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一代大侠 > 【一代大侠】第五章 断魂
    【一代大侠】第五章断魂2019-4-13“先前带来的孩子,及时进献给主人了么?”回到山寨,狗子踏入门内,便对着迎过来的木驴柔声问道。

    木驴呵呵笑道:“瞧你说的,那还能忘?路上冷,那娃娃醒了,哭得哇哇乱叫,跟要背过气儿去似的。可送进老大房里没一会儿,就没动静了。黑蛋刚才提溜出来,往后山扔去了。你也赶紧歇着吧,我俩没忘了说你的功劳……诶,那娘们儿呢?”狗子微微一笑,缓缓道:“挺刚烈的,半路跳山死了。白费我一番功夫。”木驴讨个没趣,摸着后脑悻悻道:“奶奶的,真浪费。”狗子没去休息,他静静望着孙断的卧房,站了片刻之后,转身去了关押女子的地方,选出两个还没怀胎的,带回屋里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干破了一个屄,干裂了一个腚,干到她们哀号求饶泣不成声,干到她们昏死过去,才抽出血腥混着粪臭的鸡巴,站在水缸前哗哗洗净,望着那根水淋淋的屌,一脸木然。

    自那天后,狗子的话就少了很多。

    除了在孙断面前依旧如故,其余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苦练《不仁经》,山寨中的事情也不再去管。

    不多久,方三小姐早产。

    和狗子预料的一样,他那疯疯癫癫有一顿没一顿的三姐,根本没命活到生完这个孩子。

    孙断被抬过来,伸手摸了一下方三小姐的胎宫,冷冷道:“取把刀来,剖了这婆娘的肚子,孩子兴许还能用用。”旁边一个贼匪应了一声。

    但孙断却又开口道:“让狗子去,你们手不稳,莫要伤了这宝贝孩子。”狗子满面堆笑答应,就像床上奄奄一息的并不是他的姐姐,那即将被孙断害死的孩子,也和他完全无关似的。

    不一会儿,他就取来了刀。

    孙断坐在床边,背对着他,那颗脑袋,距离他的刀不到二尺。

    刀很利,用来砍头,能连着骨头一起切开。

    他的手握紧,青色的筋,在掌背隐隐跳动。

    孙断恍若不察,伸出枯槁的手掌,抚摸着方三小姐青筋盘绕的肚皮,淡淡道:“下刀快些,一层层割开,最后胎宫,入刃不要超过半寸,动手吧。”狗子嗯了一声,举起手中的刀。

    方三小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瘫软在床上,下体血流如注,早已昏死过去。

    寒光一闪,那鼓胀的肚皮,好似一颗熟过头的瓜,从中崩裂。

    血色,瞬间映红了狗子的眼。

    一刀,又一刀。

    皮开,肉绽。

    等最后一刀划过鼓胀变薄的宫壁时,狗子的脸上,已经满是喷出来的血。

    “很好。”孙断狞笑道,手掌一探,将方三小姐的胎宫顺着伤痕撕开。

    狗子本可以闭上眼。

    孙断的耳力再好,也不可能听出一个人的眼睛是不是睁着。

    可他没有。

    他瞪圆了眼睛,望着发生的一切。

    面无表情。

    只有一滴一滴血,划过他紧绷的面颊,从下颌滴落……处理尸体的时候,狗子带上了痴痴傻傻的方二小姐,让她抱着已经凉透僵硬的妹妹,一步步走到丢下了不知多少尸身的悬崖边。

    “姐,别再装傻了。你的眼泪,没忍住。”看着消失在崖下的三姐,狗子平静地说道。

    方二小姐身子一颤,缓缓跪下,终于双手掩面,嚎啕大哭起来。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狗子低头望着哭到几乎背过气去的二姐,缓缓抬起手掌,“你受的苦难,也该到头了。”方二小姐一愣,抽噎道:“你……你肯放我下山?”“二姐,你遭受如此的劫难,就算下山离开,还能过平常人的日子吗?”狗子缓缓道,“你的屄和屁眼都松了,整个人都被肏烂了,你说说,你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方二小姐猛地扭头,脸上浮现出深入骨髓的恐惧。

