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 第二部(66)
    豪乳老师刘艳·第二部·第六十六章·讨价还价

    2019-9-9

    许国庆年纪大了,而且又体弱多病,吃完饭呆了一会就早早睡下了,桂花嫂便让刘艳和马军到了自己屋子里,开了电视机让马军看电视,自己和刘艳在炕上聊天。桂花说自己好久都没去县城了,想改天到县城逛逛,刘艳说可以让桂花到时候住在自己家里,反正自己现在也一个人住。

    马军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里放的宰相刘罗锅,眼睛却不时的往床上瞟了过去,看到刘艳盘腿坐在床上,胸前那一对浑圆的巨乳把t恤撑得紧紧的,随着她身体前倾微微晃动着,两条修长美腿被包裹在牛仔裤中显得弹性十足,乌黑的秀发简单的盘在脑后,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脖子,说话的时候红润小嘴一张一合,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双眸顾盼生辉,散发着少妇的妩媚风情,和美艳时尚的刘艳一比,旁边的桂花嫂就显得有些土气了。

    果然还是自己表姐最迷人了,马军看着刘艳那妩媚动人的容颜,越发觉得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性感美艳的表姐,或许一开始马军只是被刘艳胸前一对超级巨乳所吸引,就像三中其他男生一样,只是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和刘艳发生关系,触碰到那两个硕大无比的乳房,可当他真正接触到刘艳后,却又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这个性感美艳的豪乳老师。

    如果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现在马军已经有了张丽,而且无论是李雯还是曹梦也都可以帮助马军发泄欲望,可是真正能够和马军进行心灵上的沟通的人只有一个刘艳,张丽虽然和马军发生了关系,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把马军当成了自己的学生,居高临下的进行管教,而曹梦和李雯如果不是因为马军的大鸡巴也不会和他保持往来,只有刘艳真正走进了马军的世界,认真倾听他的困惑和苦恼。

    这一点即便是马军的母亲宋萍也没有做到,或许宋萍对儿子的生活很关系,但马军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变化她却很少在意过,对于马军学习之外的任何活动她都是抱着反对的态度,让马军根本不敢和母亲去表露自己真正的心声,尤其是对于性的话题,在马军这个年龄对于性是十分好奇又是十分压抑的。

    因为和欧美国家不同,国内对于性的态度一直都比较保守,虽然身体已经完全成熟了,有了和异性发生关系的本能需求,但大部分学生却根本没有可能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只能通过手淫或者观看黄色录像来发泄,只有像苏建新那样的学生才有可能和异性发生关系,得到丰富的性经验,在和张丽发生关系之前,马军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以说是自从马军萌生了性意识之后,性苦闷和性压抑一直都伴随着他的生活,即便是张丽对于马军也是纵容了他,而很少会真正和马军平等的进行交流,而那天晚上在刘艳家中,马军本来以为刘艳会训斥自己,可没想到刘艳却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讨论起了性的话题,这对于马军来说完全是想象不到的事情,在他被灌输的观念中性是下流的,见不得光的,更是不能讨论的。

    可刘艳却告诉自己,他的生理需求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虽然学校的生理卫生教材的确是这么写的,可是却很少有人愿意这么耐心的和马军进行交流,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马军就对这个美艳性感的豪乳老师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渴望探索对方那神秘诱人的成熟身体,却更渴望了解对方紧闭的内心世界。

    在经历过一系列波折之后,马军对于刘艳的感觉变得更加复杂了,他同情刘艳一个人独守空房的寂寞无奈,也钦佩刘艳坚守底线的那一份忍耐,尤其在接触到李雯、曹梦和桂花嫂之后,更觉得的刘艳的坚持是那么的可贵,那么的与众不同,对于刘艳这样的女人来说,只要她愿意,马上就会有无数男人排队等着上她的床,就连三中的校长李建军不也垂涎刘艳的美色吗,只要刘艳点点头,马军相信自己这个表姐在三中的日子会过得好得多,可刘艳还是坚守着自己的原则。

    对这一点马军又爱又恨,如果刘艳是一个像李雯那样放荡的女人,或许早就不甘寂寞,和李建军或者冯昆勾搭成奸,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和刘艳保持现在的亲密关系,但正是因为刘艳太在乎自己的清白了,所以马军到现在也没能真正占有表姐那性感诱人的玉体,不过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马军觉得刘艳那迷人的肉体早晚都会被会自己给占领,当然前提是没有意外情况发生。

    桂花嫂余光扫到马军那毫不掩饰的痴迷眼神,心中暗笑这家伙还说自己和他表姐没什么事,看那样子就像一条盯着肉骨头的恶狗一样,恨不得扑上来咬刘艳两口了,不过这也能理解,刘艳的长相身材连桂花嫂自己都觉得羡慕不已,更不要说马军这样的懵懂少年了,看到电视上女人露大腿都会兴奋的勃起,更不要说天天面对刘艳这种性感美艳的少妇,马军要是能忍住那就见了鬼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看到眼前刘艳还在和自己侃侃而谈,桂花嫂有些感叹,以刘艳的条件嫁给许志鹏真的有些可惜了,许志鹏的确比他大哥出息多了,好歹也上了大学,只不过折腾了几年似乎也没有什么发展,本来在省城呆的好好的,非要跑回古县工作,现在又抛下妻子去南方打工,大半年都不回来,要是换成自己是刘艳,恐怕早就和其他男人上床了,想到自己被王树林诱骗的经历,桂花嫂又有些心酸,女人终究是弱者,大部分时候都要依靠一个男人,如果靠错了,这辈子就毁了,王树林虽然毁了自己的清白,可也的确帮了自己不少忙,要不然她一个人要伺候生病的公公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刘艳和桂花嫂聊了一会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嫂子,我今天出了点汗,想洗个澡。咱们这儿能洗澡吗?”她平时素来爱干净,每天晚上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而且今天天热又容易出汗,汗水粘在衣服上更觉得难受了,本来想凑合一晚上等明天回家再说,可偏偏下午睡觉时内裤又弄湿了,所以才想好好洗个澡,不然她根本睡不着。

