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烈火凤凰-第四章 >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七节 华屋秋墟(12)
    【烈火凤凰】第四章·针锋相对·第七节·华屋秋墟·13

    2019年9月12日

    朝鲜,金永盛部队的驻地。

    林岚赤身裸体躺在行军床上,她昏迷不醒,几个军官模样的人正轮奸着她。

    落入金永盛魔掌后,兽行一直没有中止过。对于金永盛来说,一不做二不体,

    他不会让林岚活着离开,还没杀她只是因为他还没玩够。

    几个军官在林岚身上发泄了兽欲后,将她手和脚绑在一起吊了起来,其中一

    人拎了桶水泼在她身上,然后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

    被冰冷的水一激,林岚醒了过来,她感到腹痛有如刀绞,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鬼叫什么,别叫了。」正擦着林岚身体的军官吓了一跳,他扬起湿毛巾抽

    打她雪白的屁股,「啪」的一声脆响,水花四溅,悬在半空中的赤裸身体来回晃

    动起来。

    金永盛走进营房,听到林岚的叫声,看着她痛苦的模样,反更激发起强烈的

    兽欲。他命手下抓住吊在半空中的她,然后脱下裤子,将肿胀的肉棒刺入了她的

    身体。一阵猛烈抽插,金永盛将精液射入她的花穴。在肉棒拨出之时,林岚的花

    穴中鲜血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在残暴的奸淫之下,林岚小产了。金永盛根本没打

    算去找医生,而是任由她在吊在空中痛呼挣扎。

    此时林岚已神智不清,本能驱使着她不断收缩子宫,产道缓缓张开,一个比

    拳头还小的婴孩脑袋从刚刚被蹂躏过的花穴中慢慢地钻了出来,众人没看过女人

    生孩子,都好奇地盯着这一幕。

    在一阵垂死般的痉挛后,早产的婴儿从林岚花穴中整个挤了出来,「卟嗵」

    一下落在地上。边上有人捡起婴孩,看了一眼道:「是个死的。」

    这一瞬间,林岚听到了那人的话,「孩子死了」,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孩子

    的父亲是谁,但她是孩子的母亲,那人的话就象睛天霹雳,令她陷入彻底的混乱。

    「死了就扔掉吧。」金永盛道。刚说完,他抬头看到林岚顿时大吃一惊,只

    见她双目赤红,浓郁的杀气犹如惊涛骇浪。一声厉啸,吊在空中的林岚将绑着她

    的绳索挣得粉碎,长发飞舞,她犹如厉鬼向金永成盛扑来。

    金永盛还来不及反应,林岚纤细的双臂已从他胸膛直穿过去,边上众人吓着

    大叫纷纷冲向门口,他们根本还来不及拉开房门,都被林岚击杀当场。

    林岚抱起已经死去了婴儿冲出营房,不少士兵听到动静赶了过来。林岚犹如

    鬼魅,速度快得惊人,没人能看得清她身形,便被纷纷击毙。

    夜幕之中,赤身裸体怀抱着婴儿的林岚留下一路尸体,消失在黑暗之中。

    六年前,在日本东京身处绝境的白无瑕觉醒了精神之力;四年前,遭受到难

    以想象折磨的雨兰突然拥有了无穷的力量;数月前,纪小芸在不知不觉之中有着

    神奇的恢复能力。而此时此刻,神秘的异能在林岚身体里觉醒,给予她强大的力

    量和无人可比的速度。而就在离此地十数里处,最后一个圣魔女的力量也正在觉

    醒之中。

    ***    ***    ***    ***

    黑暗的洞穴之中。食欲、性欲都得到了满足,生存的欲望成了第一位。第二

    天,崔上士进行简单的动员,士兵们爆发出不曾有过的干劲,这一天的挖掘的进

    度比之前更快。燕兰茵她们虽然得到了片刻的喘息,但一个白天下来,每个人也

    被轮换下来休息的士兵奸淫了十来次。辛苦了一天,晚上自然是欢悦的时刻,为

    了保存体力,崔上士规定十二点前所人必须要睡觉。

    塌方还没挖通,食物却已告罄。人是铁饭是钢,要想每天高强度的劳作必须

    要有足够的食物。崔上士准备将屠刀伸向了燕飞雪,燕兰茵象疯了一般苦苦哀求。

    「我是可以暂时不杀你妹妹,你什么都愿意做,你能做什么呢?」崔上士道。

    除了燕飞雪,还有一个选择,朴天浩的尸体虽已轻微<img src="/toimg/data/fu2.png" />烂,但煮熟了还是可

    以食用,应该还能撑几天。

    「我会让你快乐,用我身体让你快乐,只要你不杀我妹妹,我一定会让你快

    乐、很快乐的!」一年前,为了妹妹,她在丁飞面前宽衣解带,那时除了丈夫还

    没有别的男人得到过她,当时都不曾犹豫,此时燕兰茵更不会有丝毫犹豫。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崔上士懒洋洋地斜靠在军

    用背包上,数天高强度地劳作、持续不断地性交几乎耗尽了他所有体力。阴茎终

    于老实了,缩起头躲在了一片黑色的乱毛之中。

    士兵将燕兰茵从铁柱上解了下来,为防止她自杀或者突然发难,双手仍被绑

    着,还用一根绳索系在她两边脚踝上,令她仅能迈着小步前进。

    「能把绳索解了吗?」燕兰茵懂得怎么让男人快乐,但身体被束缚着,她一

    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行。」崔上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的请求。他很谨慎,这两个女的都有

