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错乱江湖 > 【错乱江湖】(11)第一部完
    字数:128762019-8-4李文斌松开箍着黄蓉的手臂,跪在泥地上用力咳嗽,把肚子中的水全吐了出来,急忙看向黄蓉。

    黄蓉脸色发白,眼睛紧闭,胸口也没了起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在被洪水卷入时,她当场就醒了,感到自己在水中被人紧抱着,天旋地转,慌乱之下呛了好几口水,要不是李文斌急忙以嘴渡气,她差点就被淹死!大自然的威力非是人力可以撼动的,洪水中暗藏漩涡,吸力强悍,将他们卷到最深处,足足在水里憋了半个多时辰,才又被重新推了上来,最终潮水退去。

    “嫂子!嫂子!快醒醒!”李文斌察觉情况不对,用力推了推她身子,见毫无反应,手指搭在她脖颈处,竟是没了脉搏!想起前世看到的急救知识,连忙将她放平,清理口鼻异物,右手掌平放在她胸部下段,左手放在右手背上,缓缓用力下压,然后托起她下颌,捏住鼻翼,深吸一口气后,含住樱唇,往嘴内缓缓吐气,待她胸廓稍有抬起时,放松捏住的鼻翼,用手按压胸部以助呼气,反复多次之后,她终于醒来!

    “噗!咳咳咳……”

    李文斌一手扶着她,一手拍打她后背,嘴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等终于喘过气来,黄蓉环顾四周,见烟雾弥漫,能见度极低,喘着粗气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在哪?”

    李文斌将情况说明后,又道“想不到朝廷竟以襄阳城为饵,炸断堤坝,玩了一招水淹三军……”

    黄蓉急问“那我夫君呢?我儿子呢?他们在哪?”

    “这……我走时他们还在守城,不过那里距离汉水最近,生还希望渺茫……”李文斌也是犹豫半天,想着要不要告她实情,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让她早点放弃希望,这样自己在她身边照顾,也能更容易走进她内心。

    “不!你骗我是不是!你一定是在骗我!”黄蓉一把推开他,身子一时没有站住,跌坐在地上,肚子猛的疼了起来,斜躺在泥地上,双手托着肚子,流着眼泪哽咽哭泣,有伤心难过,有疼痛难忍。

    “小心!”李文斌急忙过去搀起她,发觉她身子软弱无力,忙问道“嫂子,你哪不舒服?是肚子疼吗?”

    黄蓉感觉腹部开始抽筋,稍微一动就尖锐刺痛,子宫内剧烈宫缩,有过生育经验的她知道这是生产前兆,可还没到日子啊,难道是早产?倒抽一口凉气,豆大的汗珠瞬间从额头滑落,低声呻吟,哪还有力气回复他。

    李文斌尽管两世为人,可他没有过陪产经验,一时手忙脚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嫂子,你是不是要生了?这事我不专业啊!要不我先抱你起来,躺在泥地里也不是个事啊!”李文斌见她只是蜷缩着呻吟,表情痛苦,也不回话,又道“你不说话我当你是默认了啊!”说罢,干脆将她横抱起来,想着起码将她放在一处干净的地方,不然浑身湿漉漉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运起枯竭内力,放眼放去,见不远处有一参天古槐,心中惊讶,没想到洪水竟将他们卷到这里来了,兰若寺定在古槐附近,那里有寺庙,可以暂时安置她,于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向那跑去。

    穿过森林,经过古槐巨树,凭着记忆终于找到兰若寺。进入寺庙,一层地面还有淤水,直奔二层,这里还算干燥,将怀中美妇轻轻放在地上,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

    “嗯……嗯……冷”黄蓉皱眉喘息,呻吟声透着难受,李文斌忙摸了摸她额头,滚烫一片!

    “嫂子,你发烧了!这可怎么办?”李文斌急得慌了神,方圆百里,杳无人烟,又被这大水浇灌,去哪里寻找草药熬汤,给她退烧?自己内力枯竭,想要再次施展紫霞金刚,起码要等一日之后,可她能撑到明日吗?呆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对她道“我去找些木柴,给你取暖,很快回来!”