    “洗澡啊,我平时都是在厨房里洗的,那有水池也有热水。”桂花嫂笑嘻嘻的说道,“你要想洗的话,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洗。”

    “厨房里怎么洗啊?”刘艳却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习惯,可是村里就是这种条件,她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想着就随便冲一下身子算了,回头看到马军还在看电视,便说道:“马军,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房间睡觉吧,别看电视了。”

    马军哦了一声却没动地方,桂花嫂笑着说道:“小孩子嘛,想看就让他多看一会,我先去厨房了,你一会过来吧。”说着便起身离开了东屋,大屁股一晃一晃的,马

    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

    等到桂花嫂离开后,刘艳走到马军旁边一脸严肃的说道:“你眼睛老实点,刚才你是不是在偷看桂花嫂?”

    “我没有啊。”马军楞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脸的说道,“艳姐,我其实是在看你。”

    刘艳却不相信,“别装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就不老实,老往桂花嫂胸口瞟,桂花嫂是不好意思说你,你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老干这种没出息的事情,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

    马军却一脸委屈的说道:“艳姐,我真的没有看桂花嫂,她又没你长得好看,我干嘛非看她啊,再说吃饭的时候她就坐在我对面,我总不能不抬头夹菜吧。”

    “说你一句,你有十句等着我。”刘艳轻轻拍了马军的脑袋一下,直接把电视给关了,“别看了,回屋里睡觉去。今天已经耽误一天了,明天回去把今天的学习都补上,听到没有?”

    马军不甘心的站起来,有些头疼,现在刘艳越来越习惯用张丽那一套来教训自己了,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商量好了,对着刘艳说道:“艳姐,要不你晚上和我一起睡吧,我一个人不习惯。”

    “那不可能。”刘艳很坚决的拒绝了马军的要求,马军又不是小孩子了,要是和他睡一个房间,桂花嫂肯定会怀疑的,再说她也知道马军所谓的睡觉肯定没那么简单,肯定又想和昨晚那样折腾自己。

    “那你陪我过去待一会。”马军也知道让刘艳陪自己睡觉不太现实,所以退而求其次降低了要求,“等我睡着了你再走。”

    “你当我是你妈啊,要不要再给你唱一首摇篮曲。”刘艳又气又笑,可看到马军那哀求的目光又心软了,跟着马军来到西屋,站在门口说道:“好了,你赶紧脱衣服上床,我看着你睡。”

    可马军却笑嘻嘻的看着刘艳说道:“艳姐,要不你也上来吧,这床可舒服了,你躺上来试试。”

    “你想得美,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刘艳脸色微红,知道马军没想好事,不过却坐在了床边说道,“好了,你躺上闭上眼睛,一会就睡着了。”

    马军把手放在刘艳的肩膀上一边摸着一边说道:“艳姐,我给你按摩一下吧,你今天坐车肯定挺累的。”

    刘艳瞥了马军一眼双手护在胸口笑吟吟的说道:“好啊,那你按吧。”

    马军说道:“你这样我怎么按啊。我还得给你按胳膊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刘艳白了马军一眼,“你就随便按按后背就行了,前面你就别惦记了,今天晚上你老实点。”

    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都被刘艳给猜透了,马军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却还不甘心的说道:“艳姐,就让我摸一下行吗,昨天晚上我不是都摸过了吗,摸一下我就睡觉。”马军就是想占点便宜,可刘艳越是不让他碰,他心里反而越痒痒。

    “那说好了,就摸一下啊。”刘艳犹豫了一下,才把手放了下来,露出了胸前那两座颤巍巍的巨乳,透过t恤的领口还能看到雪白的乳沟,看的马军直流口水,他伸手从刘艳腋下穿过,一手一个托住了刘艳的两个大肉球,那沉甸甸的感觉让他顿时兴奋起来,端在手里上下晃动着。

    “好了没有,不是就摸一下嘛。”刘艳却是眉头一皱,被马军晃得自己乳根有些疼,她乳房太大了,不能做剧烈运动,以前上学时候最发愁的就是上体育课,就算是穿着运动内衣,只要一跑起来,两个乳房就会不停晃动,拽的她乳肉生疼,当然旁边看热闹的男生看的是十分起劲,叹为观止。

    “在外面没感觉,要不我伸进去摸两下吧。”马军爱不释手的摸着两个热乎乎的肉团,可隔着t恤和乳罩总觉得不如直接抓着乳房过瘾,总有一种隔靴搔痒的感觉。

    “不行,你这是得寸进尺。”刘艳却挣脱了马军的手,站起身来语气坚定的说道,“好了,摸也让你摸了,你赶紧睡觉。我去洗澡了。”说完便扭身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