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NTR之天使折翼 > NTR之天使折翼(08)
    NTR之天使折翼(八)目睹2019-8-3“真的是太巧了,沉萱,我早就是这家公司的VIP客户之一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也加入了这家公司!”青年身材健美,穿着一件黑色体恤衫,肌肉发达鼓胀:“还有高寒……好久不见啊。”高寒真不知自己该作何表情。

    程颢,高寒和沉萱的大学同学,从大一上半学期军训时便对沉萱一见锺情,然后展开了持续四年不断的追求之路。他明知道沉萱已有男友。这倒也不奇怪,毕竟他是一名能在京城坐享别墅的富二代公子哥,硬抢一个女孩,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可惜,他在沉萱这里遭遇了滑铁卢。但谁能想到,风水轮流转,沉萱竟好巧不巧加入了堕天使公司,而他程颢,偏偏是这家公司的老主顾了呢?

    “程颢……”沉萱出神地说道:“你是……所以你是专门……选上我的?”程颢故意朝高寒看了一眼,微笑着,向沉萱做出绅士礼道:“美丽的沉萱小姐,请问你愿意在未来的30天里,成为我的女人吗?”高寒就站在门口,脸色发青,但耻于承认的是,他的心脏却顿感一种强烈的酸爽。

    沉萱看向高寒,脸上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然后她看向程颢,似是鼓足了所有的力气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手臂,将芊芊玉手送到了程颢掌中。

    “谢谢,沉萱。”程颢满足地笑着,攥着沉萱肤若凝脂的柔荑,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抚着:“那么高寒,拽上箱子,咱们一起进屋吧?”……程颢的这栋别墅,规模自然是极大的,他的父母常年在上海经商,却在北京为他买了这么一栋华丽的栖身之所。据他介绍,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两层,而且大学这四年来经他不断装修,早就被赋予了一些非常独特的功能……他牵着沉萱的手,带着高寒坐上电梯直达三层。

    “未来30天里,沉萱就住在我的房间里了,看到那边的那扇门了吗,那本来是一个多馀的空房,现在交给你住了,高寒。”别墅第三层中,除了程颢的卧室占了最大的面积,以及楼梯设施外,还有一个小客厅,以及另一间卧室,甚至更多的房间。可以说,哪怕把这第三层单拎出来,也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大平层公寓来住了。

    程颢自己的卧室佔据了一片非常庞大的面积,单看那两扇橡木大门,便知道里面肯定自成一片天地。但此时大门紧闭,三人只是在走廊前驻足,程颢向小客厅方向挑了挑下巴:“我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晚餐,日式料理,所以不用怕凉了,咱们边吃边聊吧?”高寒看向门廊上的钟錶:“六点十分……”程颢向他深深一笑:“还有大约两个小时,对吧?”沉萱眨着眼睛,呼吸并不算顺畅。

    ……其实,也就是几个月没见而已。

    程颢身高180,是校游泳队的健将,高寒曾不止一次见过他健美的身材。大学四年,这个花花公子至少公开交往了十六名女生,而且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种马,何况还是富二代,甚至一度还有双飞的传言流出。

    至于对沉萱的追求,他倒还算绅士,并没有採取任何校霸式的行为。但这四年来,高寒始终视他如鲠在喉,毕竟谁也不愿意有个臭牛皮糖成天黏在自己女友身后。何况这牛皮糖还是个开着法拉利的富二代,说实在的,高寒一度成天生活在惶恐之中。

    谁也没想到,他今天竟在这种场合下与程颢再见了。

    他的心脏无比酸楚,全身彷佛被电流通过。

    ……晚餐进行时,美味的日式料理,但高寒和沉萱完全没有食欲可言。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说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高寒擦完了嘴,慢悠悠地说道:“我就是被你激发出的淫妻心理。当时每天都幻想着沉萱被你抢夺了过去,然后这种心理日益加深,我不再只满足于单纯的淫妻:换妻,乃至献妻,我幻想沉萱堕落,自己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绿奴。所以我们加入了堕天使,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是你,拍下了沉萱的第一份契约。”“然后沉萱,你同意了他的决定?”程颢笑吟吟着,表情意味深长。