    李文斌从附近大树上折断干燥树枝,又寻了两块石头,跑回来见黄蓉嘴唇发紫,浑身发抖,牙齿打颤,闭眼说着胡话“靖哥哥……虏儿……好冷……”

    “我马上生火,很快就好了!”李文斌赶紧将树枝堆好,双手各持一块石头,凑在树枝上,用力敲击,砸出火星,不一会树枝上冒起烟来,火势慢慢变大。将她身子挪在火堆旁,只觉她浑身冰冷,呼吸微弱,顿时心急如焚,疾道“事急从权,得罪了!”先把自己脱个精光,然后将她湿衣湿裙褪下,见裸露娇躯被泡的白皱起皮,一咬牙,把她亵衣亵裤也扒了下来,白白的身子晃得人眼晕,双乳因怀孕而变得丰盈,两颗褐色葡萄挺立,小腹下长着浓密森林,暗红色的玉蚌紧合,两片肉唇薄薄的,上面挂着几丝分泌黏液。

    顾不得欣赏美色,李文斌从她背后将她抱进怀里,一手穿过她脖颈,搂住肩膀,一手捂着她肚子,轻轻摩擦,本应光滑柔腻的肌肤此时却湿涩起来。

    黄蓉感觉身子暖和些许,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他怀里钻,翘臀顶在他小腹上,感觉不适,又扭动几下,弄的李文斌舒爽不已,肉棒慢慢变大,可现在又不是趁人之危的时候,心里大骂弟弟没出息,可不管怎么分散注意力,最后阴茎还是完成充血,杵在她臀瓣之间,倒也不敢乱动。

    一柱香后,李文斌觉得她身子越来越凉,心里大惊,她快不行了!不管怎么搓揉她的身子,都无法阻止体温流失,急忙起身,见她竟然已经昏迷,查探脉搏,似有似无。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李文斌彻底慌了,紫霞金刚虽然能疗伤,但也治不了疾病啊!啪!一拍脑门,想到自己还有幸运罗盘和白金宝箱没开!祈祷满天神佛,一定要出个包治百病的神药,闭上眼调出系统,默念句阿弥陀佛,先启动幸运罗盘!

    “叮咚!获得技能:绘画。”

    这是什么鬼?绘画技能有什么用?附庸风雅吗?!看来手黑的不行啊!再来!

    又连续打开三个白金宝箱。

    “叮咚!获得『杀神白起的面具』,穿戴后力量+5,敏捷-1,体力-1。”

    “叮咚!获得洗髓丹,使用后随机属性增加0-5点。”

    “叮咚!获得心法《欢喜禅》,自动习得。作用:与女子双修,可以1。疗伤2。驻颜3。随机提升属性点。”

    《欢喜禅》?疗伤效果能不能行?『杀神白起的面具』看起来不错,以损失1点敏捷和1点体力,增加5点力量;洗髓丹完全要看人品。李文斌决定先使用洗髓丹,人品还算不错,体力+4,再佩戴上『杀神白起的面具』,目前力量是13+6,敏捷13,体力19,悟性15,根骨12。

    李文斌体力刚刚增加4点,恢复了一些内力,先用紫霞神功给黄蓉输送真气,希望能有所好转,可惜没有任何效果,只有试试欢喜禅,在她耳边说道“嫂子,为了救你,得罪了!等你醒来,要打要杀悉听尊便!”不再犹豫,扶着勃起阴茎,龟头缓缓顶开玉蚌,撑开一道鲜艳红色的裂缝,然后臀部向前一送,阴茎进去一半!

    “嘶……!”李文斌打了一个寒颤!凉!太凉了!就像进入到冰窖之中,肉壁干涩冰冷,毫无快感可言!为了救人,脑海闪过《欢喜禅》,自动运转心法,无悲无喜,抽送起来。

    一个时辰后。

    “不!嫂子!蓉儿!你快醒醒!”李文斌继续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可她再也没了呼吸,脉搏也停止跳动,“我不相信你死了,你一定是在耍我,对不对!”

    身下佳人再也说不出话来,精致的俏脸依然保持着痛苦表情,四肢也渐渐硬了起来。

    “我不信!我不信!我有《欢喜禅》,一定能救活你!一定能!”李文斌强行平复慌乱的心,继续努力着,祈祷奇迹发生。

    一直等到黄蓉身体彻底僵硬,李文斌这才离开她身体,彻底放弃,抱着她失声痛哭!这时已经是傍晚,外面漆黑一片,静悄悄的寺庙传出绝望男人的哭声。

    “蓉儿,其实我在上辈子就喜欢你了,那时候我总是在想,郭靖这个二傻子怎么配的上你,又傻又呆又不解风情。上天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和你相遇,我就知道一定不能错过你,一定要得到你!”李文斌一手抱着她,一手给她梳理头发,“可惜啊!老天不开眼!让我遇上了你,却又失去了你!”说着说着,他也累极了,坐着就打起酣来。

    “喂,喂,你快醒来,李文斌!你快醒来!”梦中,李文斌听见黄蓉在喊他,看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你快点醒过来啊!”又是一声呼喊!不对,这不是梦!真的是她在喊自己,难道她活了过来?”蓉儿!”一声大叫,看向怀中玉人,表情如旧,仍然没有心跳,难道真的是做梦?

