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仙绿妙语 > 仙绿妙语(05)
    【仙绿妙语】第五章:落语之殇(下)作者:晚来风凉2019年8月3日仙子峰,妙法门大师姐香闺。

    一缕幽香悄然而至。

    “那么林小姐,请吧!”

    丑老怪淫笑着挺了挺下身那根粗长阴茎,只见那茎身青筋盘桓,纵横交错的血管清晰可见,如条张牙舞爪的恶龙。

    而被掌心抹开的唾沫混合着龟头处溢出的精水,已将整个肉棒都沾染的淫湿不堪。

    心知丑老怪这是要故意羞辱自己,林轻语蹙了蹙清秀的黛眉,却也无甚办法。

    只得在男人淫笑注视下,她强忍心中不适,再次伸出葱白玉指握住丑老怪胯下那条肉龙,顿觉棒身又坚硬了几分,火热传遍手心。

    这般稍稍撸了片刻,林轻语屈身蹲将下去,美眸直勾勾盯着眼前跳动着的黑粗肉棒,也不知这位妙法门大师姐此刻想到了些什么。

    就这么盯了会儿,当丑老怪已经迫不及待深咽了口口水之时,就见林轻语美丽臻首微微向前,顿时一股腥臭扑鼻,她满脸厌恶,却还是将冰凉薄唇缓缓亲在了丑老怪那恶心至极的肉柱之上。

    “噢……”

    丑老怪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林轻语却是没有理会,此刻薄唇一旦亲了上去,便又沿着肉棒周身游走,湿热甜腻气息自小嘴深处吐将出来,如水唇瓣一一吻过棒身每一个褶皱之处,使得肉棒之上裹挟着的那些亮晶晶唾沫口水,竟又再次被她吸进口中。

    眼下林轻语吻的很是耐心,如瀑长发被丑老怪抚弄在手,丑老怪那张丑陋老脸显得陶醉极了。

    而仙子美眸落将之处,双唇便紧跟而至,不一会儿,就将丑老怪胯下肉棒吻了个遍。

    “嘿嘿,当真不愧是咱们妙法门万里挑一的大师姐,林小姐这一舔,可差点儿就把老奴魂都给舔没啦!”

    随着林轻语忽地伸出小巧香舌舔在丑老怪那青筋凸起的棒身之上,丑老怪爽不自禁发出这样一声感慨。

    而林轻语自然不予理会,当下时间仓促,她只想着快点儿让这狗奴才射将出来,好得知那人消息后与师弟会和下山,哪里还管的了其他?当下雪白赤裸身子栖身于丑老怪跨下,美丽小嘴卖力地又吸又舔,玉手撸动不停。

    平日里她极少这般用小嘴服侍丑老怪,一来她觉得恶心,二来她始终放不下尊严。

    试想妙法门的大师姐,在这仙子峰身份是如何的尊贵与威严?眼下竟背着所有师弟师妹,在自己的闺房里偷偷用嘴去吸舔一个下贱狗奴才的肉棒,这将是一种怎样的屈辱?可如今……她却又不得不这样做。

    越想越是悲凉,林轻语心如死灰,那娇嫩欲滴的柔软唇瓣却是没有停歇,不断轻柔吸舔棒身,如丝长发垂落脸颜。

    丑老怪伸手将那一缕发丝拨至肩侧,露出仙子那张俏美容颜。

    瞧着林轻语这般身份的仙子人物,此刻还不照样乖乖地蹲在他胯下为他吞精含屌?一股莫大的满足感袭来,丑老怪不由拍了拍仙子雪白如画的脸颜,坏笑道,“林小姐,不用再舔了,快点含吧!”