    “嗯……”沉萱用纸巾擦着嘴唇:“我同意了。”她显然不想做出更多解释。

    “真让我羡慕啊,能有这样一个愿意满足自己这种欲望的女友……”程颢吃饱了三文鱼,笑得开心:“高寒,你放心,我不会真的拥有沉萱,她还是你的,所以我也不会真的太委屈你……我记得,你现在戴着节欲环,射不了精对吧?”他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优盘似的遥控器:“公司给你们的合约里,说的是‘未经允许,禁止你如何如何’。感谢我吧,高寒,我现在正好掌握着‘是否允许你’的全力。未来这30天里,只要你能老老实实地表现出一个绿奴该有的样子……”他忽然按了一个按钮,骤然间,高寒只感到似有一股电流通过下体,一股浓稠的白浆瞬间便将喷涌而出!

    “啊……!”但偏偏就在此时,射精过程戛然而止——程颢的手指从按钮上鬆开了。

    “看到了吧。”他看着高寒喘息不已的样子,和正在关怀男友的沉萱,说道:“只要我按下开关,你直接就能在任何条件下射精……怎么样,刚才射没射出点儿来?”甚至不用提醒,高寒慌乱地解着裤腰带,然后才想起拉开西裤拉链,只见内裤上湿了好大一片,已经被精液污染了。

    “射出来了……一点……”高寒仍在喘息着:“我还能射更多……”“当然更多了……”沉萱在旁看着,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签署合同前后,你起码憋了整整五个月了,而且这三个月来还吃了那么多补品……”程颢忽然看向牆上的时钟:“七点钟了,准备准备也就差不多了,我们进入正题吧。”是的,契约正式生效于八点整,但在这之前,契约人的要求当然也不会被拒绝。

    程颢自称已经洗过澡了,高寒和沉萱在从公司出发前,也都专门刚洗过一次澡。但沉萱仍希望能再洗一个澡,程颢表示同意,并要求沉萱洗完澡后,从她箱取出一件漂亮的衣服和鞋子穿上,再出来见他们。

    沉萱点头表示同意,红着脸,拖着她的箱子,走进了程颢的主卧套房。

    “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望着女友的身影消失在橡木大门后,高寒轻声说道:“她昨晚去了趟楼下的情趣商店。”程颢倒了一杯茶水,递给高寒:“我不会对你们客气的。”高寒默默接过水杯。

    一饮而尽,罢了,说道:“不用客气,我说过了,我的绿奴心理,还有现在这份从淫妻一路进化来的献妻心理,都是因为你。”于是两人姑且沉默了下来。

    这间位于别墅第三层的小客厅,佈局很好,它处在一个角落中,守着旁边的落地窗,只有十几平米空间,和一个普通卧室相当。它的地面铺着厚实的毯子,两张长沙发,一张茶几桌,吃完的日式料理盒已被扔进垃圾桶中,落地台灯散发着暖意的光芒。

    程颢摸了摸下巴:“你确定,是献妻心理。”“我确定。”时针滴答滴答走着,向着七点三十分而去。高寒服用了今晚的保健品,并按照要求双倍服用,他将自己的行李搬进了卧室中,那是一间总面积约二十平米的卧室,自带独立卫浴。

    “所以我说了,程颢,你不用对我客气,也不用对沉萱客气。”依然坐在茶几桌前,高寒默默透露着心声:“三个月了,我已经认清了自己的绿奴心理,沉萱也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对将来会发生的事情,都做出了最基本的心理准备。等一会儿沉萱洗完澡出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也是我希望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小小的一间客厅里,一名男子西服衬衫,一名男子体恤短裤,恰是两种打扮。

    客厅不像客厅,更像是一个单纯的私密的角落,被转角的牆壁、屏风和花卉遮掩,仅有一张茶几,两张沙发而已。

    程颢撇了撇嘴:“我也是一直把沉萱当作女神的啊……”安静的房间里,时针继续滴答地走着,很快便正式到了七点半钟。旁边的窗帘被拉上了,落地窗被遮掩,于是这片小小的空间更显私密,空调温度也被定在了最适宜的位置。