    就在这时,耳边听见她在自己左手边说道“我在这!”扭头一看,惊得合不拢嘴,竟真的是黄蓉!只不过她此刻飘荡在空中,忽暗忽明,好似随时会消失一样。

    “蓉儿,你怎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李文斌揉了揉眼睛,看看飘荡着的她,又看看怀里的她,简直不可置信!

    黄蓉表情迷茫,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这就是灵魂出窍吧?其实我早就在你身边了,只不过那时我说话你听不见,你也忙着……忙着在我身上做坏事!”

    李文斌不好意思的咳嗽声,急忙解释“我都是为了救你啊!我学过密宗《欢喜禅》,有疗伤功效……”

    黄蓉也尴尬的小声道“我知道,你刚才抱着我身子哭的那么伤心……对了,你还说我夫君坏话。说!你是不是早就打我的坏主意了?”

    “咳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呸!我已为人妇,还怀着孩子,算什么窈窕淑女,你这个下流坯!”黄蓉没好气的翻着白眼。

    “不说这些了,你怎么才能灵魂归位?”

    黄蓉来回漂荡,烦恼的说“我也不知道,我的肉身很排斥我。”

    “那怎么办?等明天你的身体就臭了……”

    “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身体才臭了!”不知为何,黄蓉觉得对他没有丝毫陌生感,就像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什么话都可以说,不用顾虑言语措辞是否合适。可问题是他们明明才认识不久,为什么会觉得他是熟悉的陌生人呢?

    李文斌抽了自己嘴巴两下,嘴里骂道“让你不会说话!让你惹蓉儿生气!”

    “喂!别打啦!还有,谁允许你叫我蓉儿了?”

    李文斌讪讪说道“那我还是叫你嫂子?”

    “当然,我还是靖哥哥的夫人,是郭夫人,你要记住了,不可放肆!”

    李文斌听着心里失落,耸拉着脑袋闷声道“知道了,知道了,郭夫人……”

    黄蓉见他难过的样子,知道他喜欢自己,柔声道“我们做知己不好吗?我愿意做你的红颜知己……唉,还不知道我有没有以后呢,也许下一秒我就消失了……”

    “别瞎说!你不会消失的!”李文斌小心将她肉身放下,揉着太阳穴自语“到底是因为什么灵魂出窍?”

    突然,想起上次在兰若寺除『姥姥』,这里还有一个黑山老妖就在不远处的乱葬岗,锦衣卫百户刘子健和一名校尉还跳进深穴不知所踪。

    “莫非是因为黑山老妖?”

    黄蓉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也知道黑山老妖?”

    “你也知道它?”

    黄蓉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了,它离着襄阳城不算远,本来靖哥哥打算去除掉它,后来元兵攻城,所以才一直没有去……也不知道靖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说着说着,伤心起来,又自嘲道“也许等我灵魂消亡,就能见到他啦!”

    “我不许你这么说!”李文斌生气的大声说道,“我一定会救活你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黄蓉有些感动,问他“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我……我本来是不信的,不过现在信了。”

    “我啊,上辈子就认识你、喜欢你。这辈子我又带着上一世的记忆,所以更不想再错过你。”

    黄蓉低声喃喃道“难怪我总觉得你那么熟悉,原来我们上一世就认识啊……可惜我已嫁人,还……还差了二十岁年纪……”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那黑山老妖怎么会和我灵魂出窍有关系?”

    李文斌摇头道“我也是猜的,不然你说是因为什么?”

    “唉,那黑山老妖法力无边,尽管百年前被高僧所伤,可依旧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应对的,千万别去做傻事!”黄蓉见他打坐运功,恢复体力,连忙劝道。

    手机看片:LSJVOD.COM“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肉身腐坏,然后灵魂消散?我做不到,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李文斌闭目答道,坚毅、执着。

    “你怎么那么傻?为了我值得吗?”黄蓉表情复杂,除了郭靖,就数他对自己最好了。

    “那你就当我是傻子吧。”

    二人一时无语,李文斌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现变故,况且她的肉身能保存多久也是未知,现在正值夏季,天气炎热,晚上还好,等到了白天,也许尸体就臭了,那时就算能够灵魂归位,又有什么用?

    黄蓉飘荡在空中,托着腮痴痴的看他,年轻俊朗,气度不凡,武艺在他这个年龄还算不错,还喜欢自己……外面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吧?她们要是知道他喜欢自己这个老太婆,一定惊掉下巴。

    要是李文斌这时候使用『潘安的眼睛』,一定笑的合不拢嘴,她此时对自己的好感度又提升了10点,已经达到90点高度!

