自家孙子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庞应天有些愧疚地说道:“当年我为了起事复国,暗中挑唆杨氏八王夺嫡,导致天下大乱,你爹生性纯良,本就不愿继承复国遗志,再加上不忍见到生灵涂炭,便出山进京,帮助杨绍平定叛乱,其实赵无极说得没错,云儿,的确也算得上是他们嘴里的『前朝余孽』,后来赵无极发现你爹藏有其中一本《楞伽经》,便向杨绍进谗言,想夺取那本经书,而当时杨绍虽然不相信你爹是前朝的余孽,可也是对他的才华心生忌惮,所以就顺水推舟默认了赵无极的做法。”

    “你早就知道此事?”庞骏死死地盯着庞应天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告知我爹他们,你可知道,那一个血色的晚上,是我多年以来的挥之不去的梦魇吗?”

    庞应天苦笑着摇摇头,解释道:“当然不知道,当年我为了盗取少林寺的那本经书,潜入少林寺,结果碰上了天虹那老秃驴,我被天虹与天劫这两大少林高手所伤,躲在了寅州疗伤,等我知道此事的时候,这里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月,此地早已被烧成白地,而你们母子也不知所踪,自此,我便开始一边发展『天一神教』一边去寻找你的踪迹,最后在宫沁雪那发现了你。”

    “如此说来,师傅她知道了你的身份?”

    “她应该不知道,她是个懂得趋吉避凶的人,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我跟你肯定有关系,否则我不会无缘无故来教你武功,而我的武功又略胜她一筹,她自己也乐得有比她武功更高的人去教你这棵好苗子。”庞应天回答道,“几年后,你已经学会了璇玑秘典上的武功,剩下的事情,就是勤学苦练,而神教也到了发展的关键时候,我便不得不离开你,回到教中处理事务,之后的事情,你自己也参与进去了,不也是一清二楚吗?”

    庞骏沉默不语,过了许久,他又问道:“那东瀛人是怎么回事?那盗墓贼又是怎么回事?”

    “东瀛人与我们只是各取所需,他们想掠劫江南,我们需要他们走私的白银,给他们提供潜入与走私的渠道罢了,至于那盗墓贼,却是我意想不到的意外,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真宗把那笔财富藏在了什么地方,因为当年杨拓在天京与大燕的龙兴之地秦州挖地三尺,都没找到一件财物,但是自从那盗墓贼在赵州出现之后,我便晓得,真宗的宝库,就在赵州,几经查探,我断定,很有可能在嵩山”

    庞应天笃定地说道。

    。

    发布页⒉∪⒉∪⒉∪点¢○㎡“嵩山……”庞骏心中算计着什么,他疑惑道,“为何是在嵩山,这事还有外人知道吗?”

    庞应天摇摇头说道:“真宗智深似海,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考虑的,至于这件事,晋廷之中,其他人不一定清楚,但是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谁?”

    “神衣卫督,凌步虚!凌步虚的家族是杨氏一族的奴仆出身,数百年来一直对杨氏一族忠心耿耿,而杨氏一族对凌家也是悉心培养,天下间天榜十人,世人皆言穆奇为第十一人,倘若真的去算,这第十一人的名头,轮不到穆奇,先不说我有八成把握能赢他,就算是凌步虚,穆奇还是略逊一筹,更何况凌步虚是神衣卫督,掌管杨氏天下所有暗探,掌握着大量的情报,如果他有心要做什么,必定会有所作为。”庞应天似乎对于凌步虚有些忌惮。

    “所以有关于京城方面的消息,你的主要来源并不是秦九鸢这个南氏一族的嫡子夫人,而是李神机这个神衣卫副督?”庞骏问道。

    “灰目鹫王『,李神机,他是我在京城中一切情报的来源,也是当年五大宗卫的后代之一,”庞应天点点头作出了肯定的回应,“可是还是棋差一招啊,凌步虚除了皇帝,谁都不信,我和神机都还是小觑了他,本以为已经在他的茶水中下药,将他囚禁起来就能保证万无一失,结果还是被他翻盘了,而李神机也被他打伤。”

    他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本来此次三大高手刺杀杨绍,便是我串连起来的,目的就是要再次造成晋廷的大乱,然后我们乘机在两河与江南起事,李神机在京中起事相互呼应,再加上西川也有我们的内应,到时候连成一片,就能有所作为,谁知道现在变成如此局面,人算不如天算啊,唉。”

    庞骏这时看着自己的祖父,幽幽地说道:“那,你找我来,就只是为了给我说这些事情吗?还是要想说,让辽东一起与你推翻晋廷?”

    庞应天听到庞骏的话语,目光和蔼地看着庞骏,问道,“骏儿,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见你么?”