    高寒弯腰,伸出拖鞋,将袜子脱了下来。

    “沉萱再慢也该洗完了。”程颢慵懒地靠着沙发背:“知道吗,我订婚了。”“就是潇洒日子快结束了呗?”“这就是富二代们的苦恼啊。”程颢看表,七点四十分了:“沉萱确实有点慢了,她会守时吧?”“多给女孩一点时间,你不是还让她新换一套衣鞋吗?”近半小时以来,高寒第一次笑了。

    接下来便是一阵漫长的沉默,小小的私密区域里,落地台灯的光芒洒落窗帘之上。远处的钟錶不紧不慢地走着,时针一点点向着八点挪移,沙发上并肩而坐的两位男子,看似十分耐心,但飘忽的眼神仍暴露了他们纷乱的内心。

    差五分八点了。

    半敞着的主卧套房门口,响起一阵高跟鞋声。

    那是一双8釐米高的细跟水晶凉鞋,配着两只肤若凝脂的香足,十颗豆蔻般的脚趾上涂着亮晶晶的浅红色趾甲油。

    一条紫色真丝吊带睡裙,两条曲线柔和的香嫩美腿,胸部被遮得严实,但难掩两粒凸起。两条藕臂伴随步伐自如摆动,两只芊芊柔荑荡在裙边,乌黑的长髮飘散在雪白的肩膀之后,带着沐浴后的芬芳和干爽。

    沉萱步态优雅地走到了沙发旁。

    “让你们久等了。”她微微颔首,不敢看向现场任何一位男性,俏脸嫩红:“时间快到了吧?”早在沉萱出现那一刹那,高寒便正襟危坐了起来。

    程颢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盯向沉萱,拼尽全力,才让目光挪开了一些:“啊……还有三两分钟。”高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感到心脏酸爽得催人性命。

    沉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轻轻地说道:“所以,这就开始了是吧。”……开始了。

    契约正式开始生效。

    契约人程颢,开始进入角色。

    参与者更深刻明白自己的角色定位。

    ……“那么从现在起,你们两个人,都必须称我为主人,听到了吗?”“是,主人。”此时,在沙发一端,得到命令之后,高寒脱掉了自己全身的衣物,阴茎高昂而立。

    此时,在沙发的另一端,程颢正轻轻抚摸着怀中的沉萱,隔着紫色真丝睡衣单薄的布料,轻轻抚摸她的胸部。他的力道十分轻柔,细心体会沉萱乳房的绵软,不时伏身轻吻她修长细腻的鹅颈,手掌顺着大腿根一路摸向高跟凉鞋。

    他亲吻沉萱的足背的脚趾,舌头伸到脚趾缝之间,甚至能碰到鞋面。

    睡裙的裙摆很快便被掀起至小腹一带,沉萱并没有穿内裤,剃毛的阴唇尽显无遗。她的右腿被架到了沙发背上,阴部大敞四开,正好朝向沙发的另一端,高寒的视线。

    程颢若想观察沉萱的阴唇,很容易,稍微坐直一点,斜一下脑袋,向下看去即可。但他暂时没有碰触那里,只是欣赏着,主要精力放在亲吻沉萱的足背脚趾,以及隔着睡衣抚摸乳房上。

    倒是沉萱躺在程颢怀里,目光迷离,目光正好朝向高寒那里,首先有些受不住了。

    “主人……我下麵痒……”程颢闻言,笑吟吟将沉萱的腿分得更开了些:“告诉我,萱萱,你是自己把阴毛剃掉的吗?”