    四更时(大约凌晨2点左右)“呼……”李文斌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尽管体力没有回复完全,但也有了2/3,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他不敢再拖下去,今日必须有个结果!

    身边也没了武器,绣春刀早就遗失在洪水中,『降魔』这次也没带出来,两手空空,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去送死,但人生嘛,总得给自己一次犯傻的机会,尽管代价可能是生命。

    黄蓉跟着他飘出寺庙,嘴里不断劝说,她不想让他去送死,以他现在的武功和状态,就算真的碰见黑山老妖,那也是十死无生!

    “你别再劝了,还是趁着这点时间,和我聊聊天吧,比如说说你都喜欢吃什么?等你复活了,我带你去吃。”李文斌找了一支还算坚硬的树叉,在手里掰了掰,韧性也还不错,满意的点点头,提着树叉当作武器,疾步跑向乱葬岗。

    黄蓉飘在他身边,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哭泣道“呜呜呜,你怎么那么傻!

    别去!我求求你了!呜呜呜……别去好不好?”

    “你还没说你喜欢吃什么呢,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问你了。”迅速穿过一片树林,前面不远应该就到了。

    “我……喜欢吃西湖醋鱼、桂花鸭还有东坡肉……”

    “哇!不是吧?我也最喜欢吃东坡肉,我还会做呢,等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呜呜呜……”

    到达乱葬岗,找到那处深穴,李文斌深吸口气,双手合十,嘴中默念“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玉皇大帝、耶稣上帝、哈利路亚……满天神佛保佑,保佑我能救回蓉儿,事成之后我一定烧香还愿,多捐香火钱……”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黄蓉身子贴着他,双手想要拉住他手臂,却穿过他肉体。

    李文斌深情望着她说“我下去前,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

    “你……能不能亲我一下,给我力量?”

    黄蓉俏脸通红,绕着他身体疾速飘了三圈,最后突然停下,小嘴在他唇上作势一吻,当然他是没有感觉。

    “好了!我现在充满力量!去也!”李文斌大吼一声,跳下深穴,黄蓉想跟着他下去,可却有一股无形之力阻挡她。

    李文斌高速下落,耳边风声呼啸,风压打在脸上睁不开眼,难以喘息,像是要跌进无底深渊。终于,砰!身体砸进一处深潭,顿时头晕目眩,浑身阵痛,当作武器的树叉也遗失了,过了一会,才感觉到水中冰凉刺骨,努力向上游去。

    “妈的!没想到这底下这么深,一会可怎么回去?”李文斌踩着水,四周幽暗寂静,也不知道应该向哪划去,仔细感受,这深潭内没有水流,竟是一潭死水!

    “这下玩大了,难道我要溺死在这里?好歹也要见一面黑山老妖啊!”选择一个方向,咬牙游去,祈祷能找到岸边,先上岸再说。

    游了大概五十息左右,突然手掌触碰到一个漂浮的人,惊得一掌全力挥出,啪!将那人打飞,在远处跌落溅起水声,之后就再没任何声响。

    “是谁!?”李文斌心跳如擂鼓,大声喝问。这黑灯瞎火的,也太吓人了。

    等了许久也没有动静,撞着胆子向落水处游去。

    再一次摸到漂浮的人,这次没有慌乱出手,而是仔细在他身上摸索,身体被泡的膨胀,没有脉搏,身穿上好衣衫,腰间还系着把刀,感受样式,是绣春刀无疑!这具尸体定是锦衣卫!不知道他是刘子健还是那名锦衣校尉。

    “对不住,对不住,刚刚多有冒犯,大哥不要见怪啊!”李文斌念叨着,双手解下绣春刀,系在自己腰上,又在他怀里掏出火折子,火折子被油纸包住,竟还能用!

    呲啦!点燃火折子,微弱亮光升起,先看向漂浮尸体,面部泡的面目全非,双眼吐出,嘴巴长的老大,尸身胀了一圈,要不是这里冰冷无比,尸体早就臭炸了。不过从他衣衫样式可知,这人是那锦衣校尉。拿着火折子向四周放眼扫去,一望无际的深潭,视线内竟没有一处落脚点。

    “干他娘!这要往哪走?”李文斌绝望哀叹,等死也不是办法,继续游吧!

    “少侠!少侠!”突然,耳边传来女子呼喊,李文斌听得毛骨悚然,这里怎么会有女人声音?

