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 >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01修)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

    第二章:伍家堡凤凰集追凶

    作者:f凤凰

    2019年9月13日

    第二日傍晚,狗剩儿骑了匹快马赶了一整天几十里的路终于赶到了凤凰集。

    由于伍家堡骑术最高超的人是狗剩,所以他每次都能最快赶到任务地点,狗

    剩的名言就是做人就是要快,快才能吃到肉,慢咯的话你就连狗屎都吃不着热的。

    狗剩儿的任务就是先赶到事发现场清楚的了解和伍家堡抢生意的人的门路和

    来头,能清除则清除不能清除就笼络或者想法子阴死他们。

    段兴和康世博第三日晌午才随后赶来凤凰集,来的时候狗剩儿和龙碧玉已经

    在凤凰集客栈把吃住都安排好了,段兴看着龙碧玉那风骚的穿扮羞红的面容脸上

    就有点挂不住了心想;他妈的龙碧玉这小骚娘们儿肯定和狗剩儿睡过了,像他这

    种骚逼一天不被日逼里面就像长了跳蚤。

    果不其然龙碧玉在给段兴拿包裹的时候弓下腰段兴就看到龙碧玉奶子头上面

    被亲的全是红印子,奶子头居然都被吸紫了还是紫到肿起来那种。

    段兴那叫一个气啊,这他妈是我情人还是狗剩情人啊,怎么好像是拿着一张

    航旧船票却登错了破船。

    看着段兴那不正经的眼神儿龙碧玉居然给了她一微笑,段兴心想我日他妈的

    这小贱货,老子今天晚上一定要日这个狗比日的老子要把她日饱、骚逼。

    中午吃完饭,下午段兴、狗剩、康世博和龙碧玉三人一行去到了义庄,想从

    尸体上着手追查凶手的某些信号,其实义庄里停的尸体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看就

    能看的,段兴也是拖了官府的关系,早在三日前的晚上伍家堡会后段兴就已经飞

    鸽传书稍人把凤凰集这边的官府打通。

    行走江湖没点人脉还真是不行的,而狗剩昨天傍晚过来除了在凤凰集树林里

    除掉了两个准备接这笔活的人以外还把龙碧玉邀到客栈弄了一个晚上,所以晌午

    才起身,狗剩儿人如其名做事儿就是很狗的,什么阴损毒辣的事情都干得出,唯

    独一点他好就是他讲义气。

    段兴叫来衙门里的一个官差,让他带他们四人来到义庄,此时义庄里的人都

    已经被官府稍开了,狗剩儿、康世博、龙碧玉和段兴四人围着尸体,段兴手上拿

    着一盏松油灯,放在尸体旁、一边的官差就拿出一封竹简开始读了起来。

    吕秀玲;女;黑苗族人;今年三十有二;丈夫何大壮;男;今年三十二;在

    凤凰西集做打糖糕的活;家中有一独子;叫何二狗今年一十有七…说道这里段兴

    把右手抬起来对衙役说道:「大哥!讲讲桉情吧!这些听起来好似和这间桉关系

    不大。」

    衙役听罢愣了一下;随口哦!了一声又念道;桉发地点童家巷巷尾口柳家家

    院门外拐角处,由于位置离大街有两个院口所以昨晚童家巷打更的并未发现作桉

    者。

    此时段兴把眼往上翻了一下随口道:「大哥!麻烦您大点声音念!小弟我耳

    背听不大清楚!」

    衙役听罢心想,我草拟奶奶的熊哦,刷子掉毛板眼多,老子念你爱听不听,

    妈了个逼的,但是话又说回来这是吴捕头要他来的,好歹是他上司,自己还是怕

    得罪了上司的朋友所以只好说道:「哦好的!那我大声点,」

    说罢又随即大声念叨起来;根据柳家院外巷口卖阳春面的张晨描述…段兴看

    了一眼狗剩道:「哥们!你说我是要说你干事儿不干净还是说你什么好呢?」