    “嗯……不是,是同事……”“同事?男的还是女的?”“女同事……嗯……一个挺漂亮的美人。”程颢的兴趣明显集中于熟悉沉萱的身体,明显喜欢亲吻她的脚背脚趾,他让沉萱坐到了沙发端部,最终到底将她的高跟鞋取下来了,但早在那之前,也亦隔着这双水晶吊带凉鞋吻了许久。取下之后,他便将沉萱的美足攥在手中,幅度更大地亲吻起来,尤其包括了亲吻她柔软的脚心。

    “……高寒,过来帮一下忙。”高寒于是起身,在程颢的命令下,攥住沉萱的一只脚踝,令她将腿分开,然后程颢顺着另一条腿的脚踝,一路吻到了大腿的根部。

    然后是另一条腿,脚心脚趾脚背,顺着脚踝延伸至小腿,最后一路亲吻到大腿根部。

    沉萱的裙摆被掀至腰部,整个翘臀都露在外面,剃毛的阴部狼藉不已,早就被刺激得氾滥了。但偏偏程颢不去理会那里,等将她的两只香甜可口的玉足都吻得水光莹莹后,忽然冷不丁地看向了高寒。

    “你有像现在这样欣赏过你女友的脚吗?”二十分钟了。

    不知不觉间,程颢已经玩耍了二十分钟。

    高寒站在沙发旁,攥着沉萱的一只脚踝,抬着她的一条腿。那一只羊脂白玉般的美足的确近在咫尺,并且沾满着一个男人的唾液,高寒甚至能闻到那股腥臭的气味。

    “……没有。”“想射精吗?”“……想。”听完这句话后,程颢满意地点了点头,令他放下了沉萱的腿。

    “渴死我了,给我倒杯水去。”高寒点头应声,然后便向楼下走去。

    硬邦邦的阴茎在胯下一颤一颤地甩着,因为刚才发生的一切兴奋不已。高寒全身心欢呼雀跃着,顺着楼梯一直走到一层,厨房那里有一台饮水机。他看到机器旁边放着一次性纸杯,便取出一只接了满满一杯,然后返回楼上。

    真是太爽了。

    他让他脱光衣服,并让沉萱坐到他的怀里,把玩她的高跟足。

    高寒已经向女友坦白了自己的恋足癖,今天晚上,则首先向过去的情敌坦白了自己的献妻心理,并主动降格为绿奴。他快被这种不断作贱自己的行为酥爽死了,他真的奉献了自己的妻子,他现在还在上楼给他们递水。

    别墅的三层,他刚走上回来,便远远听到小客厅那里的异样声音。

    他在绕过屏风的同时说道:“水来了。”沙发前的一幕,让他的心脏狠狠一跳。

    沉萱偎依在程颢的怀里,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着,伸着粉嫩的舌尖,正跟程颢的舌头轻轻接触在一起。

    “啊……”“别动。”程颢牵着沉萱的手,轻抚着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理会高寒后,稍微往前凑了一些,舌头更加深入地探进沉萱的口中。

    “唔悟……”沉萱的手臂和大腿均紧绷着,目光散乱,最后选择了闭眼无视。待高寒将水杯放上茶几时,他们两人就像热恋中的情人般亲密拥吻着。只是任谁都能看出,沉萱不过是个情窦初开的菜鸟,而程颢则是经验丰富的接吻冠军,正不断主动引导并深入吸吮沉萱的口舌。

    两人吻着,吻着,高寒注意到,沉萱的鞋子均已被脱下,肤若凝脂的左脚正在地毯上踮着脚尖。那是一只当真宛若美玉般的美足,足背上唯一可见,便是羊脂般的细腻洁白。翘起着的脚心泛着红润的血色,与脚趾上的亮红油彩,一同勾动着高寒的神经。

    牢记自己刚刚坦白、自我降格的绿奴身份,高寒无需任何人示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他趴了下来,赤裸的身体,硬挺着一根晃荡不已的长虫,像一条狗般爬向沙发。他心爱的女友正在同情夫接吻,而且在被情夫要求无视自己后,确实渐渐迷失在情夫高超的吻技中。女友的裙摆被掀起至小腹以上,翘臀被情夫抚摸着,曲线姣好的玉腿不时便紧绷了起来。