    “不……不要……我……我不想死……”她看着弟弟的脸,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梆梆磕头,眉心几下就浮现出猩红的印子,“你饶了我吧……我不想死……我可以继续装傻……我吃屎喝尿……我在猪圈里打滚……都可以……不要让我……死……”啪。

    很轻很轻的一掌,落在了她的头顶。

    阴寒彻骨的内息,瞬间隔着头骨将里面的脑子震成了一腔稀粥。

    狗子叹了口气,轻轻一推。

    他的另一个姐姐,沿着几乎同样的路线,摔落进满是死尸的山谷。

    他站在崖边低头望了一会儿,突然恶狠狠吐了口痰下去,转身大步离开。

    冬去春来,叶盛花开。

    山寨的女人一直没有得到补充,怀孕的怀孕,没命的没命,不知不觉,狗子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每晚都需要抓两个女人采吸才能延天保平安的地步。

    而孙断迟迟没有下令开始新的行动。他接连享用了好几个生产的婴儿,没有半点危险。

    狗子隐约觉得,他一直在等的时候,就要到了。

    孙断一直以来对他悉心指点,背后隐藏的阴谋,就在《不仁经》上册的一门功法之中。

    那功法名叫“箧衍爨”,字词生僻,但狗子恰好能看出来历,箧衍,是一种竹木箱子,爨,则是烧火做饭的意思,分开单看,便是烧了箱子做饭。

    但这若是取自《庄子》之中,便是在讽刺用作祭礼的刍狗,说它祭祀之前会被装在华丽的竹木箱子中,完事之后便被丢弃,拿回家中烧火。

    联系《不仁经》中不仁二字最有可能的来历,狗子岂会不知,自己已被孙断视为刍狗!

    “箧衍爨”这门孙断隐瞒不教的功法,正是修习《不仁经》的人互相吞噬,以对方为刍狗祭礼的手段。

    若是狗子不知道此事,待他被魔障反噬,即将经脉尽断痛不欲生之时,孙断只要以帮忙为借口,让他放松防备,施展“箧衍爨”,就能将他一身功力收为己用,事半功倍。

    因《不仁经》中原本并未记载魔障的消解之法,可想而知,这门写在上册前半本的功法,就是为了让被魔障反噬的前辈可以将一身功力传给后人,不至于前功尽弃。

    而如今魔教大费周章试出了消解灾祸平安练功的法门,这“箧衍爨”,自然就成了弱肉强食的伎俩。

    按照秘籍所说,“箧衍爨”若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但到底是如何不堪设想,却未明说。

    那,就是狗子心中指望的最后一线生机。

    他只盼功法失败能让运功者当场暴毙,如此一来,他还有机会冲去房中抢一个女人续上狗命,逃出生天。

    为了不露破绽,狗子依然每晚在女人身上折腾,只是,悄悄放过了其中两个较为年轻力壮的姑娘,奸淫依旧,但并不采吸,留她们积蓄阴元,以备未来所需。

    反正那些女人并不知情,露不出什么破绽。

    他自己算着时日,趁去后山抛尸的机会,独自演练了几遍。

    很难全无破绽,但他并不太担心。因为孙断也没亲眼见过魔障反噬的人是什么样子。

    在此期间,他装出心慌意乱的模样,不住催促哀求,请孙断设法再弄些女人上山。如他所料,孙断只是推脱,并安慰他不要着急,待到仲夏,又要有几个婴儿诞下,到时分他一个,至少可保二百多天平安。

    狗子心里虽不愿对婴儿下手,也知道他不过是在敷衍拖延,但嘴上还是感激不尽,连连叩首。

    山上的天气渐渐转热的一个午后,狗子从女人身上下来,看着她那几乎脱阴都采不到半点阴元的凄惨模样,深吸口气,开始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伪装。