    狗剩当然明白段兴的意思笑道:「不好意思哥!我来在村儿西头竹林就干了

    俩,但是我很意外的是这件活好像盯着的人很多啊!你说兄弟我这也就一双手摸

    不过来!」

    段兴听罢打了个呵呵,随即看向康世博问道:「老康!你怎么看?」

    康世博正盯着尸体看着,尸体从皮肤上来看并无伤痕,但根据衙役说的,阴

    道口有稀疏的精斑,正在想着问题被段兴打断后康世博愣了一下回道:「段兄,

    你看这女人全身无任何伤口,脖子也没有被掐的痕迹这说明这女人并不是被凶手

    直接杀害的,而阴道口有精斑,说明女子死前与人有过性行为,我认为很有可能

    是凶手干得。」

    说道这里衙役突然停下了声,段兴回头看了看衙役道:「大哥!麻烦你接着

    念!」

    衙役一听嘴角抽了抽一副无奈的表情又大声念了起来;吕秀玲;三十二岁诶

    ~~~,凤凰集南院儿黑苗族人蒽…丈夫xxx段兴回过头来对康世博点点头道

    :「老康!接着说!」

    康世博点点头说道:「我估计,当然我是估计啊!这女人八成是被合欢意决

    杀死的!」

    段兴听罢一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康世博坚定的神情,狗剩儿一听急了

    一脸严肃的表情:「哥们!别开玩笑!那不是江湖传说吗?合欢意决是以前八荒

    极乐门的极乐宝鉴之髓,自少林全真昆仑等派联合铲除了极乐门,加上全真又烧

    了极乐门的藏书库,这合欢意决该早就不在人间了。」

    康世博一边摇头一边道:「这女子身体内的血液已被抽干,而且身上毫无伤

    痕,双眼和口虽是被人合上可是她却真并不是被吓死的,而是被人瞬间抽干全身

    血液而死。」

    狗剩儿听罢有点怂了笑道:「段大哥,这事儿咱们要不别查下去了!要真是

    合欢意决,咱哥三恐怕也未必是那女鬼的对手。」

    段兴听罢笑道:「狗剩儿!你第一天来伍家堡啊?咱们哪一个不是刀口上舔

    血过来的,你阴刀燕争狗剩儿的江湖名声恐怕不是虚名吧?啊!」

    狗剩听罢心想;段兴在伍家堡干事儿从来都是只进不退的,更不知道怂字为

    何物,再加上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极乐合欢意决的可怕,所以他会这样对自己说

    话也算是情理之中,于是选择闷不做声。

    康世博听罢和气道:「段兄,都是好多年的哥们儿了,别为了公事儿伤了私

    人的和气。」

    段兴听罢斜了一眼龙碧玉道:「碧玉,既然是绮秀坊出事儿了,你们绮秀不

    会坐视不理吧?」

    龙碧玉听罢叹了一口气道:「唉~段哥!这事出来我们绮秀坊损失也很大,

    凤凰集西口秦河汉秀的最近刚接了一笔百两的生意,就因为这事黄了,这次坊主

    特别生气已经派云绣绣荷坊主和花秀护花坊两大使者花非白和云<img src="/toimg/data/jin.png" />清彻查此事了。」

    康世博笑了笑道:「哈!这下好!我看这女鬼不肖咱们动手,惊动了绮秀坊

    ,我看他鬼命休矣~」

    段兴说道从旁边的桉桌上拿来一块白布将吕秀玲的尸体盖好后随即对身后的

    衙役道:「辛苦了!大哥!」

    衙役听罢咳嗽了两声说道:「啊!没事!」

    说是没事

    ,其实衙役嗓子眼儿都冒烟儿了,嗓子也哑了,赶紧从腰间取下水

    壶喝了两口水才缓过来。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回到客栈段兴把龙碧玉狗剩儿和康世博三人都叫到客房里,没给龙碧玉反应

    的机会直接就按倒她,把她衣服一拉开嘴上就吸着龙碧玉的奶子手就伸到龙碧玉

    裙子里开始扣她的逼,康世博见罢哈哈大笑道:「段兄!难怪你刚才那么大火!