    林轻语闻言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那双美眸里似乎有些愠怒,但却也什么都没说。

    林轻语认命般低下头,重新将目光放在玉手握将在的这根又粗又长的肉棒上,棒身满是淫水唾液,她小嘴微微动了动,唇齿轻启开来。

    “唔……”

    林轻语张开小嘴将粗大的龟头含进口中,伸出柔软湿滑的香舌,舌尖轻轻扫过马眼,旋即就明显感觉到有一股精水淫液流进了口中。

    “对,就是这样……林小姐,噢……再含深点……”

    丑老怪享受地哼哼不停,糙黑大手抚摸着林轻语美丽脸颜。

    虽然今日操不到这位妙法门大师姐确实很是可惜,但若能这般享受到仙子这为数不多的口活的话,那也没啥可说的,丑老怪已然满足了。

    丑老怪这般淫言浪语,林轻语此刻非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依其言又将眼前肉棒含深少许,湿润的柔舌在含弄之下不断舔弄龟头棒身,臻首前后摆动,小嘴开始套弄起来。

    “噢噢……”

    丑老怪舒服极了。

    “嗯……”

    忽然,林轻语娇吟出声,原来是丑老怪在享受其口活之际,双手却又不老实起来。

    一手一个探入赤身裸体的仙子胸前,把玩着仙子胸前那饱满圆润的乳房。

    两团丰盈乳肉在糙黑大手的玩弄下,乳头愈发充血硬挺,却很快就被两根短粗手指使坏捏住,捏着那粉嫩鲜活的两粒蓓蕾又拉又拽,使得雪白饱涨的乳肉弹性十足,一时间乳浪滚滚。

    对此,林轻语除了蹙眉却并没有呵止,依然还在卖力吞吐,彷佛此刻她眼中就只有了这根粗大肉棒,只想着怎样才能让这根肉棒更加舒服,直到舒服地射在她口中。

    于是她越含越深,粗黑湿滑的棒身在她小嘴之中进出不停。

    她不断吸啜舔舐,生涩却也足以令丑老怪粗喘不已。

    可即便如此,含弄了许久,丑老怪依然还是丝毫未有射精迹象。

    而丑老怪使坏的脏兮脚趾却屡屡伸入林轻语蹲将着的娇躯之下,在仙子暴露的蜜穴口不住试探。

    林轻语忍不住呻吟出声,却突然吐出口中肉棒,湿淋淋棒身掺杂着淫液口津。

    她美眸怒瞪向丑老怪,丑老怪还以为她要发作,赶忙将作怪的脏脚抽回,却听林轻语质问道,“你为何还不射?”

    原来是这事儿?丑老怪松了口气,却也不禁好笑,心想这还能是为何?当然是林小姐您这口活尚还欠些火候呗!当然话却不能这么说,丑老怪摸了把仙子美乳,干笑道,“林小姐莫急,老奴这就快了!”

    “还需多久?”

    林轻语追问,玉手尚还在握住肉棒撸动,心里却在盘算着时间。

    想她如今这幅淫靡模样,倘到了约定时间,师弟见她不得,再像那夜找将过来的话,那可如何是好?一想至此,林轻语便心慌的有些摇摆不定了。

    丑老怪闻言倒是不以为意,假装为难道,“这……这可说不准!”

    见仙子又要动怒,他赶紧又道,“其实想让老奴快些儿射出来也并非难事,但得看林小姐的诚意如何。”

    “诚意?”

    林轻语蹙眉。

    丑老怪干脆坐到了方木桌前,不再掩饰内心的龌龊,嘿嘿淫笑道,“喏,若林小姐肯跪在这儿替老奴含弄,老奴必将不消片刻就丢盔弃甲,射它个爽快!”

    一席话,林轻语俏脸变色。

    “放肆!你这个狗奴才,莫要太过分!”

    林轻语冷声斥道,她雪颜含怒,美眸清冷。

    但即便如此,她的这声训斥却也没有吓住眼前的丑陋奴才。

    毕竟这位妙法门大师姐眼下都已经被这丑奴才给剥了个干净,浑身上下都被轻薄了个遍,甚至那薄唇嘴角、胸前乳肉乃至肥美小穴早已狼藉不堪,这声训斥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威严。

    丑老怪假装遗憾道,“那可真是可惜!不过眼看林小姐与韩公子约定的时间将至,如果老奴还是射不出来,林小姐又打算如何是好?”