    成败,在此一举。

    他突然一掌拍出,打在那女人还残留着红肿手印的乳房。

    他如今《不仁经》已有四重境界,这种本就阴虚体弱的寻常女子哪里挡得住这一击,咔嚓一声,肋骨尽断反刺肺腑,噗的就喷了一大口血出来。

    狗子俯身吻住那女子,从她口中猛吸一腔鲜血含住,抬手抄了一些抹在面上,一扯散开头发,双拳齐出,轰的一声将夯土墙破得粉碎,灰头土脸从中穿出,闭口闷嚎,一拳就将最近的一个山匪脑袋砸碎。

    并不太大的山寨中,转眼乱作一团。

    “狗子发疯了!狗子发疯了!”发疯?我早已疯了!

    狗子一个箭步抢上,飞起一脚踢死一个土匪,转脸看到木驴,拣起一根木棍,双手握住一捅,从木驴屁股后面向前贯穿,顶透了他引以为傲的鸡巴。

    等杀了三个没用的女人,六个壮着胆子扑过来的匪徒,狗子耳中听到木杖轻响,他知道,孙断来了。

    “狗子,你这是发什么疯!”那沉声低喝透着一股镇定心神的内息,看来是在试探他究竟是不是单纯心神混乱。

    狗子咬牙扭头,双目赤红如血,猩红印痕从他鼻孔唇角垂落,宛如个七窍流血的恶鬼。

    他飞身一纵,故意没用上孙断指点的基础身法,就像个疯子一样,一拳打向孙断面门。

    孙断并没发怒,那狰狞面孔上反而浮现一丝喜色。他单掌挥出,轻而易举消解掉狗子不成章法的拳头,卡在他腕脉上一扭,就将他压在了地上。

    狗子举止癫狂,但心里清醒无比,他催动内力在奇经八脉胡跑乱闯,同时一扭脸,将早就含在嘴里的那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尽数喷在了孙断脸上。

    。

    发布页⒉∪⒉∪⒉∪点¢○㎡孙断也不去擦,唇角微微一抽,便一掌封在狗子气海,将他周身经脉暂闭,垂手扯住腰带把他拎起,沉声喝道:“都给我听着,狗子练功走火入魔,老夫要去出手救他,你们不是说最近山下有人在打探山寨的事情么?都好生看守,若有人来犯,先行抵挡一阵,老夫救罢了狗子,便离开密室帮忙。”慌了神的土匪们这才纷纷应声。

    “将死人收拾了。”孙断说罢,单手持杖点地,带着狗子便进了闭关用的密室。

    狗子非常紧张,他的掌心和腋下已经都是冷汗。

    可他别无选择,孙断已经渐渐勒紧了他的脖子,早死晚死都是死,与其真的魔障发作癫狂痛苦致死,不如在此舍身一搏。

    黄泉之下,他爹娘姐姐都在等着,他绝不想这么早就去与他们团聚。

    他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箧衍爨这门《不仁经》中的功法里,一个致命的破绽上。

    成则满盘皆赢,败则一死了之。

    “狗子,你此刻好些了么?”孙断将他放在床上,自己坐在一旁,伸手摸着他的心脉,缓缓问道。

    狗子舔了舔唇,不去回答,故意野狗一样呜呜低吼,胯下小兄弟使劲一挤,往裤裆里尿了一泡。

    腥臊刺鼻的味道登时散开。

    孙断抽抽鼻子,面上浮现一丝狞笑,道:“莫怕,老夫这就来帮你。想来是近日那些女人被你肏得太多,阴元空虚,没能为你补上续命的资材,不必着慌,老夫还有办法救你。”说着,他将掌心贴在狗子心脉,一股浑厚稳重的内力灌入,烘出一股暖意。

    须臾,孙断道:“狗子,你现下好些了么?”此刻应该好些么?