    “是谁在喊我?”李文斌一手举着火折子,一手将绣春刀抽出,抵在胸前,踩着水,环顾四周,警惕问道。

    “少侠,是我!我之前呼唤过你。”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视线内没有人影,莫非是鬼魂?

    “我记得你的声音,之前我被砸晕在古槐内,好像就是你一直在叫我!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李文斌才记起来,当初自己被『姥姥』临死反扑所伤,炸飞出去,恰好撞在古槐树内。那时昏迷之间就隐约听见有一女子喊自己,以为是在做梦,没想到竟是真的!

    “不错,少侠还记得我!我是杨玉环!现在只是一缕魂魄,在这十里之内游荡,你是看不见我的……”

    李文斌不可置信道“什么!你就是前朝妖女杨贵妃!”

    杨玉环轻叹口气,伤心道“我不是妖女,一切都是国师李斯所为,他蛊惑皇帝修习长生不老之术,又派徐福携三千童男童女东渡,寻找海外仙人,以求得无上法术!皇帝信以为真,从此不理朝政,一心修道,结果大权被那李斯、赵高二贼把控,只知搜刮民脂民膏,弄的民不聊生,怨声四起。后来被太平道张角打的节节败退,知道大势已去,就将我推出来,所有事情都怪我头上!”说到这里,她语气愤怒,冷笑着说道“我一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百万雄兵,何德何能可以影响朝政?真是可笑!”

    李文斌只觉乱七八糟,要是自己没记错,杨玉环不应该是唐朝人?李斯、赵高不应该是秦朝人?张角不应该是东汉时期的人?难道上辈子的历史课是体育老师教的?还是说这个世界时空混乱如此严重?

    “那不知杨姑娘又如何在这里……游荡?”

    杨玉环缓缓道来“我被李斯囚禁于此,他贪图我美貌,想要让我侍奉他,我当然不会答应,于是他就毁我肉身,锢我魂魄,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他也绝不好过,当年被张角打飞二魂,毁掉四魄,侥幸逃脱,带着我藏身于此。千年以来,他一直在此地养伤,百年前又被一高僧所伤,本来没有肉身的话,再过十年他就会魂飞魄散,我也会得以重生,可惜前些日子你们有人跳了下来,他夺舍其中一人肉身,如今正在炼化,现在正是杀他的大好时机,恳请少侠能够助我除掉他!”

    李文斌听的瞠目结舌,没想到黑山老妖就是李斯,李斯就是黑山老妖,真是刺激给力!想起此行目的,忙问道“我有一爱人,肉身已死,但灵魂仍在,不知是何原因?能否帮她重生?”

    杨玉环道“那定是因为李斯在炼化肉身,影响周围生死之气。李斯那贼魔功滔天,最善心魔,只要将他杀死,我有办法助你爱人复生,只不过……要你付出一点代价,不知你是否愿意?”

    李文斌听她最后几句语气怪异,也没多想,应道“只要能救活她,什么代价我都能接受!”心想自己有系统这个无敌存在,大不了多升点级,也就补回来了。

    杨玉环羡慕道“你对她真好,她一定很美吧。”

    李文斌回忆黄蓉美貌,傻笑道“是啊,她天生丽质,琼姿花貌,是我最爱女人之一……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赶快去杀了李斯!你来指引我方向!”

    “你左手五里外是一座宫殿,李斯就在那里。”

    五里之后,双手触摸到岸边,李文斌大喜,跳上岸,重新打着火折子,见不远处有一扇铁门,铁门半开,上面刻着黑龙,早已锈迹斑斑,门内有亮光照耀。

    进入铁门,里面是一座巨大宫殿,宫殿四角燃着油灯,据杨玉环所说,这里的油灯用的都是人鱼油脂,可保万年不灭。

    借着油灯光亮,可见宫殿之内堆满金山,每堆金山高十米,直径二十米,简直能够亮瞎人眼,只要将这些金子拿出去,一夜之间富可敌国!

    “这些金山都是李斯多年搜刮来的,可笑他有命拿钱,没命花钱。”杨玉环嘲笑说道,他对李斯恨之入骨,恨不得生食其血肉!

    “那李斯究竟在何处?”李文斌心里想好,等自己出去没钱花了,就来这里取点金子,估计以自己的消费能力,到死也花不完。

    “李斯就在殿后,从这里绕过去就是,你要小心,他心魔威力无比。”

    “我连心魔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走一步算一步吧!”

    李文斌提刀疾步跑向殿后。

    殿后是一处石室,方方正正,正中摆放着一口水晶棺材,小心走上前去,见棺材里躺着的赫然是锦衣卫百户刘子健!

    “喂,我要怎么杀他?”李文斌拿捏不定,难道是打开棺盖,将他一刀砍了?