    很强的格斗能力,不用绳子绑住她们恐有意外。

    燕兰茵无奈只得迈着碎步走到他的面前,她跪了下来,脑袋慢慢地向他耷拉

    的肉棒伸去。突然,崔上士用脚顶住了她肩膀道:「不要口交。」他并不是不想

    口交,而是害怕,自己杀了她的丈夫,当时她都要殉情自杀。面对杀夫仇人,万

    一她发起狠来将阳具一口咬断,自己不得彻底完蛋,他不想为了快乐去冒这个险。

    燕兰茵试图用自己乳房去刺激他阴茎,却也被他阻止,因为离得近,她还是

    有机会一口咬掉阴茎。燕兰茵无奈之下只有坐在他胯上,用红肿污秽的私处轻轻

    磨动那疲软不堪的肉棒。

    崔上士连日来纵欲过度,再加上食物匮乏、体力消耗过大,阳具怎么也硬不

    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振起雄风令他恼羞成怒,他一把推开了燕兰茵,又准

    备对燕飞雪下手。在绝望之际,傅星舞突然道:「我来」

    崔上士犹豫了片刻,慢慢地又靠在背包上,挥了挥手示意让傅星舞过来。崔

    上士和其他士兵一样,在初见傅星舞、燕兰茵时,心中除了惊艳便是渴望,这般

    美丽的女人对过去的他来说可望可不可及,能干她们一次死了也值,这个的念头

    令他杀死朴天浩时少了许多的犹豫。

    终于他如愿以偿了,随心所欲地奸淫了两人,心愿已了,此时他更在乎是怎

    样活下去。更何况,经历了数天数夜的凌辱,两人蓬头垢面,身上污秽不堪,哪

    怕是绝色美女,此时对男人的诱惑力也降到了冰点。

    系上铁柱上的绳索解开后,傅星舞想站起来,但双腿酸软无力,刚起身便跌

    坐在地。她手被绑在后背,站起来非常困难。但她没有放弃,一次次地努力,终

    于慢慢地站了起来。虽然站了起来,但她就象举着沉重的杠铃,

    双腿不停地晃荡,

    好象随时就要倒下。

    一时间,洞中寂静无声,那些男人的人性早已荡然无存,但还是感受到一种

    莫名的力量,感受到心灵莫名的悸动。

    一步、两步……傅星舞慢慢走向崔上士,双腿不再剧烈的晃动,步子渐渐地

    稳了起来。一直以来,她就是一个干净而纯粹的人,心中很少有杂念。在落入魔

    掌,惨遭凌辱后她感到自己好象起了某种她无法理解的变化。

    最初她感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肉欲,她想让自己亢奋起来,便成荡妇

    娇娃,反之任男人怎么挑逗,就如性冷淡一般。对于这一点,她倒没多想,能控

    制肉欲总是件好事。但在被方臣变态折磨中,不知什么时候,她突然感到莫名地

    害怕起来,这种恐惧甚至比失去童贞之时更甚。而且她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控制

    肉欲,明明不想,但却还是在强烈的生理刺激之下亢奋不已。

    这种状态一时延续到了现在,面对无休止的轮奸,很多时候燕兰茵比她要更

    加坚强。但此时此刻,傅星舞突然忘记了这种莫名的恐惧,她是一个凤战士,她

    要救燕飞雪,即便自己身处烈火之中,即便已再无丝毫的希望,但她还是要为拯

    救无辜弱小之人爆发生命最后的力量。

    走到了崔上士的身边,望着他带着些许嘲弄神情的丑恶面容,傅星舞深深地

    吸了一口气,目光慢慢移动了他的胯间,那根曾在她身体里肆意横冲直撞的东西

    就象毛毛虫般蜷缩着,象是死了般没有半点生机。

    如果不能令那东西迅速地坚硬膨胀起来,就再也没什么能够阻挡燕飞雪的死

    亡。这一刻,傅星舞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平静,不就让那东西硬起来,应该没什

    么难的。她稍稍想了想,缓缓地抬起腿,小巧玲珑的赤足伸向草丛中的毛虫,轻

    轻地用足趾拨弄,只二、三下,崔上士竟呻吟起来,毛虫突然变成草从中隐藏着

    的巨蟒,以的狰狞姿态高高地挺立起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刚才燕兰茵努力了半天无果,而此时,仅