    林轻语咬牙,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起杀心了,可理智却告诉她,她绝对不能这样做,不但是因为那个死穴,而且……“我知道了。”

    两相对峙之下,她忽然悲凉一声,声若蚊蝇。

    丑老怪见其就范,顿时露出喜色。

    随赶紧将双腿向两边张开,将那根挺拔的惊人肉棒毫无保留地对向慢慢靠近的林轻语美丽臻首。

    林轻语眸子里映着一汪清鸿,冰凉透着股悲色。

    待到雪颜抵近,唇瓣翕动之际,仙子终而缓缓跪在了丑老怪双腿之间,一双素白玉手搭上肉棒根部,美丽臻首徐徐向下探去。

    霎时间,高贵骄傲的妙法门大师姐这般折辱模样,如瀑青丝流淌在丑老怪视野里,这般跪坐之姿,一袭美背毫无保留映入眼帘,特别是那挺翘而起的雪白臀肉,无不让丑老怪性奋不已。

    “噢……好舒服……”

    当林轻语深埋在胯间的臻首,小嘴将肉棒极深地含进口中之时,丑老怪忍不住发出这声极为舒爽的呻吟。

    眼下林轻语好似已经放弃了一切尊严与矜持,香闺里不断响起吸啜肉棒之声。

    仙子诱人小嘴含住肉棒不住吞舔吐纳,曼妙香躯几乎都挨在了丑老怪胯间,使得饱满雪乳全然挤在棒身之下的卵蛋之上,而口水淫液顺着仙子唇角滴落在这两团变了形的乳肉之上。

    一滴又一滴,胸乳起伏不定,狼藉泥泞。

    “深点……再深点……”

    在这般精神与肉体双重刺激之下,丑老怪终而渐渐喘息起来,全身紧绷,胯下肉棒更是充血变得愈发粗长坚硬。

    林轻语自然也感觉到了,知丑老怪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心中不禁松了口气,嘴上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反而更加卖力吞吐,啪叽啪叽声不绝于耳。

    只是令她有些不耻的是,她这般作贱自己,跪坐于地吞吐一个丑陋下人的肉棒,胸乳处与下体蜜穴里竟却也来了感觉,以至于其不知不觉间竟已扭动起胸前乳肉,令发胀到难堪的乳头不住与丑老怪的卵蛋厮磨,而小穴里则更是淫水泛滥,难过到了极点。

    “噢……老奴要射了……全都射在林小姐的嘴里……”

    丑老怪嘶吼一声,或许感到这口活还是差了那么一些,当即伸手扶住林轻语的臻首,也不管仙子愿不愿意,便挺起肉棒将其小嘴当成了蜜穴抽插起来。

    “呜!!”

    林轻语顿时睁大双眸,粗长肉棒次次直抵喉咙深处,她想要挣脱开来,却浑身都没了力气,只得被动地被丑老怪紧紧箍住臻首,肉棒抽插不停。

    “嗯嗯呜呜……呜呜呜呜……”

    林轻语不断发出含煳呻吟,却是紧紧闭上美眸,感受着火热肉棒霸道而放肆地在她深喉之中贯进贯出,棒身沾满了她口中香津,香艳淫靡极了。

    忽然,她竟鬼使神差地将双素白玉手从丑老怪的肉棒底端抽离,转而淫乱地落在自己胸前,渴望而难受地狠狠揉弄起自己那对发胀美乳,捏揉乳头,指尖似是要掐入雪白的乳肉之中。

    香闺内,丑老怪已经到了喷发边缘,而林轻语亦是浑身燥热,难受至极。

    “射了……”

    最后关头,丑老怪大吼一声,索性站起身来,将林轻语跪着的瘫软娇躯扶住,狠狠抽插仙子小嘴儿数十下,正临喷射之际,而林轻语的修长玉指也已经悄悄伸至自己美腿之间,神识迷离之际差点儿就当着丑老怪的面来了个淫乱自渎……然而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林轻语顿时吓得睁开美眸,彻底清醒开来,心道糟糕,自己刚才一时失了神,竟没有感应到有人来了!而这气息……是师弟!林轻语雪颜倏地惨白。

    她赶忙推开兀自沉浸在即将射精快感中的丑老怪,发红充血的龟头“啵”

    的一声被从她口中推离,她慌乱间擦了擦淫水满布的唇角道,“你快藏起来!”

    丑老怪万万想不到,竟又是这种关键时候被突发事况打断,自然是又气又怒,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惊道,“是韩公子来了?”