    会不会难度太低了?

    “只要你将手放在棺材上,自会进入他的心魔。这口棺材刀剑难伤,你是打不开的,只有通过心魔才能杀死他,你务必小心!”

    “叮咚!触发任务:国师李斯,任务等级???,完成后奖励经验10000点,并从下列奖励任选其一:1。神器:四羊方尊(鼎)。可将武功心法扔入鼎内炼化,效果未知。

    2。《十二金人制作方法》。相传始皇帝统一六国,收缴天下兵器,销毁铸成十二金人,威力无穷。

    3。《九幽魔经》。李斯修炼的心法之一,修成之后可通九幽,奴役幽魂驱使。

    这任务等级是不是太坑人!三个问号是几个意思?从这10000经验点和三选一的任务奖励来看,难度是目前为止最大的!李文斌没有退路,手掌搭在水晶棺材上,眼前一黑,再一亮,周围景色已变,竟来到一处空中祭坛!

    祭坛下方是万丈深渊,四周飘荡云彩,一个老道盘膝坐在祭坛之上,睁开双眼上下打量他,缓缓道“那妖女又蛊惑一人,世人皆愚,可悲可叹。”

    李文斌听的莫名其妙,嘴中喝到“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罢,提刀攻去!

    李斯见状摇头道“一个不如一个,看来那妖女也是气急败坏,生冷不忌了。

    既然你想死,我就送你一程!看我心魔!”

    李文斌冲到一半,眼前画面突然被打碎,身体漂浮在空中飞速旋转,感觉就像是那日被洪水卷入一样,头晕目眩!

    嘀嘀嘀!汽车鸣笛之音!再次睁开眼,见四周高楼大厦,他顿时泪流满面,竟然回到了前世!回到了现代!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李斯坐在麦当劳『M』标牌上,眼前的一切都让他陌生,钢铁怪兽在路上穿梭,人们穿着奇装异服,对着他指指点点。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再来!”李斯手捏道诀,向上一指,画面再变!

    轰!巨大爆炸声音响起,震得李斯耳鸣目眩,烽烟阵阵,无数美国大兵端着长枪短炮正对着浑身金属的机器人开火,竟是来到了终结者世界!

    嗖嗖嗖!几发激光炮擦着李斯脸颊飞过,要不是他身法迅速,当时就身死道消了。

    “这都是什么?啊!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李斯冲着李文斌大喊,气急败环,能够险些伤他的暗器闻所未闻,金属人竟能使用长弩,难道是鲁班后人所造?

    空中的钢铁神鸟是怎么回事?

    “再来!”画面再变!

    星球大战……“再来!”“再来!”“再来!”……变换百次场景后,李斯法力耗尽,气绝而亡,临死之际眼睛睁大,一脸迷茫。

    “叮咚!任务:国师李斯完成,奖励经验10000点,当前等级9级,经验5380/8880,奖励属性点10,奖励技能点2,请选择奖励。”

    李文斌斟酌一番,神器:四羊方尊(鼎)描述语焉不详,能力未知。《十二金人制作方法》看起来不错,可惜局限太多,自己难道要时刻带着金人乱跑吗?

    《九幽魔经》更别提了,魔功心法,要是自己练了,恐怕师娘都不让自己上床,还有黄蓉,她们都是正派人士,断不会接受自己修习魔功。所以看似没得选,其实只能选择神器:四羊方尊(鼎)。

    “叮咚!获得神器:四羊方尊(鼎)!”

    (当前属性点10点,技能点2+4=6点)“太好了!没想到少侠竟真能杀死李斯!”杨玉环喜极,“还请少侠帮我找一孕妇,助我重生!”

    “什么?找孕妇重生?”李文斌惊讶问道,“你之前也没和我说过这事啊?”

    杨玉环语气歉然道“之前没有想到少侠能够成功,所以才没有说。现在李斯已死,我也解脱,但需要进入胎儿体内才能重生,恳请少侠怜惜!等重生后环儿愿做牛做马,侍奉少侠!”

    “这……”李文斌踌躇不定,黄蓉倒是正好怀着身孕,也不是自己的种,倒是无所谓。可他担心会不会对孕妇造成负面影响,再说想要复活黄蓉,还要她帮忙才行,当下问道“对孕妇有何影响?”

    杨玉环解释道“并无影响,胎儿本就没有意识,我只不过是借她身体复活而已。”

    “那……好吧!不瞒你说,我爱人肉身怀有身孕,你将她救活,也恰是救活你自己。”

    杨玉环喜道“那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找你爱人肉身!等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我要怎么上去?”