    高寒凑首到沙发之下,将鼻子贴上了女友温热的脚心。

    鼻腔里充斥着另一个男人唾液的腥臭味。

    他大着胆子,也开始亲吻起沉萱的脚心。

    他成功了,程颢注意到了,但果然没有禁止。

    高寒激动极了,可谓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不敢动,继续舔着沉萱温暖的脚心。他满腔都是另一个男人的唾液腥臭味,鼻腔口腔均是如此,但他毫不在意,他深深地沉迷着。

    ……“唔咕……唔咕……唔咕……唔咕……”高寒跪在沙发前,知道现在时间,已是深夜九点。

    程颢和沉萱的接吻足足持续了另一个二十分钟,直到约八点四十时才停下。

    而直到此时,高寒跪在沙发前,脸上仍沾满了属于另一个男人的唾液,全部来自沉萱的脚心脚背。

    他此时跪在沙发前,正欣赏着另一幕令他心醉神迷的美景。

    紧挨着他、同样跪在沙发前的沉萱,正被程颢按着脑袋,大幅度地张开着嘴唇,一次次地低下头去,将程颢的阴茎吞入口中。

    “唔咕……唔咕……唔咕……唔咕……”程颢阴茎在完全勃起状态下,足足有21釐米的长度,比高寒更长了6釐米,坚硬如铁。这不是随便哪个女人能轻易吞入的,何况是从未有过口交经验的沉萱,因此程颢帮着她,不断按着她的脑袋。

    手机看片:LSJVOD.COM“高寒,看仔细点。”程颢笑吟吟按着沉萱的脑袋:“看清每一个细节。”“是,主人,我在看着呢。”高寒的头早已凑到程颢大腿旁边:“我看得很清楚。”沉萱的嘴唇应该是擦过浅粉色唇膏了,性感美豔,此时这张小嘴儿吞吐着程颢的阴茎,早已有些许口涎挂满她的两腮。程颢的前列腺液同样染到了她的鼻尖上,那是她之前用舌头舔舐龟头时造成的,羞涩但十分专注的舔舐,因为她不敢看向近在咫尺的高寒。

    程颢现在就是把沉萱的小嘴儿当作肉穴抽插,他压根懒得动,直接不断按着沉萱的脑袋向下。那么长的一根阴茎,早就把前端的龟头贯进了沉萱的咽喉中,插得沉萱呜咽不已,时时发出作呕似的声音。

    但她乖乖听从着程颢,完全没有反抗,甚至儘量配合,甚至渐渐似乎有些享受了。高寒就在眼皮底下看着她,看着她如何被按着脑袋吞吐另一根阴茎,还有高寒眼中充满爱意的目光,那种彷佛要把她融化的炙热目光。

    所以渐渐的,一边被强按着为程颢深喉,沉萱一边渐渐放鬆了下来,睁开了眼睛,敢于看向身旁心爱的变态男友了。

    “萱萱,你现在的样子,真是淫靡到骨子里了……”高寒说着,看着沉萱将程颢的阴茎再度完全没入口中,口中发出响亮的咕噜声。

    沉萱的嘴巴被严严实实地填满着,说不出话,一双明媚的眼睛望着高寒,是那么的纯淨无暇,却又充斥着诱人的情欲,以及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那是人格的侮辱,她正深深受着人格侮辱的影响,服从于这种侮辱,并正向这种侮辱全身心地张开怀抱。

    于是,在程颢同样兴奋的注视下,沉萱伸出了手。

    芊芊玉指轻柔地攥上了高寒的阴茎。

    触电般的快感中,高寒跪着,满怀感激地享受着来自沉萱的手淫,并继续欣赏她为程颢的口交。这一份肢体上的联繫,似乎将他们的心同样连接在了一起,沉萱彷佛彻底放开了自己,继续尽力吞吐着口中的阴茎,嘴角隐隐挂起了一抹幸福的微笑。

    终于,程颢勐地挺起腰板:“要来了!”精液喷涌而出,沉萱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张小嘴儿已被阴茎塞得满满,唔的一声,两腮顿时就鼓了起来!恰好程颢没按着她脑袋,沉萱下意识向后昂首,射精中的阴茎一把从她口中弹了出来!