    仅是足尖的轻轻触碰,崔上士竟然有那么大的反应,这也太夸张了吧。

    崔上士心中没有震惊,在这一瞬间,他的内心充满着从未有过的快乐与渴望。

    崔上士原本以为傅星舞也会和燕兰茵一样,无法使自己疲软不堪的阴茎勃起,

    但在她抬起脚之时,他感到她突然象是变了一个人,变成他最渴望得到的女人。

    瞬间,虽然真实的傅星舞身上脏得就象从臭水沟里刚爬出来,但崔上士却感到她

    就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是天上最耀眼的星星,一切污秽都阻挡不了她所散发

    出的璀璨光芒。

    而当她的脚趾触到阴茎的刹那,崔上士感到身体象是燃烧了起来,汹涌澎湃

    的热浪从阴茎到丹田涌向了全身,肉棒瞬间挺立,他忍不住极度快乐地叫出声来。

    见到阳具挺立起来,傅星舞横跨过崔上士的身体,缓缓地蹲了下去。双腿下

    方,挺起脑袋的蟒蛇猛然晃动起来,显得无比的急不可耐。敞开的花穴离蛇头越

    来越近,崔上士象喝醉酒一般脸涨得血红,身体更是不停地哆嗦。边上的士兵无

    法理解,就算是她主动献身,也不至于这样亢奋吧。

    红肿的花唇终于触到了蛇头,这一刹那,崔上士感到的快乐与刺激比刚才脚

    趾轻触强烈百倍,瞬间他有想射精的冲动,更想将她压在自己的胯下。他忍住了

    射的冲动,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傻了般呆呆看着她。眼前的女人是天上最耀眼的

    星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是落入凡尘的仙子,此时任何行为都是对她的亵

    渎,他甚至感到只要他有任何动作,她就会象精灵般从自己面前消失得无无影无

    踪,自己将追悔莫及。

    傅星舞轻轻摇动胯部,蛇头挤进红肿不堪的花唇,在一阵阵的刺痛中,轻轻

    的酥麻骚痒从花穴开始漫延开来。只有让眼前已成为魔鬼的男人享受到从未享受

    到的快乐,燕飞雪或许才有一线生机。而要让他有极致的快乐,如果自己只是象

    一个充气玩偶般进行机械式的运动,肯定是无法做到的。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所以当身体燃起欲火之时,傅星舞没有去想为什么会这样,她是一个纯粹的

    人,对于她来说,让燕飞雪活下去是她唯一的目标,而要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

    自己充盈起满满的情欲是必要的条件。

    所有的人之中只有崔上士感受到了傅星舞身体的变化,他的龟头感受到了一

    丝润湿的气息,虽然微弱却清晰向他传递一种暗示,此时此刻,她竟也期待着肉

    棒的进入。崔上士抬起头,只见眼前这个星星般的少女双颊浮现起艳丽的红霞,

    甚至连乳峰顶上的小小的蓓蕾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挺立起来。在他愕然之际,