    正要转身去藏,却又无奈苦笑道,“不行,来不及了!”

    只听屋外一阵快速脚步声后,旋即响起韩易的敲门声,“师姐?你收拾妥当没有?我可要进来了!”……韩易自妙香居归来后,心无旁骛很快就收拾好了下山的包裹。

    他早早来到殿前等候,可等到这约定时间都已过去了半炷香时间,师姐她人却还是迟迟未至,他不禁有些着急,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

    想着师父如今已将师姐许配给了自己,那他韩易自然也就成了那可以出入师姐香闺之人了吧?想至此,他便径直快步来到师姐香闺房门前,本想突袭而入给师姐一个惊喜,可这般贸然进入终还是有失礼数,这才敲了敲门道,“师姐?你收拾妥当没有?我可要进来了!”

    细听之下,屋内并无声响,他心道奇怪,却也没作他想,直接就推门而入。

    可就在这时,忽听香闺内传来一阵仓促动静,旋即是林轻语的惊呼声,“师弟不可!”

    然而已是来不及,韩易早已推门而入,一眼就瞧见了全身赤裸的林轻语惊呼之下狼狈躲到了屏风之后。

    如此香艳一幕,可不光是那晚澡桶里半露未露的美乳这么简单,今次可是连师姐整个雪白酮体都被他给窥了个尽。

    香闺门口,韩易登时傻了,直到林轻语羞恼道,“你……快出去!我正在换衣服!”

    这才反应过来,韩易霎时间脸庞通红,没成想竟撞到了这尴尬一幕,赶紧转身逃了出去,这才歉声道,“师姐,对不住!我不知你……”

    “我没怪你,是我自己疏忽大意了。”

    香闺内旋即传来师姐这轻柔之声。

    见师姐依然没有怪责,韩易如吃了蜜,脑海里却不断浮现出尚才师姐胸前那对饱满酥乳,以及美腿之间那含苞待放的若隐若现沟壑。

    但因事出突然,且一晃而过,韩易其实并未发现,在林轻语那两团丰盈的乳肉之上,却还沾染着许多口水淫液,甚至是泛红指痕。

    越想越是心头火热,他赶忙摇了摇脑袋,心想非礼勿视,韩易啊韩易,师姐都是要成你娘子的人了,你又怎可急于这一时,更是生起这般色心?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从刚才那香艳一幕里冷静下来,他随抱剑待于屋外,朗声道,“既如此,那师弟便在屋外相候就是了。”

    此话刚出,没想到身后香闺内顿时就传来林轻语的急声,“别……”

    可刚吐出一个字,却生生止住。

    “师姐?”

    韩易轻声询问,见没回应,虽感奇怪,却再也不敢进屋去了。

    而此刻大师姐香闺内,屏风之后,林轻语素手使劲捂住小嘴,这才没让口中呻吟传了出去。

    她转而怒瞪不知何时已贴身上来、全身赤裸的丑老怪,将他作怪的糙黑大手从乳房之上打开,压低声音怒道,“狗奴才,你做什么!”

    手机看片:LSJVOD.COM丑老怪嘿嘿笑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继续刚才的春宵一刻了!”

    林轻语惊道,“你疯了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胡来?你不要命了?”

    话毕作势就要穿起衣裙接着道,“我去引开师弟,你快点离开这里!”

    不料却被丑老怪从身后死死抱住,黝黑佝偻的年迈身躯犹如八爪鱼般贴覆在林轻语雪白酮体之上,下身肉棒更是死死顶在仙子美腿之间来回捣动,丑老怪粗喘口吐不清道,“哼,这韩公子每次来的可真是时候!但事不过三,老奴这次在射出之前,是说什么也不会再走了!”

    林轻语顿时心慌意乱,生怕师弟会随时闯进屋来,竟软下了声音哀求道,“你……别胡来啊!”

    丑老怪大手已伸至林轻语胸前,揉弄起仙子柔软乳房,更是将肉棒抵在仙子湿淋淋的阴户上来回摩擦,淫笑道,“原来林小姐也有害怕的时候!哈哈,看来老奴是赌对了!”