    我瞅是憋得!」

    狗剩儿听罢心想;曹尼玛,还好老子昨天晚上一来就把龙碧玉这小妮子给操

    了,不然就不是段兴大哥炒老子的现饭,而是老子炒段兴大哥的现饭了。

    龙碧玉还假装边呻吟边蚊声说:「段哥~讨厌啦!不要啦~」

    段兴哪里是会听这种话的人,裤子一解鸡巴拿出来就当着自己两个兄弟的面

    儿把龙碧玉给操了,操完随口道:「哥们儿~自便!」

    康世博听罢哈哈一笑裤子一脱就上去开始接力棒。

    那龙碧玉也是被操的一脸懵逼,除了呻吟那是什么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陈

    麻子和伍龙腾在路上耽搁了一天,第四天来到凤凰集,洗漱整理了一番睡了一整

    个白天晚上他俩决定在凤凰集蹲点,根据伍龙腾了解到的段兴飞鸽传信所给的信

    息,他发现了一个规律,犯桉者每两天会出来杀一个人,而且他杀的都是女人。

    所以伍龙腾和陈麻子就商量好了直接抓鬼…傍晚,陈麻子和伍龙腾二人直接

    在凤凰集西口蹲点,伍龙腾拿了伍家的烟火信号弹,如果他们俩失手伍龙腾会立

    即通知兄弟们撤退,因为放眼伍家就陈麻子和伍龙腾的武功底子最好如果他俩都

    失手那伍家堡也不好继续下去,只会死更多人。

    混江湖这么多年都不是傻子,伍家堡毕竟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要做的事情从

    来都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但是这次的对手伍龙腾心里真的没底。

    伍龙腾心想;合欢意决,自己能看一样死恐怕都值了。

    而陈麻子则在盘算怎么用破风刀去砍对手,想如果能用一招大圣披挂加上一

    招旋转破风把对手砍浮空然后用一招回身斩马直接终结对手,因为陈麻子觉得单

    靠一招练得再好也不能破敌,在他看来杀人只有使用连招才行。

    大概等了有一个多时辰,已从亥时等到了子时,就在陈麻子准备打个哈欠的

    时候突然一道白影从他两身前不远的街道口晃了过去,陈麻子功夫扎实,轻功好

    武功内外双修,一个小跳穿云纵就穿到了鬼影身旁,一招呼风唤雨就挥砍了去,

    鬼影躲闪不急后背正中一刀,发出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叫声:「唔喔~」

    伍龙腾跟着一个燕行功从后巷滑到街口跳起身旋转身子两发燕子镖嗖嗖射出

    ,不偏不倚的钉在了女鬼下体上。

    女鬼哎呦一叫下身随即染的鲜红,陈麻子一个后跳侧滑燕行和伍龙腾把女鬼

    夹在了中间。

    女鬼扒开头发愤恨道:「你们两个王八蛋真是阴魂不散啊!从黑龙山一路追

    我到凤凰集。」

    伍龙腾听罢丢了一个火折子到地上隐约看了女鬼一眼笑道:「哎呦卧槽!老

    子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哈哈哈哈!」

    陈麻子抱着柴刀听到伍龙腾的笑声侧脸问道:「这鸡巴谁啊?」

    伍龙腾笑道:「小狗日的!黑龙山上掉下来都没把你狗日摔死!你他妈命够

    硬的啊?」

    想了想又打趣道:「氪金做的?」

    陈麻子听罢哈哈笑道:「哦!那个傻逼啊!叫什么?覆巢之下焉有卵蛋!哈

    哈哈!」

    说罢反手呲拉又是一刀砍在陈靖身上,本以为陈靖会因为自己砍了两刀而虚

    一下,没想到陈靖虚都不虚让他砍,随即他又砍了两刀。

    看完发现陈靖身上衣服噼裂处皮肤雪白,被刀划过的地方居然自己就这样愈

    合了,陈麻子吓到了伍龙腾也惊到了随口道:「我操你妈!还真是合欢决!」

    陈靖听罢呵呵一笑道:「怎嘛?不打啦?那我来了哦!~」

    陈靖随手化掌为爪反手一抓,陈麻子手中的刀居然就这样被陈靖手上的阴邪

    劲道震掉了,陈麻子心中一惊;不好。

    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头就被陈靖用手随便就切了下来,咕隆咕隆的滚到伍

    龙腾脚下。

    伍龙腾脚下一踢、一颗死人头滚到了火折子旁边伍龙腾定睛一看瞬间吓傻了

    ,赶紧回身开熘,随即从腰包里掏出一发信号弹就朝天上打去,伍龙腾气都不带

    喘的麻熘的一个八步登空连着一个壁虎游墙就爬到一边的房顶上连着两穿云瞬间

    就穿过了四家屋子,身后的瓦片没发出响声,伍龙腾心想;还好老子熘得快!草

    他妈好恐怖。

    没想信号弹发出去段兴、康世博、狗剩儿和龙碧玉没跑反而过来看情况。

    伍龙腾在房顶看到前面不远处灯笼下面段兴在朝自己这边跑,大声道:「操

    你妈!还不跑!老子信号弹都发了!快跑!」

    段兴脚下刹车一般朝前面呲了一段距离转过身又朝回跑,边跑边往地上撒铁

    蒺藜,如果对方眼神不好追的时候踩到铁蒺藜上面能拖延时间。

    本以为人甩掉了,伍龙腾回头一看月光下一袭白影俨然是跟在身后,伍龙腾

    一边跑一边转身从腰间抓起四发燕子镖嗖嗖的就朝后面撒过去。

    白影显然是不躲不避就让四发燕子镖扎上身,伍龙腾一惊心想;我草你妈!

    这尼玛不是妖怪吗?伍龙腾随即一个轻身术跳到段兴刚洒下的铁蒺藜后面跟着段

    兴跑,段兴轻功显然没有伍龙腾好。

    居然被伍龙腾跑到他前面去了,白衣鬼踩了铁蒺藜都他妈不带停的,这也是

    把段兴给吓懵逼了。

    康世博狗剩在房顶断路一张铁丝网就从房顶往下撒,不偏不倚的洒在陈靖身

    上,铁丝网旁边挂着铅锭子硬是把陈靖缠的死死的,康世博哈哈一笑随手丢出一

    个回旋刀正中陈靖的胯下,陈靖鸡巴正中一刀口中大骂:「你们这群狗几把

    日的!老子今天要让你们有来无回。」

    随手居然就把铁丝网给撕开了,康世博还没来得及惊讶便被突如其来的手刀

    从腰间斩成了两半,胯下还站在地上上半身就躺到后面地上去了肠子哗啦啦的就

    从肚子下面流了出去,居然还抱着陈靖的双腿喊:「狗剩儿!快跑!」

    狗剩儿瞬间看哭了转身跟着段兴和伍龙腾撒丫子就跑,龙碧玉见三个人在往

    回跑自己也跟了上来。

    陈靖脸上一阵阴霾眼睛皮子跳了两下,心想自己一身白衣服都被染脏了不说

    还被这个死狗扯着腿子,于是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随即举起爪子朝康世博的天

    灵盖打下去…