    一道浓郁的白浆划过弧线,挂到了沉萱的脸上,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沉萱昂着头,根本无暇闪躲,便叫着一条条乳白的精液挂了上来。额头,眼睛,鼻梁,面颊,嘴角,直到最后顺着下巴磕垂下沉沉的一滴,落到她的真丝睡裙上。

    “啊……”一时间,只能听到这一个声音,两人都感到疲倦,禁不住喘息着。尤其是程颢,他早已脱下上衣,游泳健将,发达的胸肌,狼腰虎背,竟佈满津津汗水。

    过得片刻,沉萱堪堪回神,满脸仍旧一片狼藉,粉红的唇边染满白浆,口中也有很多,那是之前口爆进去的,她尚且无暇处理它们。

    “高寒。”程颢喘过口气:“我记得你交代过,自己还从没和沉萱接吻过,对吧?”高寒依然跪着,看向与自己并肩的女友,点头道:“没错……”“现在给你这个许可。”程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限时奖励,如果你想和沉萱接吻,抓紧时间吧。”高寒看向女友,看向她恍惚的表情,看向她粉红色的香唇,看向她嘴角外溢的精液,然后伸出左手,轻轻拖住了她的脸颊。

    沉萱的表情朦胧,羞涩而充满情欲:“高寒……”她恍恍惚惚地张开了小嘴儿,里面是粉嫩可人的舌尖儿,以及尚且仍逗留在舌尖上的浓稠的白浆。

    高寒没有任何犹豫,凑首过去,舌吻住了沉萱。

    他将舌头深深探入到沉萱口中,贪婪地和她吻着,依然跪着,感到下体被女友再度用手攥住。沉萱也变得主动起来,热烈地和高寒舌吻,动作生疏但狂热,抓着高寒的另一只手摸向自己下体。高寒的手指碰上了她剃毛的阴唇,她为他手淫,他也为她手淫,并与沉萱不断交换彼此口中的液体。

    然后他们彼此分开,两人的唇间连起了一条银线,然后高寒舔上了沉萱的脸,将她脸上的一切舔了起来,然后再度与沉萱舌吻,交换彼此口中的液体。

    过不多时后,沉萱的脸上已变得很乾淨,只剩下高寒的唾液痕迹。

    “非常好。”程颢坐在沙发上,手机摄像机对着这对情侣,笑得满意极了:“我把刚才的一切都拍下来了,不介意我共用到论坛里吧,高寒,沉萱?”高寒摇了摇头,他现在脑袋混沌得很。

    “嗯,看看时间,九点多了啊。”程颢站了起来,满意地牵着沉萱从地上站起来,对高寒说道:“那么我就和沉萱进我屋里了,你先睡吧,然后记住……”他琢磨了一下,说道:“凌晨二十分,到主卧套房里来。”说着,他便不再理会高寒,牵着精神恍惚的沉萱,大踏步地走进他的卧室。

    ……夜已经很深了。

    高寒独自躺在崭新的床单上,仰望着陌生的天花板。

    今晚这夜色,格外撩人。

    手机轻轻震动了一声,提示高寒,现在已是零点时分。

    满打满算,他心爱着的前女友,已经和她的新任情夫,在隔壁的卧室套房中独处了两个多小时。

    “寂寞吗?”手机微信里,曾和他发生过些许性关係的佟雪莹,正发来关切的问候。

    “很寂寞。”高寒做出回复,没过多久,佟雪莹向他发来了一张自拍——卧室里,丈夫阿宏正在旁边沉睡着,佟雪莹坐在床头分着腿,向镜头展示着自己剃毛的阴部。

    “记住哦,高寒,我是可以申请获取你的节欲环的控制器的,然后,你懂的……”高寒见状,下意识企图手淫,但恰在此时,手机忽的弹出了另一条微信。

    只见沉萱突然向他发言道:别忘了,来一趟主卧套房。

    ……北京时间,凌点十五分。

    距离沉萱通知的报到时间,还有五分钟。

    高寒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轻轻推门,走出了房间。

    屋外一片昏暗。

    昏暗的别墅三层小客厅里,只瞧得见他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

    高寒径直走向主卧套房的大门,并轻轻推开了它。

    月光从对面的窗外洒入。

    这是一条小小的走廊,一侧通往书房,一侧通往卧室。

    高寒毫不犹豫地朝卧室方向走去,只见那里灯光昏暗,但到底是亮着台灯的,但一片寂静,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似乎卧室里空荡荡并没有人。