    林轻语满面潮红,咬唇不语。

    刚才,她承认确实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杀心,可是……一想到十六年前的那个雨夜,她竟还是心软了。

    “林小姐,要么您现在就杀了我,要么老奴这就去把韩公子叫进来,让他瞧一瞧您现在这淫乱模样……”

    说着,丑老怪将肉棒抵在美穴蜜缝之中抵死摩擦,一张干裂大嘴已经从背后吻上了林轻语皙白的颈项。

    “别说了……”

    林轻语心生恐惧,呻吟低语。

    要害已被牢牢抓在手里,丑老怪丑陋老脸露出自信笑意,他将林轻语翻转身来,粗鲁往胯间按将下去道,“来吧,快帮老奴接着含弄!老奴马上就要射了!”

    粗黑肉棒抵在林轻语唇瓣之上,但林轻语却始终紧闭双唇,挣扎着不让肉棒插入小嘴之中。

    丑老怪见此道,“林小姐难不成忘了,这掩息之术那可是老奴的看家本事,你莫不是在担心你我在此淫乱,韩公子会发现吧?”

    “反倒是林小姐若一直这般犹豫不决,才更容易被发现不是吗?”

    丑老怪淫笑。

    林轻语不作言语,美眸微微上移瞥了丑老怪一眼,睫毛轻颤,双唇却是松了开来。

    丑老怪得意一笑,趁势赶紧将肉棒插入林轻语小嘴。

    一经插入,丑老怪顿感舒爽不已,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使得林轻语小嘴之中更加紧湿不已,他挺了挺下身,示意林轻语开始含弄。

    林轻语蹙紧黛眉,虽万般不愿,却还是不得不伸出香舌,舔舐吞吐棒身。

    此刻韩易就在屋外相候,甚至于那来回踱步声都清晰在耳,这般异样刺激,丑老怪很快就又有了射意。

    怕就这样射出来便宜了眼前仙子,随抽出湿淋淋跳动着的火热肉棒,淫靡地将其拍打在林轻语雪颜之上,一下又一下,淫湿棒身极尽抹过其脸颜、琼鼻、眉眼,将林轻语整张俏脸都抹的水迹斑斑。

    对此,林轻语只是紧闭双眸,脏污的雪颜泛起潮红之色,娇躯颤抖不停,却是任其施为。

    只是肉棒每拍过仙子唇瓣,林轻语便会识趣地将肉棒重新纳入口中,一番吞吐后再由丑老怪拔出,将淫水口津涂抹在她雪颜之上。

    这般含弄片刻后,丑老怪忽然道,“转过身去。”

    林轻语还未反应过来,雪白酮体已被丑老怪摆布的扶住屏风后的澡桶,只觉一根巨物自臀后抵在了花穴之上,她顿时小声惊呼道,“你……”

    话刚出口,却被丑老怪勐然向前一顶,霎时肉棒尽根而入,粗黑肉棒全然插进了林轻语淫水泛滥的花穴之中。

    “啊……”

    林轻语忍不住呻吟出声,想到什么,却立刻就捂住嘴巴。

    很快,屋外传来韩易的声音,“师姐,你怎么了?”

    林轻语不敢回话,只顾紧紧捂住嘴。

    此刻丑老怪正抱着她雪白的身子于身后急刺,只插的她胸前乳浪滚滚,青丝飘摇,穴口阴唇翻飞。

    抽插之间,丑老怪虽刻意不撞到她的臀肉,但肉棒快速进出不停,依然带出阵阵噗嗤的水声。

    想着这韩公子正在屋外等候,如此大好良机,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岂不好好利用一下?“林小姐,老奴肏的您舒服么?”

    丑老怪随伏在林轻语美背上,双手伸入仙子身下胸前,一边狠狠揉弄那跳动的乳房,一边加快抽插速度,淫笑问道。

    妄图进一步羞辱眼前仙子。

    “嗯嗯啊啊……”

    林轻语美眸愈发迷离,却只顾细声呻吟,碎小呻吟声极尽压低,响起在大师姐香闺之内。

    见林轻语依然在压着情欲不作回答,丑老怪冷笑,抽插之间却也不再遮遮掩掩,转而次次直捣林轻语花心,肚皮撞击臀肉声开始响亮起来。

    “啪啪啪……”

    林轻语顿时吓得花颜失色,摇头道,“不要……轻点啊……”

    “那请林小姐说说,老奴肏的您舒不舒服?”

