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火火火 > 【火火火】(2)
    2019-9-10 00:23

    字数:3297

    从保护家庭的丈夫到被呵护的病人,这一角色的转变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为了让妻子能安心睡觉,我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直到听到妻子平稳呼吸。

    我翻了个身,也许是过了一个小时,也许又是过了两个小时,到了凌晨某个

    点,我才睡着。第二天还是五点多,我起了床,而妈妈仍比我更早起床。

    等妻子和女儿都起床后,我和妈妈去送晴晴上学。

    晴晴今年七岁,刚从幼儿园走出来上一年级,跟其他一些小朋友差不多,新

    鲜劲一过去后,便会问不去上学行不行?

    今天到了校门口,晴晴又问:「爸爸,我牙疼,今天可不可请假呀?」

    我笑着摸了摸她头。

    妈妈瞪了她一眼,「再说胡话就不给你零花钱了。」

    晴晴马上就老实了,背着小书包就走进去了。

    妈妈看着晴晴背影对我感慨:「当年也是这么送你上学的。」

    我是本地人,也是读的这所小学,虽然校门翻了新,但还是依稀有以前的模

    样,也难怪妈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妈妈又说:「你小时候可没想着天天请假,一定是她妈传的。」

    妻子秦璐在丰城上的大学,毕业后考上了省联社,留在了这。我那时已经是

    一名消防员,特别的忙,是没有任何可能与她相识的。多亏了一位同样在省联社

    工作的亲戚介绍,才有幸与秦璐结为连理。

    回到家里,妈妈打开电视织起了毛衣。

    我也无事可做,便也坐在沙发上跟着看,一边陪着妈妈唠家常,小区谁家的

    孩子在哪赚了钱,谁家的媳妇最近又跟公婆吵架。

    这半年来,光听妈妈说,我对小区的邻居都有了大致的了解。不爱听这些八

    卦的我,这些已经变成了我每天的为数不多的乐趣。

    到了九点多,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妈妈忽然说:「要到中午了,我教你做

    八宝鸭吧。」

    我说:「好啊。」学点什么总是好的。

    妈妈起身带着我来到厨房,一看灶台,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忘了,你见不

    得……」

    我连忙说:「妈,我没事。」

    妈妈有些不放心,说:「我改天再教你,反正日子长着呢。」

    「妈,我真的没事。」我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像喝醉的人说自己没醉

    一样。

    看我坚持,妈也不再坚持,妈妈从冰箱拿出买好的食材,说:「我啊,现在

    每天琢磨最多的事就是怎么照顾好你们的嘴。」

    我看着妈妈穿上围裙,撸起袖子,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妈妈又抱怨说:「以前忙的时候,都是随便做几道菜,你不也是可喜欢吃了。

    现在开始认真做,把你嘴吃得越来越刁,反过来还累着了自己。」

    我说:「那可不是,由奢入俭难呐。」

    妈妈笑了笑:「喜欢吃就好,妈不怕累,看着你高兴妈就心里舒服。」

    妈妈开始处理鸭子,拿起菜刀切开背脊,从里面抽去气管、食管,挖去内脏,

    并一边讲给我听。

    我就在旁边认真地看着,听着。但注意力越来越被妈妈的皱纹所吸引,妈妈

    已经50了,自从在家里全职照顾我之后,又老了几分,风韵犹存之下只剩妈妈知

    书达理的气质了。我又害了妈妈。

    妈妈并不知道我心理的变化,她正握着菜刀将火腿、冬笋、干贝、香菇切成

    丁,刀法利索。

    我说:「妈,如果我这个病年前还好不了的话……」

    「一定会好的!」没想到妈妈马上打断了我,妈妈严厉地看着我,「怎么,

    想赶我走啊?」

    「我……」

    妈妈故作轻松地说:「我是来照顾我乖孙女的,你还以为你是块宝啊?」

    我只有勉强笑了笑。

    接下来,妈妈将整鸭放进开水锅中焯水,为鸭抹酱,不忘把里面的各种要点

    讲给我听。一切都准备好妥当后,妈妈将各种辅料放入鸭内后,放入了蒸笼。现

    在就是等鸭肉蒸酥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之后炒锅烧油,一盘八宝鸭做下来,对于我来说,有些太复杂了。

    妈问我记住了吗,我头摇成了拨浪鼓。

    一直到中午晴晴放学回来又等了半个小时,这盘八宝鸭才算正式做成。看着

    晴晴发光的眼睛,我想一定要学成这道菜。

    等晴晴下午去上学之后,我百无聊赖,再次来到书房上网。打开电脑,我还

    是第一时间打开qq,没多久,罗凡就发现了我,问我:「这周六同学会来吗?」

    我并不是很想去,这段时间来,除了家人外,我很少和人打交道,我回答说:

    「我来不了。」

    罗凡回复:「别啊,我人都约好了,大家一听说你要来,都很给面子。」

    我说:「谢谢你们,但我真的来不了。」

    罗凡问我:「你有什么急事吗?」

    我是实在不想说我是神经病啊,我也有点烦罗凡这样揪着不放非要问个明白

    的行为,我说:「身体不好,我家人担心我,我出不了门。」

    罗凡发了个非常惊讶地表情,「你哪里不舒服?」

    我说:「一时半会说不清。」

    罗凡没有很快回复我,我便打开网页浏览器新浪网易之类的门户网站,过了

    半个小时左右。

    罗凡再次给我发来信息:「对不起啊老同学,之前我不知道你具体情况。我

    刚问了欧阳,现在都搞清楚了。」

    「来不了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想来了,随时说,我们这帮老同学时刻等着。」

    我给他回复:「谢了。」

    欧阳倩的父亲跟我父亲是单位同事,她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也曾想过来看望

    我,但我一直拒绝。

    我没去想太多,我不得不承认我现在变得有些孤僻,话变少了,除了家人外

    更是谁都不想见。所以这次邀请我是打心底

    不想去的。

    我继续在网上随便看着新闻,看完新闻看下面的评论,再加上看一些视频,

    一下午晃一下就过去了。期间妈妈来看过我几次,见我难得能找到消遣的事情,

    就没再打扰我。

    晚上妻子回来后,和往常一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当是没发生过。

    她越来越忙了,吃饭的时候,同事的电话就来了好几个,连她也有些火气,

    在电话里指责对方:「上次你们支行来省联社培训,我说过多少遍,这个系统不

    能这么用,用了会有问题,你就是不听,你做柜员的不能这么马虎你说是不是?

    全省底下这么多营业厅,几千个柜员,要是都像你这样出了问题就直接一个电话

    打到省联社找我,我这个主任就是专门给你们擦屁股的呗?」

    电话另一边似在解释什么。

    妻子不耐烦了,说:「别说了,这次走程序,你找经理打事件单上省联社来,

    找我领导批去,什么时候批什么时候做,不批就不做了。」

    妻子挂完电话,马上换了脸,她现在总是在我面前要保持微笑。

    我内疚。

    晚上睡觉的时候,妻子又一次让我抱着她入睡。

    接下来几天我尝试去分担妻子工作的上压力,但秦璐完全不给我这个机会,

    问什么都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白天跟妈妈闲聊的时候,妈妈劝我别去管秦璐的事,泥菩萨过江呢。

    渐渐我也放弃了这个念头。

    上午送完晴晴上学,就回来学做菜,只是我记忆力明显下降了,很多步骤完

    全记不住,也搞不清顺序。妈妈于是教我一些简单的菜。

    而下午,就是我在书房上网的时间。

    几天下来,我再一次被一些小网站吸引。这次的黄网上的小黄片质量还是不

    怎么样,我完全提不起兴趣,但这个网站有一些其它分类,有图片还有小说。我

    先打开的是分类到「亚洲」的图片,里面尽是体的女人,我又打开「欧美」的,

    发现白人女性不符合我的审美。我看到还有动漫的分类,倒是让我吃了一惊,小

    孩子看的东西怎么还有黄色的东西,我打开看了一会后,算是开了眼界。

    之后我就进入到了小说,有一些小分类,比如乱伦小说、长篇小说之类的,

    我没敢点开乱伦小说,就进了长篇小说。长篇小说很多就是一个名字后面跟了个

    数字,大概是章节号之类的,我想从头看起,在这个网站要找到开头的1 ,就得

    不停地点下一页,真是费了不少功夫。

    对于80年代出生的我,在我初中的时候,正是武侠小说在大陆的黄金年代,

    我曾就在课堂上被没收过好几本。那个时候的金庸新、古龙巨曾让单纯的我疯狂,

    现在想起来挺好笑的。

    我找了篇名字看起来的武侠,便看了起来,这网站每章的字数很少,没几分

    钟就可以看完,一下午下来,没看多少,估摸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退出和进入下一

    章,还有关掉时不时弹出了的广告身上了。

    看着主角一步步学成武功,收入美女,我难得能专心致志起来。

    但看到40多章的时候,这个网站就没有下一章了。我小时候就不能忍受看书

    看一半的那种感觉,现在,发现是个论坛。

    点开后并不能直接看,而是让我输入账号密码,我毫不犹豫就点了注册,看

    到需要邮箱,我又百度搜索学着创了一个邮箱。

    捣腾了一阵后,终于让我成功创建了账号,当我登录进去,终于看到我想看

    的内容后。

    我绝不会想到,后面所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