    狗子略一犹豫,装出虚弱无比的样子,颤声道:“主……主人……我……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何……这么难受啊?”“你阴元续命不济,遭了业报。老夫需要运功救你,你且按老夫所说,先将内息聚往丹田,牢牢护住。点滴不要留在经脉。”狗子嗯了一声,但只将一半内力转入丹田,其余故意散入各处,只是避开心脉不叫孙断察觉。

    “好,我放开手后,你心脉无人震慑,可能又会发疯,不过不要紧,你只要留一线清明死守丹田中的真气,再醒过来时,就没事了。”孙断的嗓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就像在叮嘱自己的儿子。

    可狗子知道,孙断为了《不仁经》,恐怕连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放过,更何况他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刍狗”。

    他嘴里应了一声,心中,却已全神戒备,只待最后一搏。

    狗子并没打算此刻就偷袭孙断。

    那样的风险太高了,他承受不起,也不舍得。

    他更愿意赌在孙断使用“箧衍爨”的那一刻。

    赢就全赢。

    用“箧衍爨”的时候,行功一方需要先将真气灌入另一方的丹田,与打算夺取的功力融为一体,然后用更多内力注入奇经八脉,暂且封住对方魔障干扰,静静等待遭到反噬的人因魔障而死,便可将所有《不仁经》修炼出的功力一举抢来,且不会增添半点魔障。

    狗子盯上的破绽,就在其中。

    写下《不仁经》的旷世奇人只怕没有想过,会有谁故意装疯卖傻来引诱别人使用“箧衍爨”吧。

    既然到时候孙断的功力要大半注入自己丹田,小半进入奇经八脉,还要与他的功力融为一体,那么,只要他忍到那时出手,不仅自身性命之忧一举解决,还将把孙断的内力留归己用,届时说不定连《不仁经》都能突破到第八重。

    他盯着孙断的脸,看心口的手缓缓抬起,立刻微开嘴唇,发出嘶嘶的声音。

    孙断深吸口气,将掌心挪向狗子丹田,运力一镇,强行打入任督二脉,一股股至阴真气带着森冷寒气注入进来,冻得狗子牙关不住咔咔作响。

    转眼,狗子就觉得下腹像是被塞进了一个巨大冰块,涨得要命,还痛得要死,可他不敢发出正常声音,只能继续呵呵低吼,好似一条垂死野狗。

    大概是觉得灌入的真气已经足够将被反噬的狗子镇摄到动不了手,孙断五指一张,内力再催,这次,丝丝缕缕渗入到狗子其余经脉,口中道:“你此刻好些了么?”狗子的内力努力躲闪,顷刻就被逼到将被发现的地步。

    他知道,时候到了。

    他忽然坐起,一掌挥出,狠狠拍在孙断的胸口。

    这一掌,凝聚了他几乎所有的希望。

    孙断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异常难看,闷哼一声向后飞出,噗通摔在地上,狼狈无比。

    狗子大口喘息,狞笑道:“孙断,你没想到吧,老子的魔障业报,全是装的!”孙断的神情却十分平静,平静到有些异常。

    他嘴唇蠕动了一下,微笑道:“狗子啊狗子,你果然……将老夫故意藏起的上册也悄悄换去看了。老夫就知道,没有选错人。”狗子捂着越发冰寒的丹田,急忙将自己散去的真气调回,可身上所有内力转眼间融为一体,让他一身寒气扩散到四肢百骸,竟一副要冻僵的架势。

    但他还是强撑着斥道:“老贼!我……我恨不得一口口吃了你的肉!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孙断擦去唇角那丝鲜血,笑道:“老夫真想杀你,你有一万条命,也已死得透了。你能在此时此刻算计老夫,才称得上是《不仁经》的最好传人。你且过来,老夫为你调匀真气,帮你度过这个难关,否则,如此阴寒的内力突然增加数倍,你恐怕承受不住。”狗子哈哈大笑,道:“这种把戏,我岂会上当!我既然能偷了你的功力,就能全部消化下去,你就在鬼门关里,看老子如何纵横天下吧。看在你当初没杀我的份上,你可以告诉我你当年的仇人都是谁,兴许我闲来无事,去帮你把他们都给杀了呢。”他嘴里逞强,但身上实在是难受无比,只觉得此刻要是跳进一桶水中,弹指间就能冻成一个冰棺。