    “我……孙儿不知道……”庞骏茫然地摇摇头。

    听到庞骏自称孙儿,庞应天好像如释重负一样,脸上也泛起了笑容,他说道:“听到你这句话,我感觉我这些年来,从未像今天一样开心过,我,时日无多了,当年我被天虹和天劫两个秃驴打成重伤,留下了无法恢复的暗伤,两股真气一直在我的压制之下不断往外突,就连璇玑秘典的『融』字诀,也无法让这两道刚猛的真气消除,这几个月以来,这两道真气已经隐隐不受我的压制,马上就要破困而出,等到它们脱困之日,便是我的身亡之时。”

    c。

    发布页⒉∪⒉∪⒉∪点¢○㎡庞骏心情复杂,他不知如何去帮助眼前的这位与他有血缘之亲的老者。

    “你的出现,你的野心,让爷爷我有看到了大燕复兴的曙光,这是百年以来,我大燕复兴的最好时机,爷爷希望你,能够继承遗志,复兴我大燕江山,在璇玑秘典之中,暗藏着找到真宗宝藏的线索,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够发现其中的奥秘,你本就学习了我所教导你的两部分,还有皇觉寺部分以及金阁寺部分,相信你应该也是学会了,剩下的便是少林寺的最后那一部分,一个月之后,少室山那里会举行一次武林大会,到时候你想办法去拿到那本最后的《楞伽经》,神教的人也会配合你的行动。”庞应天有些激动地说道。

    未等庞骏有所回应,他又说道:“『天一神教』毕竟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必须去芜存菁,才对你的大业有所帮助,所以当你拿到真宗宝藏之后,马上出兵,攻打两河,经过血与火的锻炼,留下来的不再是一群乌合之众,而是一支支能打仗的兵马,到时候,他们的指挥官,就会在一次次的战斗中,顺理成章地倒戈到你的麾下,通过真宗宝藏和这些日子神教人马在豪族中搜刮到的财富,就会大大地提升你的实力,到时候,才是你真正开始争霸天下的时候,至于你跟你娘之间的事情,爷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切都是冤孽,也许这就是我慕容家的皇者都会有的特性吧,当年太祖慕容靖,他的皇后,便是他的姑母沈氏,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特意改为申氏玉京罢了。”

    被庞应天这么一说,庞骏变得有些尴尬,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孙儿,孙儿明白,”过了片刻,他又向庞应天询问道,“额,不知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当日李神机在京城,可否有见过,见过宁儿?”

    “宁儿?你是说,你与仙儿的女儿?”庞应天皱着眉头,摇摇头道,“没有,李神机并没有见过宁儿,说起来,她算是我的曾孙女,我都没有见过她。”

    庞骏有些失望,便不再询问。

    庞应天这时说道:“还有你那姨母,琳儿那丫头,本就一直在九鸢的监视之下,你竟然还敢让她一个人呆在朗州,她也知道你是个情种,所以为了让你过来,直接就那琳儿来威胁你,放心吧,琳儿她没事,我已经派人把她送往燕州了,还有一个人的事情,你自己来处理吧。”

    “还有谁?”庞骏疑惑道。

    “跟我来吧。”庞应天说完,也不理会庞骏,转过身子就离开了大殿。

    庞骏跟着庞应天来到一处阁楼之中,从阁楼的窗户向外看去,那边是一座假山,占地广阔,假山中还有亭台湖泊,钻入周边的假山里面,还可以看到被假山围绕中的湖泊以及湖中心的凉亭,庞骏举目远眺,看到凉亭之中竟然有着一名道姑,头盘道髻,插着乌木簪,婀娜动人的娇躯被包裹在一袭道服之下,束发高卷,身上别有一番出尘的气质,可那袭单薄的道袍根本无法束缚住她的火热胴体。

    “杨楚玉?”庞骏很快就认出,这名道姑竟然是刺杀先帝杨绍,失踪数月的晋廷长公主杨楚玉,此时的杨楚玉一改以前那副烟视媚行的风骚模样,洗尽铅华,干净静谧,正拿着一本书籍在细细研读。

    虽然有些惊讶不过庞骏很快就释然了,曲阳山当日,杨楚玉是跟着秦九鸢南菲菲母女一起跑的,她出现在这里,也合情合理。

    庞应天点点头道:“是,就是她,不过实际上,她并不姓杨,而是姓慕容,三十多年前,当年的大晋皇后郭氏回老家省亲,归途之中心血来潮,乔装打扮微服私访,却遇上了当时的我,我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她便珠胎暗结,我也是后来在她的口中才知道此事,至于她如何使用手段瞒过杨家的人,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你想我如何处理?”庞骏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她现在已经知道,她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姓慕容,知道云儿是他哥哥,她现在虽然表面上恬淡安静,可实际上已经心如死灰,我没法帮助她,但她毕竟是我的女儿,我对她的亏欠已经够多了,也无颜对她说什么话,我听说她与你曾经有过一夕之欢,你能帮爷爷劝劝她么?”庞应天对庞骏说道。

    庞骏想了一下,答应了:“好,我尽力而为。”

    “好,好,”庞应天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便离开,“她,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你们就回去吧,马上准备,少室山之事,大燕的未来,就看你了,骏儿。”

    庞骏看着庞应天有些颓唐的背影,忍不住叫道:“爷爷。”

    庞应天停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回头。

    “我,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庞骏问道。

    庞应天还是没有回过身子,摆摆手,离开了阁楼,庞骏一直看着他的身影,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