    “这里有一机关,可通往地面。”

    李文斌按照她的指示,触发机关,坐着古代电梯向地面升去。来到地面,竟是回到了古槐树内,没想到这树心里藏着通往地下的通道,看来当初兰若寺的石碑是用来镇压地下李斯的。

    “是先去找她肉身?还是先去找她灵魂?”李文斌问道。

    “直接去找肉身,等我施法,她灵魂自会回来。”

    快速回到兰若寺,在二层找到黄蓉尸身。

    “现在要怎么办?”

    “我施法将她召回。”杨玉环说完,念念有词,喘息之后,黄蓉从窗户飘了进来。

    “你没事吧!我听见有人召唤我,说你在这里!”黄蓉绕着他的身体转了几圈,见没有伤口,问道“你杀了黑山老妖?”

    李文斌点头道“杀了,一言难尽。现在时间紧迫,杨姑娘会施法将你复活!”

    “谁?杨姑娘时谁?”

    这时杨玉环声音响起,“这位夫人,请你躺在肉身上,我要施法了。少侠,想要复活她,还需要借你一物,你……你要想好。”

    “何物?”李文斌好奇问道。

    “你的男根!”

    “什么!”李文斌和黄蓉同时惊问。

    “男根乃至阳之物,女子属阴,故需要至阳之物中和,方可重生。少侠,此时快要天明,等到鸡鸣之时,就再也没了机会,她就会魂飞魄散。”

    “不要!你不要犯傻!”黄蓉急的在他身边飞来飞去,眼见他把裤子脱了,一手扶着那物,一手举起绣春刀。

    “嫂子,等你复活之后,我能叫你蓉儿吗?你要是不嫌弃,我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李文斌双眼含泪,哆嗦着说道,好似阴茎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你不要胡说!快把刀放下,生死有命,我本就是已死之人,你……呀!”

    黄蓉还在劝说,突然面露惊恐之色,鲜血穿过她的缥缈身子,溅射在墙面。

    叮当!绣春刀跌落在地上,紧跟着点点鲜血滴落。

    “叮咚!检测到宿主身体受到不可逆的伤害,10秒后保护机制强制启动,9秒,8秒……”

    “接……接下来……要……怎么做?”李文斌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水不断从额上滑落,一手举着斩断的阴茎,颤声问道。

    “少侠真……武勇!将男根放入她嘴中,我再施法,便能复活。”

    李文斌忍着剧痛跪在地上,撬开黄蓉肉身嘴唇,放入还在滴血的男根,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文斌缓缓睁开眼睛,一只玉手搭在自己胸前,侧头一看,是黄蓉坐在床沿边睡着了。她脸色不佳,皱着眉,像是做了噩梦,嘴里小声说着梦话“李文斌,你别死……”

    启动『潘安的眼睛』,她此刻的好感度已经达到100/100。刚要开心,又想起什么,摸了摸身下空空的地方,叹了口气。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吱呀,房门推开,宁中则端着碗汤药走进来。她见到李文斌醒了,手里一松,啪啦!碗碎了一地,不可置信的捂着嘴,无声流泪,然后突然大声哭道“文斌!你终于醒了!”

    李文斌虚弱的点点头,黄蓉这时也被吵醒,见他苏醒,也是喜极而泣道“你终于醒了!”

    “我昏迷多久了?师姐呢?”

    宁中则快步走到床边,将黄蓉挤开,小手摸着他的脸,泣声道“珊儿去给你买药了,你都昏迷快一个月,吓死我们了。”

    李文斌笑着说“你相公命硬,阎王爷不收,好了好了,快别哭了。还有你,嫂子,你怀着孩子,千万别情绪波动太大。”

    黄蓉抹着眼泪,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还叫我嫂子,唤我蓉儿吧。”

    李文斌突然有了力气,猛的坐起来,欣喜道“好蓉儿!你终于接受我啦!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吧!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会视如己出!等过一阵子,我八抬大轿娶你们过门,还有师姐一起,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说着,拉起宁中则的手,又牵过黄蓉的手,将二人的手放在自己大手中,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们。

    “叮咚!是否消耗宁中则5点好感度,消除她对黄蓉的成见?”

    “是!当然选是!”原来多出来的好感度是用来解决后宅之争的啊!

    “嗯。”黄蓉率先答应,肚子里的胎儿突然踹她一脚,好似在说“我也答应。”

    宁中则犹豫片刻,也答应了声。

    岳灵珊这时在门口喊道“还有我!还有我!”