    孙断唇角微微咧开,哑声道:“你既然不信,那便靠你自己扛过去吧。生死有命,与我……无关了。至于那些仇人……你这样的人出了江湖,他们必定是不得好死了……”“老贼……老贼……”狗子哆嗦着靠在墙上,依然强撑着咬牙切齿道,“你……你莫要死得太快……等我……等我缓过……缓过这口气,再、再一层层细细扒下你的皮!”孙断捂着胸口咳了一声,一片污血顿时喷出洒落,染出一片猩红,他缓缓躺倒,突然,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起来。

    “这……这就是……业报……么?”嘶哑的声音呻吟般说出这样一句,旋即,孙断的五官猛然聚拢到中间,全身的肌肉刹那间绷紧到扭曲,垂死野兽般的嘶鸣从他不住溢出鲜血的唇角浮出,带出一串红色的细碎气泡。

    狗子很想看着孙断死,可身上的寒意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终于,在孙断露出恐惧到无法形容的表情的那一刹那,狗子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浊血,委顿在床上,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睁开眼的时候,密室中已经安静下来,暗不透光。

    但狗子却能看到物件隐约的轮廓,勉强算是可以见物。回想起昏厥前发生的事,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急忙掐了一把脸颊,吃痛,才相信此刻并非做梦。

    他摸出火折子晃亮,看向墙边角落。

    孙断果然还躺在那儿,但身躯已经僵硬,那张本就狰狞的脸上,凝固着他生前最后的容颜。

    根本无法猜测他到底在死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狗子单只是看着那表情,就觉得一股恶寒从尾骨向上爬升,让他直想尖叫。

    原来……原来魔障反噬带来的死亡,竟然如此可怖?

    他浑身一震,猛然想到,自己其实早已阴元匮乏,若不马上去把预留的两个女子采吸一番,只怕下一个这样死掉的,就该是他。

    我不能死……不能死!

    他翻身下床,一个箭步冲向密室的机关门。

    他如今《不仁经》的内功已经有了八重实力,活上一天就可以抵旁人八日苦修,施展阴性武功足有八倍威力,岂能甘心死在这种地方!

    等不及去拧机关,狗子一掌拍下,森寒真气澎湃涌动,轰的一声就将那扇颇为结实的木门打成齑粉。

    顾不上欣喜如今的盖世武功,狗子大步冲向外面,去找那两个女人。

    跟着,他就发现,山寨和之前不一样了。

    院子里倒着尸体,横七竖八,全是那些土匪,从仰面朝天的尸身来看,皆是一剑封喉,创口精准无比,不浪费半点力气,显然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所为。

    谁?是谁来了?

    狗子想起之前有土匪说山下不知什么人在打听他们山寨的事,一股恐惧感从心底浮现出来。

    他飞身过去,一拳砸开了关押女子的门。

    他的血,瞬间变得冰凉。

    那些女人都不见了,地上只留着凌乱破布和污秽痕迹,所有的女人,都被救走了。

    包括,他为自己留下的那两个生存下去的希望。

    绝望立刻化成猛兽,扑上来撕咬着他的心房,让他浑身颤抖,脑海一片空白。

    这时,后颈突然传来一点尖锐的凉意,伴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是何人?