    没有人,只有地上残留的衣物。

    沉萱的浅粉色连衣裙散落在床尾的空地上,高跟鞋凌乱于一旁,乳白色的居家式胸罩和内裤,被放在了电视柜上,以及那根黝黑的贞操带。这些她踏进别墅时穿着的衣物,原来都被脱在了这里,就是不知,在过去这紧挨着的两小时里,又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米宽度的大床上空无一人。

    高寒赤足走向卧床,借着台灯光芒,他明显看到床单已被深深地浸湿。这必然是程颢牵手沉萱进屋后,也就是最近这两小时里发生的事,单从这一张床单看不出太多,重点是床脚的两团手纸,在过去这两个小时里,他们一定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过。

    一阵水声忽然响了起来。

    高寒迅速转头。

    水声的来源是……“浴室……”浴室的门是双开的白色木门,顶部有着通风用百叶窗,但高寒现在无心理会其他,因为那股正不断响起的汩汩水声,乃是肉体彼此拍打产生的。还有那一道道悠然婉转的娇吟,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身份是那么的确定。

    还有程颢忍不住哼出的声音,他现在正享受得很。

    没有其他更多的资讯,高寒现在能知道的,就是一阵阵性交式的肉体拍打声,以及沉萱和程颢各自不一的呻吟哼声。高寒站在门前听着,一时间竟有些沉迷了进去,不知不觉间,这节奏稳定的拍打声,已足足持续了好一段时分。

    高寒旁听着,头脑迷煳,并努力搅动着脑筋。他可是清楚记得,公司和程颢都确定不会对沉萱破处,然后他们现在正发出性交式的声音,这也就意味着……“高寒。”门里忽然响起程颢的声音。

    “你过来了吧?”肉体拍打声和呻吟哼声全部骤止。

    高寒矗立在浴室门前,呆滞着,然后好容易回过神来,努力清了清嗓子。

    “我过来了。”隐约能听到沉萱的喘息声,似乎是紧张引起的。

    沉默片刻后,只听程颢笑道:“邀请是你发出去的,萱萱。”于是,待再度沉默片刻后,浴室里响起沉萱青涩的声音。

    “高寒……推门进来。”……推开浴室门,一股温暖的水蒸气向高寒徐徐飘来。

    宽敞明亮的浴室,铺着防滑的雪白大理石瓷砖,三层台阶上,一口三米多宽的圆形按摩池,装满着碧蓝的热水。入口近旁,紧靠着浴缸的大理石地面上,铺着一块米许长度的灰色防滑毡。

    一具雪白的肉体正趴在防滑毡上,腰条弧线优美,高翘着紧致白嫩的美臀。

    她的腿型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一双粉凋玉琢的美足,脚心泛着红润的光泽,十颗豆蔻般的脚趾实在叫人难耐吸允一番的冲动。

    她此时正高高翘着美臀,剃毛的阴唇上方,原本紧致粉嫩的后庭,正被一根乌黑如铁、粗硬如杵的阴茎通透贯穿着。

    “嗯……高寒……”沉萱趴伏着,转头看向门口的高寒:“被你……看到了……”看到了,程颢分着双腿,站在沉萱身后,左手正覆盖在她的臀瓣上轻柔抚摸着,胯下的阴茎硬挺勃起,正好有大概一半的长度刚刚插进沉萱的后庭中,并留出另外半根还露在外面。

    “啊,高寒,你来了。”程颢看向门口,露出兴奋的笑容:“叫你过来也没什么大事——我给沉萱后门开苞了。”话及此处,他腰杆勐地一挺,阴茎深深贯入沉萱屁穴!