    傅星舞的身体缓缓落下,龟头挤进红肿的花唇,刹那间,巨大无比的快乐似潮水

    般将他淹没。

    粗硕的肉棒缓缓进入花穴,当龟头将将消失之时,傅星舞酸软疲力的双腿再

    无力撑半蹲的身体,她猛然跪了下来,在膝盖撞在地面之时,肉棒深深地锲进了

    她的身体。眼看傅星舞前身体就要向前方倾倒,在最后一刻她还是稳住并慢慢挺

    直了腰杆。

    在之后的时间里,直至崔上士在傅星舞身体里狂喷乱射,崔上士感受到了他

    想都没到的快乐,他感到自己似乎有过数十次的高潮,但又好象就一次高潮,而

    这一次高潮从他进入到对方身体便已开始,直到最后结束。在他射精之后,傅星

    舞身体软软地瘫倒,晕厥了过去。崔上士也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刚才实在太爽

    了,他指了指朴天浩的尸体,暂时地放过了燕飞雪。

    朴天浩的尸体也只能让洞里的人坚持两天,士兵们又准备将屠刀伸向燕飞雪。

    「如果明天还出不去,我也没办法。」在傅星舞的哀求之下崔上士总算没有

    立刻

    杀死燕飞雪。

    挖了一天的士兵们都睡着了,但燕兰茵又怎么睡得着。傅星舞试图安慰她,

    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我没有失去武功就好了。」傅星舞道。

    「要是我能有和你一样的力量,我就能保护飞雪,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拥

    有你那样的力量。」燕兰茵感到无比的绝望。

    突然,傅星舞心灵有了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说不出那是什么,好象是黑暗

    之中出现一点烛光,虽然微弱却是真真实实的亮光。她感觉自己只要想什么,什

    么变会实现,变成真实的存在。明知道这超了人的认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

    她觉得自己好象真的拥有这种能力。

    傅星舞用身体紧贴住燕兰茵,心中默想:我给你力量,我来实现你的愿望,

    给你足够强大的力量。这个意念一起时,傅星舞感觉疲惫无比,连喘气的力气都

    没有。但她依然用尽生命的能量在坚持,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傅星舞睁开双眼,只眼那些士兵横七竖八都躺在地,燕兰茵

    一脸关切坐在自己的身旁。

    「你醒啦!」燕兰茵看到傅星舞醒来高兴地叫了起来。这时傅星舞看到燕飞

    雪也活着,也在自己的身边,她虚弱地道:「兰茵姐,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燕兰茵兴奋地道:「昨晚不知怎么了,我突然一下有了象你们一样超人的力