    也是这山寨的土匪么?”狗子万念俱灰,只喃喃道:“我不是……我不是土匪……我是狗……我是……这里要死的狗……”说话的男子并未收剑,而是横架在他颈间,绕到正面瞄他一眼,冷冷道:“为何我刚才清剿此处匪徒的时候,并不曾见到你在?”狗子本已想干脆扑到剑上求个解脱,免得死前遭受炼狱煎熬,可一见到来人的脸,希望又再次从他的眼底涌上,伴着热乎乎的眼泪一起流下。

    眼前这个白面微须的劲装剑客,竟是他的姐夫,杯酒坠月杜太白!

    如今狗子满身狼狈一脸胡须,杜太白哪里认得出来,只皱眉道:“好端端的,你哭什么?你不是此间匪类,也是和那些女子一样,被强掳上山的么?”狗子涕泪交加,颤声道:“姐夫,是我……我是孝儿,方仁礼,是不是……是不是我大姐求你来救我的?”杜太白一惊,急忙抬手刷刷几剑,将狗子面上胡须削落大片,定睛一看,虽然过去许久,狗子长大几分,可毕竟上门提亲时曾被刁难过,印象深刻,依稀还能认出方仁礼的模样。

    他的确是带着妻子来这附近打探消息尝试救人。他只道一年多过去,方家被带上土匪窝中,家中男丁哪里还能留下命在,仅盼着方家两位小姐容姿审美,被留下做压寨夫人,还能救出性命。

    不料那些女子哭哭啼啼疯疯癫癫,还大半挺着肚子,连话都说不清楚颠三倒四,其中并无方家姐妹的身影。他只好先让她们去山寨大门外等着,自己抱着一线希望最后搜查两遍。

    哪知道,幸存者竟是方家最后的男丁,小舅子方仁礼。

    杜太白与夫人琴瑟甚笃,又知道岳丈一家是来探亲路上出事,心中愧疚已久,确定是方仁礼后,情绪也颇为激动,急忙将长剑收回腰间鞘中,一拉他手便向外走去,口中连声问道:“孝儿,你快将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姐夫,你另外两位姐姐呢?岳丈岳母呢?他们是不是已经遭了不测?”。

    发布页⒉∪⒉∪⒉∪点¢○㎡狗子还没编好故事,就突兀得救,一时间讷讷语塞,不能言语。

    杜太白还当他是想起其余家人的惨剧激动过甚,忙柔声道:“莫怕,莫要再怕,姐夫来救你,就不会再有事了。那些女子就在山门外等着,咱们这就跟她们一起下山,你姐姐也在下面等着,看到你她一定很是欣慰,等你心里好些,咱们再慢慢谈山上的事。”狗子的脸色变了。

    山寨中的事情,那些女人就算知道得不多,可也没有傻到认不出他,突然忘了他就是将她们骗来给匪徒蹂躏的罪魁祸首。

    这么多张嘴,他就是舌灿莲花,恐怕也很难说服大姐和姐夫,自己完全无辜吧?

    怎么办?

    狗子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山寨的大门在他眼中,恍如一道跨过就要没命的鬼门关。

    不对。

    他是狗子,没有亲人,只剩下自己的狗子。

    他没有姐姐,那么……哪里来的姐夫呢?

    这是闻名一方的剑侠,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么,谁要杀我,我就杀谁!

    狗子咬紧牙,看到门外那些惶恐聚成一堆的女子,突然装作脚下一软的样子,靠在了杜太白的身上。

    杜太白不疑有他,将他一搂,沉肩架起,柔声道:“孝儿,你走不动了?是不是受了伤?你哪里……”他的话到此为止。

    狗子这一靠,用身体挡住了他的剑,被架起的那只手,突然运足了内力,狠狠一掌,打在了杜太白的后脑。

    玉枕穴本就是致命要害,即便是寻常百姓用石头给武林高手照此来上一下,那高手也九成九要吃不消。

    而狗子如今的内功,在江湖已有一流水准。

    杜太白全无防备,哪里能禁得住如此一击?