    ……距离襄阳城百里的一处废弃村落,二道身影互相攻向对方,移动速度之快,只能隐约看见残影。二人霎那之间交错,两道气劲在极短时间内较量,形成真空,不断压缩,复又爆炸。这二人都是绝顶高手,一人掌法雄厚,刚猛有力;另一人招式大开大合,双臂肌肉隆起,隐有龙象之力。

    “不愧是郭靖,你守城数日,还能与我大战月余,贫僧佩服!”

    “你这番僧也了不起,龙象般若功能够练到八层,前所未有!”

    原来这二人竟是郭靖和金轮法王,二人凭着高超内力侥幸不死,逃脱生天后又互相碰到,彼此都有血海深仇,便不由分说战在一起,没想到这一打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你我二人功力相当,再打下去也难以短时间分出胜负,不如就次罢了,如何?”金轮法王不想再打,元军被洪水淹没,损失惨重,他要赶回元朝帝都,担心政权有变。

    郭靖担心夫人和儿子,也无心再战,于是说道“那好,后会有期!下一次你我再分胜负!”

    ……京城,紫禁城内,尚衣监。

    “一把年纪了还来做太监,知不知羞!”一个年轻太监领着岳不群四处参观,嘴里没好气的数落他,昨夜赌博,输了一两银子,心情不好,所以看谁都不顺眼。

    岳不群攥紧拳头,又松开,低头称是,小步跟在年轻太监身后,东张西望。

    上次岳灵珊被李文斌救走,他便绝了希望,一气之下自宫,苦练《辟邪剑谱》,终于有所小成,后来无意之间得知皇宫内藏有绝世宝典《七十二章经》!

    相传《七十二章经》是由前朝国相吕不韦所创,内涵精妙术法,分为上、中、下三册,练成之后可枯木逢春、断肢重生,是天下奇书之一,与《奇门遁甲》不相上下。前朝被张角推翻后,《七十二章经》便散落民间,自此下落不明。传说是被当今开国皇帝所得,藏在宫中,禁止任何人阅览。

    岳不群得到消息后,便跑来应聘当太监,企图偷得《七十二章经》,重获男人尊严,今日正是他第一天报道。

    “你仔细听好了,咱们尚衣监掌御用冠冕、袍服及履舄、靴袜之事,虽然听起来没什么难度,但要是出了丁点岔子,就算贵人不计较,海公公也会扒了你的皮!”年轻太监恐吓说道。

    岳不群随口问道“哦?海公公不知是哪位公公?”

    年轻太监一脸恭敬道“海公公便是咱们尚衣监掌印太监,海大富海公公,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化骨绵掌更是可怕!被化骨绵掌击中之人,开始浑如不觉,但两个时辰后掌力发作,全身骨骼会其软如绵,处处寸断,脏腑破裂,惨不堪言,再无救治!你怕不怕?”

    “那真是可怕!”岳不群嘴里说着可怕,心里却没当一回事,只想着今夜去探探宫中虚实。

    ……华山脚下,城外。

    林平之跪在地上,对父母之墓磕下三个响头,眼中含泪,激动说道“爹!娘!

    孩儿不孝,没能亲手替你们报仇!还要劳烦恩公……”

    原来这林平之自从拿到李文斌给他的手抄版《辟邪剑谱》,就跑到深山老林苦练去了,不问世事。等武功大成之后,出山想要报仇,却发现嵩山派早已被朝廷兵马剿灭,而领导这一切的就是自己恩公李文斌!

    “孩儿这就走了,去给恩公做牛做马,报答他大恩!”说罢,他起身向城内走去。

    ……黑木崖,日月神教总坛。

    “任我行,你已经老了,不再适合做神教教主,这个位置还是让给我吧!”

    东方妤婕长袖一挥,青丝飘动,露出俏脸,竟是一绝色美人!剑眉入鬓,明眸善睐,樱桃小口,肤若凝脂,明媚妖娆!

    任我行仰天长笑道“东方柏,你以为改个名字叫东方妤婕就是女人了?可笑!

    让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做教主,谁会服你?我呸!”

    东方妤婕眉头一凝,冷声娇喝“任我行!你找死!”随后纤纤玉手挥出万千黑血神针,攻向任我行!

    “哈哈哈!来得好!让我看看是你的《葵花宝典》厉害,还是我的《吸星大法》霸道!”任我行脱下长袍,内劲注入衣衫,在身前形成保护伞,呲呲呲!银针被长袍挡住,钉在上面不能寸进!

    就在这时,站在任我行身边的向问天突然对他出手,一掌印在他后心上!

    噗!任我行口吐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最忠诚的部下,问道“你不是向问天!你到底是谁?”

    『向问天』嘿嘿一笑,摘下人皮面具,道“本座明教教主阳顶天!”

    (第一部【错乱江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