    量,你看,弄断这绳索根本不费什么力气。」说着燕兰茵捡起地上一段绳索,轻

    轻地一扯便断成两截。接着她又一掌击在洞壁上,石屑纷飞,竟留下一个深深的

    掌印。

    「兰茵姐,你是否感觉体内有一种气的存在,运用这种气,便能发挥出特别

    强大的力量。」傅星舞道。

    「是呀,有的,运用这种气,我的力量比之前十倍,不百倍都不止。」燕兰

    茵道。

    傅星舞陷入了沉思,燕兰茵这样的身手,虽然算不绝顶高手,但确已激发了

    身体潜能,才会变得这么强。要在一夕之间变强这绝无可能,难道是自己在昏迷

    之前那强烈的意念真的产生了奇迹,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

    用意念也能够解除抑制真气的药物。想到这里,傅星舞将全部心神放到这个愿望

    意念之上,强烈的疲惫感再次袭开,她咬牙硬撑直至再度昏迷。

    再次醒来,傅星舞惊奇的发现力量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她兴奋一跃而

    起。忽然,她看到一丝光亮从黑暗的通道中传来,她飞掠过去,只见燕兰茵和她

    的妹妹将堵塞的洞穴已挖出一个大洞,那光亮正是从那大洞中传了出来。

    「星舞,挖通了,通了,我们能出去了。」燕兰茵看到了傅星舞,她冲了过

    去,抓着她的手兴奋地叫了起来,一旁的燕飞雪也高兴地又笑又叫。

    在黎明的晨曦之中,她们三人穿着朝军的衣服手拉着手走出洞口。

    「太阳真亮,真美!」沐浴在金色光亮中的燕兰茵眼中泪花闪烁。

    ***    ***    ***    ***

    美国加州东南部与内华达州的接壤处,有一个撼人心魄的壮丽峡谷,名为死

    亡大峡谷。峡谷环境特异,时有海市蜃楼出现,人类经常在这里神秘地消失或死

    亡。

    在峡谷深处的一个隐秘洞穴,是「门」最核心所在,洞穴的尽头有一扇以合

    金铸造的巨门。两年前,白无瑕试图接近并推开这扇神秘之门,但她只远远的看

    到这扇门,便立刻晕厥过去。

    在远在地球另一端黑暗穴洞中的傅星舞心中默念着「我给你力量,我来实现

    你的愿望,给你足够强大的力量」陷入晕厥时,这道从未开启过的巨门突然发出

    龙吟般的响声。

    三个年约五旬的男子出现在离门百余米处,神情激动万分。他们是「门」内

    的三大长老,中间者名为通天,鹰目高鼻,不怒自威;左首之人名为绝地,是个

    黑人,身材极为魁梧;右首之人名为刑人,双目深凹,容貌似中东阿拉伯人。

    门的震动声越来越响,三人身体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作为「门」的三大长老,

    他们有着强大的力量,掌握着无上权柄,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门后的圣主

    所给予的,他们是圣主最忠实奴仆。

    此时此刻,在离「寂灭之门」数里之外,一支十数人的队伍正在山谷中行进,

    看他们的装束,象是一个支旅行探险团。没有正规的旅行社会组织游客进入峡谷

    深处,但天下多了喜欢探险和冒险的人,就如喜玛拉雅山登顶,每年都要死不少

    人,但照样有人趋之若鹜前扑后继。这是一支由中国某户外运动组织发起的探险

    活动,去之前每个人都签订了免责协议,虽然明知进入死大峡谷的深处极为凶险,

    但还是有不少人报名参加。

    华宇扬走在队伍的最后,他累极了,开始后悔了,当初怎么会脑子一热报了

    这个探险团。天色渐暗,望着眼前无边无际的怪石乱峰深壑,令人感到莫名的恐

    惧。华宇扬从来不是一个胆大之人,但现在似乎已经没什么好怕了,因为他快死

    了。回顾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真是无比失败,公司破产、和妻子离婚再到患上了

    不治之症,人生实在是太过灰暗。

    生命剩下的时间已进入倒计时,有一天华宇扬偶然看到某户外组织的死亡大

    峡谷探险广告,他不知怎么想了想便报名参加,或许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想做

    些从没做过的事。但这个探险也实在太考验人的体力,对于一个四十多岁,平时

    又不太经常锻炼的人来说,这简单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要不就这样躺下,死了算了,反正也没多少时间好活了。」华宇扬实在走