    这名震西南的一代剑侠,带着满面惊愕与不解,缓缓转头,望着自己千辛万苦才拯救出的亲人,望着自己妻子娘家最后的血脉,连一句遗言也无法留下,就这样软软倒地,含恨九泉。

    狗子的手颤抖起来。

    这一掌,杀掉了杜太白,也彻底杀掉了方仁礼。

    但马上,他就重新冷静下来。

    他还有事要做。

    没有阴元续航,他随时可能殒命于此。

    他不惜变成狗子,豁出去了全部,才苟活至今,他如何肯死?

    他瞪着通红的眼睛,看向了才被救出来的那些女人。

    他还记得那两个特地留下的女人的样子。

    那是他的命!

    他狂奔过去。

    此时,那些本已吓呆的女人才尖叫一声轰然散开,像是突然见到了狼的羊群,慌不择路地奔逃。

    她们穿的东西都是些粗布破衣,披头散发,看不到脸,哪里能轻易分出谁是可以救命的那个?

    狗子心急如焚,一脚踢起几颗石子,运足真气劈手打出。

    那些碍事的孕妇惨叫一声,被击破脑袋滚地倒毙。

    “谁再跑就得死!”狗子怒吼一声,试图震慑住最后那几个身段苗条的女子。

    可她们谁也不停。

    他飞身一跳,抓过一个女子。一见不是,恼怒挥掌击毙,扭身再追。

    转眼再杀两人,他心急如焚,正要再去追剩下三个,却听一声凄厉惨笑,旋即,最后残余的三个女子,竟然同时纵身一跃,跳下了断崖绝壁,葬身于万丈深渊。

    狗子惨叫一声纵出数丈,扶着树干探头往下看去。

    那正是葬送了不知多少尸身的地方,这下面的冤魂,就此平添了三个。

    怎么办?

    狗子的右手抖了起来,他伸出左臂握住,眼中,突然一道光芒闪过……“翠儿,你说……太白怎么还不下来?他上去快两个时辰了吧?”此时,山下的杜夫人还不知道发生的一切,只是焦急地等在树荫之下,望着身边的佩剑侍婢,蹙眉道:“我这眼角……从刚才就一直跳啊跳啊,跳得我心慌。

    翠儿,要不你上山看看,太白若还没找到,兴许是地方错了,咱们就先回去吧。”那眉清目秀的侍婢莞尔一笑,相貌顿时显得极为可爱,她自信十足道:“主母不必焦急,主人武功高强,在西南一带罕有敌手,不过是些山匪,怎能伤得了他。想必是寻到了主母家人的线索,正在设法救人吧。”杜夫人叹了口气。用帕子擦了擦掌心冷汗,无力道:“若是如此就好,其实……我都已经放下了,太白却放不下。我爹娘弟妹落进土匪手中一年有余,哪里……还有生还之理。”翠儿嘴快,马上就开口道:“主母,总还有一线希望。您两位妹妹都和您一般的花容月貌,山大王抢去,未必舍得害死,虽说……虽说救下之后……哎,人活着就是好事,即便常伴青灯古佛,主母您总算还有可探望的亲戚不是?”杜夫人知道这侍婢天真烂漫,并非有心之语,更何况,说得并没有错,便点了点头,说:“若如此,真是最好的结果了。”又是一阵眩晕袭来,她扶着额角摇了摇头,轻声道:“无论此山中的结果如何,太白回来后,我是决不肯让他再找下去了。我……我不能为了自己家人,就拖累了杜家的香火。”翠儿微微一笑,凑近小声道:“主母,那……你是准备告诉主人咯?”杜夫人玉白面颊上浮现出淡淡红晕,略显羞涩。她婚后生活顺遂,公婆待她着实不错,只是听闻娘家噩耗之后,跟着丈夫奔波打探半年有余,不免清瘦几分,不如此前那么珠圆玉润。

    不过丰美可人转为婀娜纤细之后,姿色反而更显娇美,毕竟清减皆在腰身,那饱满酥胸可是半寸也没有见小,常惹夫君爱不释手。

    距离月事应来之日已经过去二十多天,往常从不会迟的杜夫人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结论,她那纤纤柳腰之中,即将为夫君孕育诞下孩儿。