    “啊……!”沉萱高昂首,发出兴奋又响亮的喊声,十颗脚趾尽数蜷缩而起!

    “开……开苞是指……”高寒呆立原地,仍未完全回过神来。

    “别误会,不是现在,我早把她给开苞了,这都操了俩小时了。”程颢开心笑着,阴茎依然完全没入在沉萱的臀瓣之间,可以看到,她的屁穴边缘紧绷,更隐隐有其他黏滑的液体,沾染在括约肌的纹理周围。

    “你分手前没和她做过,真是太可惜了。高寒,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操过萱萱的小穴,但就是她的屁眼儿……”他没有急着继续进行,阴茎仍深深插入在后庭里,左手揉着臀瓣,右手朝高寒招了招道:“还不快过来,凑近点看我是怎么入她后门的?”高寒像终于回过神似的突然行动起来,他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眼神贪婪地望向沉萱的后庭。与此同时,沉萱继续发出羞涩的娇吟声,高寒清楚看到,她的屁穴紧紧收缩了一瞬。

    “啊……好爽……高寒,你瞧见没,萱萱在用屁眼儿紧紧裹着我的鸡巴呢!”程颢是真的酥爽入骨,然后他缓缓挺动腰身,将阴茎从沉萱的后庭里缓缓拔了出来。

    高寒睁大着眼睛观察着。程颢的身材极好,不愧是大学里的游泳健将,他的阴茎更不愧于自己种马的称号,比之俄罗斯红肠还要粗壮,更乌黑发紫,哪怕远远望去也能感到热气扑面而来。

    随着这根种马阴茎缓缓抽出沉萱的屁穴,高寒看到,阴茎上沾满了黏滑的油光。

    “那么,你仔细瞧着吧!”他运力操干起来,阴茎不断插进沉萱的后庭中,爽得他嗷嗷直叫。

    沉萱趴伏着,后庭屁穴被他如此侵犯着,同样发出高亢的呻吟,只是很难判断,这呻吟中又有几分是痛楚,几分是快感。沉萱的呻吟,还有程颢抽送的肉体拍打声,两种声音混在一起,彼此交替,起伏不断,竟很快构成了一首淫靡的二重奏,唱响在这间浴室当中!

    “啊……啊啊啊……萱萱……”高寒痛并快乐着,看着心爱的女友在近在咫尺的距离,被她曾经的另一位追求者肆意侵犯后穴。偏偏沉萱在经过这数月的调教后,现在明显是享受过于痛楚,沉沦过于羞怒,哪怕明知自己真正的男友近在咫尺,也很难忍住这份侵入骨髓的性欲快感!

    “高寒……对不起……把你给叫过来……这都是……主人的命令……啊……胀死我了……我的后面……实在是太大了……”也不知此时这一场性交已进行了多久,沉萱俏脸红晕满布,大半的思绪都被情欲佔据着。她的脸上春意盎然,儘管配合动作依然十分生疏,但毕竟后门经过一周准备,已逐渐适应了肛交,享受远远大于痛楚和羞涩。

    高寒不错眼珠地盯着,欣赏着沉萱优美的身段,欣赏她平坦紧致的小腹,欣赏她的后庭被铁杵般的阴茎贯穿的视觉效果,胯下不断的饱胀感一直在折磨着他。

    程颢忽然加快了速度,他快要射精了,用力勐干起来。沉萱的呻吟声顿时变得更加响亮,整个卧室里都充斥着肉体响亮的拍打声,然后忽然间,一男一女同时发出高亢的怒吼!

    沉萱趴在防滑毡上,腰肢不停抽搐着,因为过去四天多来的药剂滋润,她的直肠有着非同凡响的敏感度。她不停抽搐着,她的阴部也同时因此潮喷,直接获得了一次性高潮。

    滚烫的精液滚滚射入沉萱的直肠当中……(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