    丑老怪恶笑。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可除了这细小呻吟,林轻语依然不语。

    “啧啧,林小姐可当真能忍!”

    丑老怪嘲弄道。

    说着,丑老怪再度狠命抽插,糙黑大手狠狠揪住仙子硬挺的粉嫩乳头向下拉扯,只干的林轻语扶住澡桶的手都几乎要搭不住了,一双紧致细长的美腿在轻微打颤。

    “啪!”

    突然,丑老怪自胸前乳房抽回手,狠肏之际,一巴掌勐然拍在了林轻语那挺翘翻涌的臀肉上,顿时臀肉上留下了一道泛红掌印。

    这一声实在太过响亮,拍出之后,两人俱是全都停止了动作。

    林轻语仰起秀颈闷声呻吟一声,却立刻捂住嘴巴,全身僵硬,大气也不敢出,听着屋外动静。

    须臾,屋外除了风声阵阵,依然平静无波。

    林轻语松了口气,正要呵斥身后的下贱奴才,却又是一声撩人心魄的轻哼,原来是丑老怪再度挺动下身,在她臀后由慢至快抽插起来。

    “嗯嗯……”

    她呻吟不停,丑老怪恶笑道,“怎么样林小姐,这样的肏法是不是更舒服?”

    “啊啊啊啊……”

    林轻语低头不语。

    “不说?”

    丑老怪转而又将揉弄臀肉的大手抬起,作势又要拍打下去,林轻语余光瞥见,赶忙呻吟声道,“你……别打了……我说……嗯嗯……”

    在丑老怪的期待之下,林轻语咬唇屈辱呻吟,“舒……舒服……”

    丑老怪恶笑更甚,终于亲耳听见了眼前仙子说出这般淫靡的话,他继续死命抽插,复问道,“怎么个舒服法?”

    臻首埋在臂弯里,雪颜被一头青丝遮掩,看不清林轻语此刻表情,只见她在犹豫片刻,娇羞呻吟道,“插的好深……好热……好舒服……”

    “再用力……快点……肏我啊……”

    丑老怪彻底满足了。

    “啪啪啪……”

    仙子花穴内蜜液流淌,穴口已然白沫横飞。

    “噢……林小姐……老奴这就肏死你!”

    丑老怪喘息,扶住林轻语翘臀,加大力道抽插,作起最后冲刺。

    丑老怪探下腰去,干裂大嘴与林轻语吻将一处,仙子被肏得已然情动迷离,主动递上香舌,两舌抵死缠绵。

    “呜呜嗯嗯……”

    感受着仙子花穴从未有过的收缩紧致,其内蜜液更是流淌泛滥,不住浇淋在龟头之上,只爽的丑老怪没能坚持几下便立刻就射了出来。

    “射了!”

    丑老怪压低声音,将肉棒死死抵入林轻语花穴最深处,一边揉弄仙子身下饱涨的乳房,一边将一汩汩浓稠滚烫的精液悉数全都射进了林轻语身体里。

    “嗯啊啊啊……”

    林轻语捂住的嘴间发出极小呻吟,没想到竟也来了个高潮。

    两人喘息片刻,丑老怪这才满足地拔出肉棒,匆忙穿衣提裤去了。

    林轻语却依然还在娇喘不已,脸色潮红,身体慵懒无力地伏在澡桶前,腿间一股乳白精液自穴口流淌而出。

    她突然感到很是绝望,想她如今这个样子,哪里还有颜面做师弟的娘子?“别走啊……”

    见丑老怪欲翻窗而走,她回过神来,急忙喊住。

    丑老怪拍了拍脑袋,笑道,“瞧老奴这记性!几至于忘了正事!”

    “快说……”

    林轻语挣扎起身。

    “是。”

    丑老怪正色道,“眼下老奴虽还不敢万分确定,但那人大概就是唐风年没跑儿了。”

    “果真是他?”

    林轻语喃喃。

    丑老怪点头道,“没错,十六年前害你家破人亡之人,正是这唐风年!”