    所以,差不多也是向前看的时候了。

    回到杜家,就为爹娘弟妹立起牌位,将后事虚办了吧。

    “翠儿,我有些渴,你拿水壶再去打些水来。”翠儿张望一眼并无山道的陡坡,蹙眉道:“主母,山溪未必有多干净,您此刻可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了,要我说,咱们还是先走,套车回客店去,奴婢给您烧水喝。”杜夫人心烦意乱,强撑起一个微笑,道:“翠儿,你往上游走些,无妨的。

    我只润润喉咙,等到太白就走。去吧。”翠儿无奈,只好将佩剑留下,叮嘱道:“主母,若是遇到不轨之徒,或是奔走野兽,就一边大叫一边拔剑,奴婢一定拼命赶回,护您周全。”杜夫人道:“好了,翠儿,你只管放心去吧。太白走前将附近趟了一个大圈,不会有事的。”“那奴婢去了。您和主人碰面,就只管先走,奴婢打水回来不见您二位,就往客店去找,奴婢轻身功夫不错,主母不必多等。”翠儿说罢,飞身跳上枝头,提气纵出,几个起落,便远远向着水声去了。

    山幽林密,溪水之声不过微弱可闻,翠儿为人固执,若去上游找水,恐怕少说也要一、两刻才能回来,杜夫人耳边清静不少,微笑着铺下粗布,靠树坐下,闭上了略显失望的双目。

    这一次再找不到,她就不打算再找了。

    她心中最大恨事,还是方家香火从此断绝,一想到当年弟弟在自己胸前撒娇的模样,她便禁不住热泪盈眶,抽噎道:“孝儿……姐姐不该请你们来的……”“姐。”一声轻唤从旁传来,语调熟悉。

    杜夫人只当是思念亲人过久,以至于出现幻觉,揉揉额角,喃喃道:“瞧我……竟听到孝儿的声音了。”“姐。真的是我。”她浑身一震,缓缓睁开双目。

    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年,破衣烂衫,鬓发凌乱,一身脏污。

    可那张脸,却分明就是她疼爱了多年的弟弟,方仁礼!

    “孝儿!”杜夫人喜出望外,急忙扶树起身,也顾不得山坡难行,一脚深一脚浅便向着弟弟跑了过去,“真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你没死……太好了……”泣不成声的她,一把将弟弟抱紧怀中,道:“你长高了……以前姐姐还能搂你到胸口,如今……如今倒比姐姐还高些了。”她还如过往一样将弟弟的头按在胸口,只顾着宣泄久别重逢的激昂情绪。

    欣喜若狂的杜夫人并未发觉,怀中少年的脸在埋入她柔软饱满的胸膛后,转眼变得狰狞而贪婪。

    “孝儿,这些日子你是怎么过来的?”她哭了一阵,才意识到不妥,撤开半步,一边擦泪一边道,“你真被土匪劫去山寨了么?你怎么逃出来的?是不是太白找到你了?二妹和小妹呢?爹娘呢?孝儿,你快跟姐姐说说,姐姐着急死了!”他握了握拳,双眼盯着杜夫人的双乳,哑声道:“姐,姐夫死了。”如遭五雷轰顶,杜夫人身子一晃,险些坐倒在地,“你、你说什么?太白……太白……他……”他突然逼近,双手狠狠抓住了她的纤细腕子,喘息道:“姐,不光姐夫死了,我也就快死了。只有你能救我,你愿意吗?”杜夫人心神大乱,脑中一片混沌,本能道:“孝儿,你怎么了?你快说,姐姐怎么才能救你?你姐夫呢?他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姐姐……”“很简单的。”他咧开嘴,亮出了白森森的牙。

    旋即,双手一扯。

    嘶啦,裂帛之声,就此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