    不动了一屁坐在地上。

    领队见状走了过来,鼓励着他,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虽然大家都签了免责

    协议,但身为领队,却也不能将他一个人扔在这里。

    突然,狂风大作,天空中翻动起如黑汁般的乌云,一道道闪电从划破长空,

    如金蛇狂舞。领队虽然有过多次大峡谷探险经验,但也没见过这般阵仗,连忙指

    挥众人避险。

    狂风、大雨、雷暴、落石交织在一起,犹如世界末日,有人被落石砸到,有

    人被雷电击中,一片鬼哭狼嚎。华宇扬倒还算坦然,其实他也没有力气逃了,他

    靠在一块巨石之上,漠然地看着团友们在黑暗的山谷间左奔右突抱头鼠窜。

    「山要塌了。」不知谁突然狂吼起来,只见两边山体无数巨石如海潮般翻滚

    落下。

    「这就是我的一生,真是太没意思了。」华宇扬闭上了眼睛。在下一瞬间,

    他感到身体猛地下沉,就象坠入无底深渊。

    「这就是死亡呵。」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后便失去了知觉。

    在那一瞬间,

    华宇扬的身下突然出现一个黑洞,猛地将他吞噬了进去。没有

    人看到这一幕,随着山石的落下,这里成为了这支探险队的巨大坟场。

    「寂灭之门」前,通天、绝地、刑人仍跪伏在地。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犹如

    如开天劈地般的轰然巨响,「寂灭之门」缓缓开启。他们没人敢抬头去看,匍匐

    在地的身躯瑟瑟发抖。

    终于,一切归于沉寂。一个四十多岁华裔男子站在他们面前,看相貌正是那

    个探险团里的华宇扬。但是他,又不是他,此时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能,是从

    从古到今所有君王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抬起头来。」没有声音,但洪钟般的声音在每个长老们心头响起。

    长老们抬起头,象面对无上神祇,用无比激动、无比敬畏的目光望向他们的

    圣主。

    ***    ***    ***    ***

    美国华盛郊外废弃工厂。

    正当风离染陷入重围形势危急之时,突然仓库外传来阵阵惨叫。十余名凤战

    士不知从哪里杀了出来,冲在最前面正是神凤冷傲霜,顿时杀得魔教高手溃不成

    军。中美关系紧张,魔教势力蠢蠢欲动,所以从落凤狱中脱困的凤战士没有回中

    国,而是直接赶赴美国,使得凤在美国的战力大增。

    正在围攻风离染的三人并没有忙乱,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留下圣手心魔纳

    兰梦与风离染缠斗,阿难陀、司徒空则返身杀了回去。两人武功虽高,但面对人

    数众多凤战士,根本毫无胜算。

    在魔教处于劣势之时,法老王武明轩率一众高手赶至,形势顿时又被逆转。

    正当凤危急之时,闻石雁竟然亲至。闻石雁是凤之中除天凤外的第一高手,

    凭一己之人再次扭转战局。

    此次战役,表面上是魔教伏击风离染,但两边都留了后手,精英尽出毫无保

    留。在凤占据上凤之时,魔教蚩尤大帝赶至战场,终于稳住战局。

    闻石雁虽在所有人中武功最高,但魔教人多势众,凤依然处于劣势。但不知

    为何,在战斗之中,蚩尤大帝神情有异,主动率领属下撤出战场。凤唯恐有诈,

    并没有追击。

    凤与魔教之间的一场惊天对决并未分出胜负便草草落下了帷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