    林轻语脸色阴晴不定。

    “他人现于何处?”

    她复又开口问道。

    丑老怪闻言悄悄掀开窗户一角,见屋外等候的韩易浑若未觉,这才开口道,“此人行踪飘忽不定,但盛传近来似乎就藏于这仙子峰上。老奴正在查探,想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我知道了。”

    林轻语慵懒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丑老怪可以走了。

    “林小姐……”

    可丑老怪却欲言又止。

    “嗯?”

    丑老怪面色古怪道,“听说神剑阁那位又要来了?”

    林轻语瞥了他一眼,“是。”

    丑老怪闻言丑陋脸庞划过一丝阴狠,双拳悄悄攥紧,却是道,“老奴告退。”……待到丑老怪翻过窗台消失不见,林轻语这才不紧不慢作了一番简单洗漱,换上一袭白衣白裙,霎时间又变得盛气凌人,仙子之姿倾动万绝。

    她抬眸看了看半空,忽将素手一收,就见空气里突然有一块碧色玉环落入手中,几乎同时,四周肉眼不可见的结界如潮水般退去。

    原来就在刚才被丑老怪插入之时,她生怕自己呻吟声为屋外的师弟听见,随用师父所赠这件初阶法器设下了这一结界。

    没想到第一次使用这件法器,却是用在了这里,修长玉指紧紧捏住玉环,林轻语心思复杂。

    “师弟。”

    不多时,穿戴整齐的妙法门大师姐走出房门,冲早已等的心急火燎的韩易轻唤一声。

    “哇师姐,你可总算出来啦!”

    韩易在见到林轻语后,顿时心情大好,当下什么抱怨也没了。

    林轻语却是心中有愧,撒谎道,“这是我们第一次下山,我多准备了些东西,所以多耽误了些时间。”

    韩易一听不由笑道,“师姐可真会说笑,我见你两手空空,哪有准备什么东西?”

    “傻瓜,我们修仙之人收纳物品自有吞天吐地的特殊法器,哪会像你这般,背着这么一大份包裹,岂不白修了这么多年的仙?”

    林轻语浅笑。

    韩易撇嘴道,“我知你说的是那乾坤袋,可那玩意儿可是价值连城着呢,我又怎么可能会有!”

    却见林轻语素手一招,一巴掌大小的储物袋顿即落入手中,她温柔一笑,将之放入韩易手中道,“送你了。”

    “不是吧?乾坤袋!?”

    韩易张大嘴巴,又惊又喜,反复翻看手中储物袋,确定这就是那传说中的乾坤袋后,却又不满起来,哭丧着脸道,“师父这也太偏心了吧!”……从林轻语香闺内出来,丑老怪一路疾行,待到了偏僻处,见左右无人,这才放缓脚步。

    “奇怪,最近这仙子峰是越来越诡异了,难道是当年的禁制出现了松动?”

    “还有那赵妙儿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神剑阁如此千盯万防?”

    丑老怪正思索间,却忽觉一阵馥郁香气扑鼻,他吃惊之下,赶紧把眼瞧去,登时吓了一跳。

    “老奴见过赵姑娘!”

    等瞧见前方之人,丑老怪赶紧俯身恭敬道。

    只见山崖前,一道曼妙身影拦住了去路,此人正是妙法门门主赵姑娘。

    被赵姑娘一双狭长的美眸盯着,丑老怪心中不禁打起了鼓。

    悄悄抬眼偷看一眼,只见今天赵姑娘打扮的格外美丽。

    一头青丝翩飞于乱风之中,绝美脸颜好似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浮凸有致的身段俏立于崖前,明明是风情万种却又透着股难以言喻的冷漠,丑老怪咽了口唾沫。

    “怎么,听你话中之意,你想知道本姑娘是谁?”

    赵姑娘忽然似笑非笑道。

    丑老怪顿时大惊失色,心道糟糕,刚才他的自言自语被赵姑娘听见了?却是装傻充愣道,“老奴不知赵姑娘在说什……”

    “你不必装傻。”

    赵姑娘娇声打断,笑意更甚,可丑老怪却是感到了漫天的冰寒冷意。

    “说吧,你跟林轻语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赵姑娘美眸骤然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